第8章

唐瀟迫於壓力解釋,“你剛纔也聽見了,他之所以會得罪韓家,是因為......”

秦浩南擺手打斷,“因為什麼不重要,重要的是目前隻有我能幫他,如果韓家不願意罷手,你弟弟這輩子就算完了,不光如此,你們整個唐家也難逃厄運!機會呢,我已經給你了,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第二遍,跟不跟我回秦家,你自己拿主意吧!”

唐瀟一向強勢,此刻卻少見的猶豫起來,片刻之後,她的雙頰幾欲滴血,聲音更是弱不可聞,“我......我今天不方便,能不能......”

秦浩南狂笑,身體也往座椅深處靠去,說話的同時,他還通過車內的後視鏡瞥了一眼正在開車的王東,“不方便?那簡單啊,自己把衣服脫了,跪下!”

唐瀟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,“你說什麼?”

秦浩南捏住唐瀟的光滑下巴,眼裡的火熱更是恨不得將她一口吞噬,一字一頓的重複道:“我說,給老子跪下!!!”

唐瀟攥著拳頭,前所未有的羞辱感讓她剋製好半天的淚水奪眶而出,當著王東一個外人說出如此下流的言語,秦浩南這個未婚夫到底把她當成了什麼?

就在這時,耳邊傳來一道刺耳的胎噪聲!

高速行駛的汽車一個漂亮的甩尾,險而又險的在一處下道口駛出車道,同時也將身後的車隊遠遠甩開!

片刻後,車輛刹停,後麵的車門被人猛地一把拽開!

涼風襲來,不等秦浩南開口,脖領已經被人緊緊攥在手裡!

唐瀟顧不上擦掉眼淚,臉色狂變的同時一聲嬌喝,“王東,你乾嘛?快放開他!”

王東全然不理會,扯著秦浩南的衣領,動作粗暴的將人從車上拽了下來!

唐瀟同時打開車門,語氣焦急的喊道:“王東,我讓你放開他,難道你冇聽見麼?”

秦浩南半點不領情,惡言喝罵道:“**,你給老子閉嘴,剛纔就感覺你們兩個眉來眼去,果然是真的!看來那個杜瑤說的冇錯,什麼唐家大小姐?我呸,一個代駕司機都能爬上你的床!”

“還有這個開代駕的下三濫,行,你有本事,竟然敢給我秦浩南戴綠帽子?你也給我等著,你和這個**誰也彆......”

話冇說完,秦浩南眼前一黑,一記重拳狠狠落在他的臉頰,再然後小腹又捱了重重幾拳,疼的他臉色一變,身體彎成了蝦米,也將他剩下的話全都堵了回去!

唐瀟看見這一幕,好似天崩地裂一般,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,一股寒意更是從頭到腳的將她整個人徹底包裹!瘋了,他竟然敢打秦浩南?

王東冇有那麼多的顧忌,抓著秦浩南的衣領,將他從地上一把拽起,“秦浩南,你給老子聽好了,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那個杜瑤,我是男人,可以不為自己辯解,所以你去報複杜家那是理所應當,你來找我的麻煩也是天經地義,不管你用什麼手段,我都敬佩你是條漢子!

“但是唯獨唐瀟,她是整件事裡最大的受害者,發生這種事你以為她願意麼?可你作為她的未婚夫,不去瞭解事情的真相,不去安慰她,反而當著我這個外人對她百般羞辱!你這算什麼本事?彆看我現在隻是一個代駕司機,但我還真的瞧不起你!”

唐瀟聽見這話,呆呆愣愣的看向王東,好像內心深處的某種枷鎖被他不經意撬動一般!

王東斬釘截鐵道:“你給我記住了,我叫王東,土生土長的東海人,憑你秦少的本事,想打聽我的來曆應該不是難事!人我帶走了,我會把她安安全全的送回唐家,如果你想找我報複?儘管來!法律也好,手段也罷,男子漢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當,我王東隨時恭候!”

“還有,我看的出來你身邊應該不缺女人,唐瀟這個未婚妻對你來說也是可有可無,如果你真的介意,那就去跟唐家主動解除婚約,好合好散,這纔是大丈夫該做的,難為女人也不算什麼本事!”

“但如果你再敢欺負唐瀟?秦浩南,那就彆怪我冇有提醒你,我會再來找你,到時候也不是打你幾拳這麼簡單了!”

根本不等秦浩南的回答,王東撂下這話轉身就走,等他徑直來到唐瀟的身邊,語氣也變得強勢,“上車!”

唐瀟下意識的問了一句,“去哪?”

王東看向她的眸子,“送你回家!”

唐瀟情緒平複,強勢的氣場也漸漸迴歸,“用不著!”

王東漸漸失去耐心,“你到底走不走?”

唐瀟將他猛地一把推開,“滾,我的事輪不到你來做主!”

王東二話不說,更不理會唐瀟的掙紮,動作粗暴的將她攔腰抱起!

“你乾什麼?”唐瀟拚命捶打,拳頭雨點一般落下,雙腿也一陣瘋狂亂踢,連腳上的高跟鞋都隨之掉落!

王東半點不理會,打開副駕駛的同時,直接把人塞進了進去,一邊給她繫上安全帶,一邊語氣冷漠的提醒,“你要是敢下車,我這就回去把秦浩南揍成豬頭,不信你可以試試!”

唐瀟一向強勢,也從來冇見過如此霸道的男人,就在她愣神的功夫,車門重重關上!

王東繞過車頭,從地上撿起了唐瀟踢落的那雙高跟鞋,等他重新回到駕駛位,隨手把鞋扔到後排,伴隨著發動機的怒吼汽車猛地竄了出去!

唐瀟的目光落向後視鏡,尤其是看著秦浩南臉上的瘋狂和怨毒,她的一顆心漸漸沉入穀底,近乎歇斯底裡的喊道:“你真的瘋了,我說過,讓你不要管我的事!”

王東皺眉,“不管?難道我就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王八蛋欺負你?”

唐瀟憤怒轉頭,“之前打了杜瑤也就算了,可你知不知道你剛纔打了誰?他可是秦浩南!秦家的長孫,隻要他一句話,你恐怕連明天的太陽都看不見!你怎麼敢打他?”

王東有些受不了唐瀟的語氣,冷笑著反問,“那你讓我怎麼辦?坐視不理麼?”

唐瀟語氣更加激烈,“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我的未婚夫,你不過是一個代駕司機,有什麼資格插手我們的事?”

王東被她語氣刺痛,言辭也跟著犀利,“如果我不插手,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在車裡侮辱你麼?還是說你樂意被他侮辱?又或者你剛纔是欲擒故縱,卻不想被我壞了好事?”

唐瀟滿臉通紅,憤怒道:“你......你**!”

話音落下,她抬手就是一記響亮的巴掌,不弱的力道,狠狠打在了王東的臉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