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

李哲微笑。

他可並冇有和常科掰扯的意思:“隻要你把當年的證據交給我,我就走。”

比起收錢辦事的律師。

自然是狗男女更為可惡。

“呸!就憑你,還想問我要東西?”常科雖然有些怕李哲,但說到底隻是害怕李哲對他動手。

保安已經快到了,常科自然不怕了。

“還愣著乾什麼趕緊將她給我弄出去!”

幾個膘肥體壯的保安立馬動手。

李哲冷笑。

他從口袋裡麵掏出鍼灸袋,指尖的銀針瞬間飛了出去落在幾個保安的身上。

保安掙紮了兩下,瞬間就全部暈了過去。

李哲站起身,朝著常科走去。

常科心中又怕,但本質又看不上李哲,立刻威脅:“你彆靠近我!不然彆怪我找柳少弄死你!”

“你不想再坐個幾年牢吧?”

想到自己和柳家的傑作,常科麵上的笑容就囂張起來。

他就不信,李哲還不怕!

“好啊,你打電話叫他試試看。”

李哲嗤笑著,不停靠近。

常科看著他的表情,又怒又惱,抓起手機就要打電話。

哢!

他抓起手機的一瞬間,李哲就出手摺斷了他的手掌!

“我給你機會了呀。”

李哲笑著歎氣。

嘭!

又折斷了常科的手臂!

常科口中發出哀嚎,還不忘威脅:“你敢打我!你敢打我!我不會放過你的!”

李哲點點頭,對常科的威脅壓根不放在自己的心裡。

他將常科摁在桌上,手掌放在常科的膝蓋骨上。

“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當年的證據,交給我,明白嗎?”

李哲盯著常科的臉,眼神中充滿了殺意。

常科哆哆嗦嗦地,一句話也不肯說。

嘭!

又是一聲響。

李哲瞬間就捏碎了常科的膝蓋骨頭!

“啊!!”

常科哀嚎出聲。

“接下來,是這裡。”

李哲捏住常科的脖子。

“考慮好了嗎?”

常科雙腿不斷哆嗦,感覺自己的褲子都要濡濕透了。

他又痛又怕,哆嗦著嘴開口:“彆,求求你——”

正在常科打算交出證據的時候。

大樓外麵傳來刺耳的警笛聲。

“裡麵的人住手!你現在已經被我們包圍了!”

外麵傳來重重的腳步聲。

常科瞬間來了精神,大聲叫道:“快點進來救我!我要被殺了!救命啊!”

一群警員從樓道湧出,見著眼前的場景,表情也變得嚴肅,紛紛上前,準備製住李哲。

李哲皺眉。

“都不許動!”

眼見著警員就要衝上前帶走李哲,突然傳來了一道女聲。

林明溪不知何時出現在眾人身後。

她推開眾警員,直接走到李哲的麵前。

“這是我們林家的私人恩怨,如果有什麼問題,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諸位,現在請諸位離開。”

林明溪這張臉本就是林家的代表,眾警員見林明溪出現,也是有些猶豫。

但林家的私人恩怨,已經和一般人不同了。

這些大世家之間的事情,還是由他們自己處理好。

為首警員收起武器,還是聽從林明溪的話,選擇離開。

原本囂張的常科也哆嗦了一下,不敢再吱聲。

林明溪和李哲對視:“先生這是要問這個傢夥事情?”

她輕輕地拍了拍李哲的手掌,溫柔說道。

“這些事情,哪裡用得著先生親自動手呢?我們林家,可是很願意為先生效勞的。”

聽著林明溪的話,常科心裡麵一驚。

林家的地位和柳家可冇得比較,柳家在林家的麵前也不過就是個小蝦米罷了!

“您在旁邊歇著,我會讓他開口的。”

林明溪溫柔地同李哲說話,示意旁邊的保鏢上前。

林家的保鏢動起手來,可就比不上李哲的痛快了。

他幾乎是一拳拳落在常科的身上。

雖然不像李哲那般致命,但漫長的疼痛足夠叫常科痛苦不已。

一想到李哲現在是林家罩著的。

常科也不想繼續捱打。

“我說!我說!”

他快速爬到李哲的腳邊,抱住李哲的腿,心裡麵再也冇有了之前的輕蔑之情。

“我這就拿證據給您!”

李哲示意保鏢收手。

常科立刻從保險箱裡麵哆哆嗦嗦地摸出錄音筆和事件報告,雙手捧起奉在李哲的麵前。

李哲翻看兩下,嗤笑。

他就知道——

“我現在什麼都給了,你放過我把,我以後再也不敢了!”常科聽見了李哲的笑聲,連忙討好地跟著笑了兩聲,嘴裡麵還哀求著。

李哲挑眉。

他彎下了身子,衝著常科搖搖頭。

“你以為是我不放過你嗎?可惜啊,是你的大主顧不肯放過你。”

在和吳峰分開之後,李哲還收到了一封吳峰發來的郵件。

隻是他存心要折磨常科,才一直冇有拿出來。

這郵件的資訊不是彆的。

正是柳翰打算買凶殺常科的證據。

常科錯愕地看著螢幕,他不顧自己之前的害怕,抓起顫抖著翻看。

“他怎麼敢的呀!他怎麼敢!”

不得不說,兩人雖然是合作,但也各有心思,常科存了當年的證據,柳翰想要買凶殺人。

但常科自認自己是為了保命,柳翰卻是真的想殺他!

“畜生!冇良心的畜生!”

李哲卻不管常科的想法:“我要你帶著這些證據去出席柳翰明天的婚禮,否則你知道後果。”

現在常科對柳翰的怨氣可不見得比李哲少多少。

他憤怒地抓著手機,用力地點頭。

“你放心,就算你不說,我也要送他這份禮物!”

得了常科的回答,李哲這才示意旁邊的林明溪跟著自己離開。

“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?”

李哲一邊下樓一邊詢問林明溪。

林明溪隻是笑著。

“我嘛,正好路過,聽說有個人闖上去了,估計會有點麻煩,就想過來幫幫忙唄。”

她語氣真摯,冇有絲毫作假之意。

“看來,您和柳家的恩怨不止那一點半點。”

林明溪發給李哲一個地址:“不巧的是,我在之前收到柳家做地下生意的訊息,這手裡,還真是有夠不乾淨的。”

斬草要除根,如果要針對柳翰,讓他身敗名裂。

柳家也必須解決。

不然柳家豈會放過李哲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