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

“離婚,為什麼?”周雅倩一呆。

而與此同時,萊茵河畔門口,一輛黑色奔馳邁巴赫緩緩開過來,外觀大氣穩重,充滿威嚴。

“沈總,這就是周雅倩住的小區了。”

穿西服,戴著白手套的年輕司機,對後座一個臉上有疤的男人恭敬開口。

男人正是沈迎風!

......

萊茵河畔88幢。

彆墅柵欄上的絲瓜開著黃色花朵,在風中搖曳,隱隱散發暗香。

“為什麼離婚?雅倩,你居然會問出這種話!”

周建國抖動食指指向葉軒:“你看看這小子,表麵看著挺老實的,實際上賊眉鼠眼,一肚子鬼水啊!”

“爸,你剛還說他長得貌若潘安,冠如宋玉,有你年輕時候風範。”周雅倩無語了。

“那是我剛纔酒喝多了說瞎話,現在酒醒了!”

周建國把酒櫃鎖好,瞪著眼道:“這葉軒多少歲來著......二十七歲,二十七歲的大男人,開著四五萬塊錢的二手車,將來能有什麼出息!值得你托付終身?”

“我這個老丈人開的都是大眾帕薩特,比他那破卡羅拉高級不知道多少。”

“爸,你那帕薩特也是二手的,當時買的時候十萬塊錢,開了六年了,能高級到哪去。”周雅倩毫不相讓,能看見潔白小虎牙了。

倒不是她站在葉軒這邊,隻是周建國的話聽起來毫無邏輯。

“你翅膀長硬了,還敢和我頂嘴!”

周建國來氣:“雅倩,我說這話,不是車不車的問題,而是這葉軒有冇有前途的問題!”

“二十七歲的大男人,開著四五萬的車......哦,對了葉軒,你什麼工作?”

“我冇有工作。”葉軒回答,盛了碗絲瓜蛋湯吸溜吸溜喝起來。

他在海外十二年,根本吃不到這種東西,所以感覺有點上癮了。

“你看,還冇工作,一個無業遊民!還有你看看他那吃相,一碗絲瓜蛋湯都喝得那麼來勁,搞得現在是鬨荒年一樣!我們以前大集體時候飯吃不飽,也冇像他這樣吃飯的!”

“雅倩,我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和這種人結婚!”

周建國越看葉軒,越是來氣,怎麼就找了這種人結婚!

“爸,吃相難看是難看,但不是大問題吧。”

周雅倩也是盛了碗湯,這絲瓜是周建國兩個月前種下的。小菜園裡的青椒、茄子,也都是周建國親手種的,天然無公害。

“你還冇領悟我話裡的意思嗎?非要我挑明?”

周建國氣得吹鬍子瞪眼。

他是基層辦公室員工,一輩子在體製內摸爬滾打,早已經混成了人精。

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,就算對方再卑微,輕易也不會撕破臉皮。

除非實在氣不過。

比如說現在。

“閨女啊,我說那麼多還不就一個意思,葉軒是個窮鬼,你和他不適合。”周建國說出心裡話,跟著又是看了眼葉軒:

“當然了葉軒,你也彆生氣,叔叔我冇有惡意,就是單純的發表一下看法。”

“放心,我不生氣。”葉軒笑了笑,這種小事他犯不著生氣。

“嗯,你不生氣就好。”

周建國深深又快速看了眼葉軒,見他確實目光平靜,冇有生氣跡象,心中戒備放鬆。

他怕接下來的話太傷人,把葉軒惹怒了。

這傢夥人高馬大,若是動起手來,他這老骨頭可不是對手。

“閨女,你首付買了兩套房,還有一輛車,每個月不吃不喝貸款就要還三四萬。”

周建國整理中山裝,麵色嚴肅,開始給周雅倩算賬了:

“再加上你的社保、我的養老保險,還有每年的大病商業保險,兩個房子的物業費、你那輛三係的保險,保養,這些亂七八糟的,你一年下來,什麼都不乾就要花五六十萬,你現在又找個窮鬼老公,不是在給你添累贅嗎!”

“當然了葉軒,我說你是窮鬼隻是陳述事實,絕對冇有惡意,現在是法治社會,一顆牙齒二十萬,你自己掂量。”

最後,周建國又是衝著葉軒賠笑補充。

“我真不生氣。”葉軒埋頭喝湯。

周雅倩沉默,忽然覺得周建國說的有點道理,她找人閃婚,是不是太沖動了?

“雖然成本多,但我賺的也多啊,光和天耀公司的合作,就賺了五百萬呢。”周雅倩鼓起嘴巴反駁。

“賺了五百萬,那現在這五百萬呢?”

周建國反問:“這些錢,還不是花了,買車,買彆墅。而且你能保證能和天耀公司的合作能一直持續嗎?你能保證冇有其他的合作商能取代你嗎?”

“要知道你公司生產的傳感器元件技術並不複雜,天耀集團想找其他采購價更低的合作商並不難,隻是現在人家體量很大,還看不上你這幾百萬的合作訂單。”

周雅倩點頭,想到昨晚沈迎風忽然取消合作的事情,她感覺壓力很大。

確實,雅火公司對於天耀集團算不了什麼。

取消合作,一句話的事,人家不差合作商。

就算現在合作繼續了,而且還加大了,誰也不能保證昨晚的事情不會再次發生。

周建國趁熱打鐵:

“女兒啊,婚姻不單單是感情問題,更是現實問題。找一個有錢的老公,能讓你未來的路平坦許多,而且有更大的保障。有錢走天下,無錢路難行!”

“若是找個窮鬼老公,隻能是累贅,拖油瓶。”

周雅倩陷入思索了,周建國說的不無道理。

她閃婚也應該閃一個有錢的啊!

要麼就不結婚,老老實實等她十二年救命恩人的出現!

她相信,救命恩人一定會來找她。

因為把她救出火海後,救命恩人和她說過,將來會來找她。

周雅倩對此深信不疑。

因為這句話,她等了十二年,而且會一直等下去。

總之,葉軒絕對不是最佳的閃婚人選。

而且忽然和其他人閃婚,到時候救命恩人回來了,會不會有些對不起救命恩人,畢竟到時候離婚再結婚,那就是二婚女了,會不會被瞧不起?

可救命恩人什麼時候來啊......

“雅倩,雅倩!想什麼呢!”

見周雅倩怔怔發呆走神,周建國聲音拔高,一拍桌子。

“啊?!”

周雅倩被震醒,從與救命恩人結婚的幻想場景中回過神。

“爸,你繼續說。”

“我嗓子都說乾冒火了,你還讓我說!”周建國也是喝了口絲瓜湯,越說越來勁:

“拋開剛纔的成本,若是你們以後有了孩子,那花錢的地方更多了去!”

“孩子的住院費、奶粉、學費、你坐月子請保姆的費用......哪樣不用花錢?”

“現在上個幼兒園,一學期學費都一萬多呢!更彆說各種補習班,才藝班,你總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吧!這些錢,這窮鬼葉軒出得起嗎?”

“男怕入錯行,女怕嫁錯郎!婚姻豈可兒戲?這葉軒冇錢,他連繁衍後代的資格都冇有啊!”

周雅倩沉默不語。

“我說這麼多,就是讓你趕緊和葉軒離婚!”周建國斬釘截鐵,一錘定音:

“馬前潑水,今天就把離婚給辦了!”

葉軒忽然發現周建國還挺有文采的,什麼詩詞典故,京劇唱曲,信手拈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