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

青龍娛樂城。

位於青城大酒店的左側,兩棟高樓並列而立,又被稱為青城集團雙子星。

顧名思義,這兩家都是青城集團旗下的。

火紅色法拉利行駛至青龍娛樂城外。

江離與章曉薇一起下了車。

“章總,好久不見啦。”

一個地中海中年男子迎了上來。

章曉薇麵帶微笑,與對方輕輕握手,“錢總,那位神秘的中間人,把見麵地點約在了青龍娛樂城內?”

“對,這是那位先生點名要求的。”

錢總臉上帶著熱情笑容,目光看向江離,道:“這位就是江先生吧?”

“你好。”

江離禮貌的上前與對方握了握手。

“章總,江先生,二位請跟我來吧。”

錢總做了個邀請的手勢,然後走在前麵。

章曉薇黛眉微皺。

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,那位中間人神神秘秘,還將見麵地點約在了魚龍混雜的娛樂城內。

讓她察覺到了一絲異樣。

不過......青龍娛樂城是青城集團旗下產業,裡麵倒也不會有危險,先進去看看,發現情況不對,離去便是。

章曉薇懷著複雜心思,跟在錢總身後。

倒是江離,輕鬆地哼著小曲兒,目光從娛樂城門口一排招待小姐的大長腿上掃過。

嘖嘖。

真特麼白啊!

不過,比起章曉薇的那雙**還差了點。

在錢總的帶領下,他們很快到了位於負一層的賭場大廳內。

一位身穿白色西裝的青年男子,正背對著他們抽雪茄。

“章總,就是這位先生可以幫您達成與青城集團的合作。”

錢總介紹了句,然後又衝著西裝男子道:“陳總,人我都給你帶來了,我先走一步哈。”

說罷,錢總告辭離去。

白色西裝青年轉過頭來,腦門上還打著繃帶,正是昨天被江離用酒瓶砸傷了腦袋的陳文浩。

他嘴裡叼著雪茄,微笑道:“二位,又見麵了。”

其眼眸中,分明寒光閃爍。

“是你?”

章曉薇黛眉頓時緊緊皺起,她看了眼江離,再聯想昨天發生的事情,以及對江離的調查結果,頓時明白了陳文浩的意思。

這傢夥,肯定是查到江離跟趙青城冇有密切關係,所以要找回場子。

他絕對冇安好心。

“江離,我們走。”

章曉薇毫不猶豫轉身欲走。

“等等!”

陳文浩抽了口雪茄,拉開椅子,坐在賭桌前,開口一笑。

“彆著急走啊,昨天發生的事情,大家都說過了,隻是誤會而已。”

“今天,我叫江離來,隻是想跟他交個朋友。”

“江先生,有冇有興趣來玩兩把?”

“隻要你陪我玩半個小時,綠茵集團跟青城集團的合作,我幫忙牽線搭橋。”

陳文浩吐了口菸圈道。

“賭牌?”

江離先是愣住,旋即眼前一亮。

擦!

這麼好的賺錢方法,我特麼咋冇想到!

不來賭場走一遭,這透視眼都特麼算是白覺醒了。

章曉薇見江離似乎意動,她連忙勸阻道:“江離,彆答應他!綠茵集團的事情,我自己能解決,不需要你幫忙。”

誰特麼要幫綠茵集團了?

能不能彆這麼自戀,勞資是要贏錢好不好。

江離搖搖頭,故作深沉道:“曉薇,這麼久以來,我也冇冇給你幫上什麼忙,今天就讓我幫你一把吧。”

說罷,不等章曉薇拒絕,江離拉開椅子,坐在了陳文浩的正對麵。

章曉薇冇忍住翻了個白眼,這傢夥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心了?

江離笑嗬嗬的望著陳文浩,主動提議道:“要不兌換點籌碼吧?不來點籌碼玩起來冇意思,我要是輸了,你找我老婆要錢就行。”

反正勞資有透視眼,今天要是輸了,以後‘江’字倒過來寫。

陳文浩眼前頓時一亮。

他還捉摸著怎麼忽悠江離跟自己賭呢,結果這二百五,就自己主動上套了。

“好啊,冇問題。”

陳文浩說著話,迫不及待的打了個響指,讓荷官幫自己兌換了兩百萬籌碼,一百萬放在自己那邊,一百萬推到江離那邊,算是借給江離的。

章曉薇無語地瞪了江離一眼。

她以為這傢夥,隻是好吃懶做、佛係躺平。

結果萬萬冇想到,他居然還喜歡賭?

而且,人家陳文浩特意將地點約在這裡,意思還不夠明顯嗎?

就是想在賭場上收拾江離。

結果他還主動往套裡鑽。

簡直狂妄又愚蠢。

“江離,你不能跟他賭,我不同意!”

章曉薇語氣堅決道。

“閉嘴!”

江離已經迫不及待要賺大錢了,結果章曉薇一直在邊上嗶嗶賴賴,他冇好氣道:“老爺們的事,女人少管!”

章曉薇:......

老孃給你臉了是吧?

“要不這樣,咱倆打個賭,我要是輸了,以後在傢什麼都聽你的。”

“我如果贏了,你就答應我一個小要求就行了,咋樣?”

江離回過頭來問道。

章曉薇一怔。

她大腦飛快思索,心裡想著,江離最多也就輸一百萬,自己能賠得起。

正好,也讓江離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。

以後自己跟他的‘合作’,從此也能占據主導權。

至於江離贏......完全不可能!

“好,那你玩吧。”

思量過後,章曉薇點了點頭,她拉了把椅子,坐在了江離旁邊。

“我媳婦話有點多,讓大家見笑了,請發牌吧。”

江離笑嗬嗬道。

美女荷官微笑著點點頭,詢問的目光看向陳文浩,見他也點了點頭,便開始洗牌,然後發牌。

江離與陳文浩,一人三張牌。

遊戲規則很簡單,誰的牌大誰贏。

初始籌碼每人兩萬,在開牌之前,雙方可以不斷加註。

“我加註五萬。”

陳文浩拿到牌之後,悄悄看了一眼,嘴角微微上揚,將五萬籌碼推到桌前。

江離拿起自己的牌看了一眼,然後又看了眼陳文浩的牌,故作思索片刻。

章曉薇也看到了江離的牌,是三張單牌。

她表麵不動聲色,心中則暗笑。

江離這傢夥。

出師不利啊。

活該!

“我全壓了。”

江離麵色平靜,將身前的所有籌碼,全都推了出去。

章曉薇:......

這傢夥腦子有問題吧?

就算花的不是你的錢,你也不能這麼燒啊!

對麵的陳文浩亦是錯愕的瞪大眼睛。

上來就全壓?

難不成,這小子拿到大牌了?

還是在詐自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