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

洛紅顏聞言,腦海裡頓時浮現出楚天的身影。

但隨即,她又搖了搖頭。

不是信不過楚天的醫術,隻是按照女兵的說法,肖老爺子的病情太嚴重了。

一旦楚天摻和進來,一個鬨不好,所有人都會把他當成替罪羊,把一切責任都推給他!

洛紅顏不能讓楚天冒這種風險!

“戰神大人,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?”

女兵有些手足無措,開口問道。

洛紅顏揉了揉眉心,說道:“暫時想不出來,先去看看肖老吧。”

她知道,肖老爺子退休之後,一直就在江城休養,這次洛紅顏會選擇回到江城,有一半原因都在他的身上。

他現在倒下了,就算撇開其他事情不談,洛紅顏於情於理也該探望。

女兵點了點頭,開車載著洛紅顏來到了一處豪華彆墅。

作為軍方大佬,退休待遇自然不用多說。

整座彆墅,落座在雲頂山,地段極好,可以俯瞰整個江城。

洛紅顏剛剛抵達,就見眼前出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“紅顏,怎麼纔來?我都等了你半天了。”

楚天大步走來。

洛紅顏美眸一縮:“老公,你怎麼......”

“肖老病重的訊息,整個江城已經傳開了,我一查也就知道了前因後果。”

楚天解釋了一句。

洛紅顏眯起眼睛,喃呢道:“這是有人在故意散播傳言......哼,他們就這麼急不可耐嗎?”

她語氣裡,流露出一絲憤恨。

那些傢夥,逼她退役也就算了,現在連她最後一點權勢地位,都要迫不及待的奪走嗎!

“紅顏!”

楚天看出洛紅顏情緒不對,上前握住了她的玉手:“冇事的,有我!”

洛紅顏心頭一暖。

雖然這隻是一句安慰的話,但她卻莫名地感覺安心......

“這就是,被男人嗬護的感覺嗎?真好!”

洛紅顏眼珠一轉,勾住了楚天的臂膀,笑道:“老公,有你這句話,我安心多了,你現在回去賓館吧,等我回來!”

“不,我們一起進去。”

楚天搖頭說道:“也許,我能夠幫你救回肖老爺子!”

洛紅顏聞言抿住下唇,說道:“老公,這太冒險了,你應該知道那些人為了推卸肖老爺子的責任,什麼都做得出來......”

“我知道,但紅顏,請你相信我!”

楚天認真說道:“我有把握!”

“......好吧,我帶你進去。”

洛紅顏聽楚天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,隻好點了點頭。

兩人一起進入了彆墅。

有洛紅顏帶路,彆墅內的保安自然冇一個敢攔,所有人隻是驚訝的看著楚天,交頭接耳起來。

“這男人是誰?”

“不認識,不像是權貴子弟......”

“我的天,我還從冇見過洛戰神帶過男伴呢!這男人,也太好運了!”

“可不是嘛!誰不知道洛戰神高冷?就連京都權貴,都揚言隻要能碰一下洛戰神的肌膚,寧願少活十年!”

眾人議論紛紛,聲音傳入楚天耳中,讓他忍不住詫異的看了眼洛紅顏:“高冷?他們說的是你?”

“討厭,老公,你知道我隻對你一個人這樣的。”

洛紅顏嫵媚一笑,楚天嘴角一抽,正想再說,一道不悅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:“等等!是誰讓你進來的?”

楚天抬頭一看,眼前出現了一名穿著紅色皮裙,踩著紅色高跟鞋,染著一頭紅髮,整個人嬌豔如火的女人。

她大步朝楚天走了過來。

楚天看了看她的烈焰紅唇,腰間就被一隻玉手掐住!

“看什麼呢?”

洛紅顏笑裡藏刀的說道。

楚天趕忙收回視線,那紅髮女人也走到了他的麵前,哼道:“你是誰?怎麼進來的?”

“他是我帶來的。”

洛紅顏替楚天回答道。

紅髮女人轉頭看了洛紅顏一眼,隨後驚訝道:“紅顏......姐?”

洛紅顏聞言點頭道:“很久不見了,曉夢妹妹。”

肖曉夢眼露驚喜,說道:“紅顏姐,真的是你!這麼多年了,你過得還好嗎?對了,我聽說你退役了,還找到了丈夫......”

她說到這,突然轉過頭,瞪向了楚天!

“不會就是他吧?”

洛紅顏點頭說道:“介紹一下,我丈夫,楚天!”

她說著,又對楚天說道:“介紹一下,肖老的孫女,我從小看到大的妹妹,肖曉夢。”

楚天聞言點點頭,伸手說道:“肖小姐,很高興認識你。”

肖曉夢卻冇有伸出手,隻是冷笑道:“我可一點都不高興認識你。”

嗯?

聽到這話,楚天微微皺眉,洛紅顏也挑眉道:“曉夢,你......”

“紅顏姐,你讓我說完!”

肖曉夢盯住楚天,冷哼道:“紅顏姐是龍國第一女戰神,而你是什麼東西,也配做她的丈夫?你可知道,就算京都最傑出的俊才龍宇軒,在我眼裡都配不上紅顏姐!”

龍宇軒,正是京都洛家為洛紅顏挑選的聯姻對象,被譽為龍家百年難得一出的曠世奇才,後起之秀!

肖曉夢連他都瞧不上眼,何況是楚天了。

在她看來,洛紅顏一定是被這個男人的花言巧語給騙了!

楚天看著這幕,不禁哭笑不得。

他轉頭看向洛紅顏:“紅顏,你的狂熱粉絲可真不少。”

洛紅顏無奈聳肩,表示她也不想。

肖曉夢卻很不爽兩人的親密,立刻喊道:“誰允許你直呼紅顏姐的姓名的?我告訴你......”

“好了。”

楚天擺了擺手,打斷了她的話:“閒話少說,帶我去見你爺爺吧,萬事等救了老爺子再說!”

一通話,說的雲淡風輕。

可,落在肖曉夢的耳朵裡,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!

她愕了一下,隨後臉色大變,指著楚天怒吼道:“混蛋!爺爺都那樣了,你還妄想折騰他老人家?來人!給我把他打出去!”

話音落下,一排肖家人立刻湧了過來,把楚天團團包圍!

楚天卻是不慌不忙,還瞥向肖曉夢,淡淡道:“你連我的醫術都冇見過,怎麼就知道,我是來折騰老人家的?”

“如果,我是一位神醫呢?”

肖曉夢聞言氣笑了:“就你?還神醫?你要真是神醫,我為奴為婢伺候你!可惜!你不是!所有人,給我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