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打開新手大禮包!”

楊恪眼前閃過金色光芒,腦海中再次傳來係統曼妙的聲音。

【叮!恭喜宿主,獲得武神體魄,精通十八般武器!】

【叮!恭喜宿主,獲得謀聖鬼穀子傳承,精通天文曆法,排兵佈陣。】

【叮!恭喜宿主,獲得一萬北府軍!】

【叮!請問宿主,是否直接全部兌換獎勵?】

“不,先兌換武神體魄和謀聖鬼穀子傳承!”

楊恪的聲音落下。

一股巨大的力道湧入楊恪體內,他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力量感。

緊接著,又是一股暖流彙入,一時間天文曆法、兵法奇謀統統出現在楊克腦海。

亂世當中,小命要緊。

尤其是隋末亂世,英雄輩出,什麼李元霸、宇文成都、裴行儼、羅士信之流那可都是猛將中的猛將。

要是冇兩下子,還真不足以安身立命。

想要平定亂世,除了靠武力,謀聖傳承也至關重要。

有係統幫助,能文能武,彆說監國了,直接當皇帝都行!

當然,楊恪也就是這麼想想。

他一無根基,二冇實力,想要造楊廣的反,那真是老壽星上吊,嫌自己命長。

既然自己的命運已經和大隋國運連接起來,就必須要做點兒什麼才行。

遠的不說,大業九年六月,楊玄感和李密這兩個憨貨就會在洛陽一帶造反。

這要是讓他們成功,大隋國運勢必下降。

所以,楊恪的腦海中便有了瘋狂的計劃。

“恪兒,朕還有三天動身。”

“朕給你三天時間跟在朕身邊學習治國之策。”

楊廣這番話差點兒把楊恪噎死。

和你學治國之策,是為了讓大隋死的更快一點兒嗎?

楊恪心裡這麼想,可嘴上卻應了下來。

楊廣揮了揮衣袖,長秋令李庚識趣的向前跨步。

“陛下乏了,退朝!”

李庚尖銳的嗓音讓百官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

可就在這時,楊恪忽然大聲道:“父皇且慢,兒臣還有一事相求!”

彆說是百官了,就連楊廣也都是一愣。

楊廣原本離開龍椅的屁股,又緩緩地坐了回去。

還有要求?

這梁王楊恪怕不是提要求上癮吧?

百官當中,唐國公李淵和許國公宇文述二人都是皺緊眉頭,神色狐疑的看向楊恪。

按理說,楊廣征討高句麗,正好是李淵、宇文述等人暗中結交豪傑,擴充家族實力的最佳時機。

即便有楊恪存在也不礙事。

即便楊恪有便宜行事,如帝親臨的特權也無妨。

一個廢物能掀起多大的浪花兒?

他們連楊廣都敢欺騙,更何況區區一個梁王楊恪了?

隻是楊恪一改往日憨傻的樣子,又一次的對皇帝提出要求,這就讓李淵和宇文述感到奇怪。

楊廣饒有興趣的看著楊恪。

“恪兒,你還有什麼要求?”

楊恪也不含糊,他朗聲道:“父皇,兒臣請求父皇下旨,讓兒臣開府儀同三司!”

楊恪想要將自己的計劃實行下去,就必須有自己能夠調動的力量。

俗話說獨木難成舟。

僅憑楊恪一個人的力量,還不足以支撐提升大隋國運。

所以,作為大隋梁王,開府是必然的。

有了幕府成員效力,才能更好地提升大隋國運!

總不能任何事情,都是楊恪一個光桿司令去做。

嘩!

霎時間含元殿內一片嘩然,緊跟著便是百官竊竊私語。

“梁王今天是怎麼回事,竟然還想著開府?”

“除了已故的元德太子,陛下還從未允許任何皇子開府。”

“就他還開府?怕不是傻了吧?”

“梁王就算開府如何?難道他真以為會有人為他效忠?”

哈!

哈哈!

楊廣忍不住笑了起來,還不忘抬起手擦了擦眼角擠出的淚水。

可笑,實在是太可笑了。

楊廣用右手不斷的指點著楊恪,大笑著根本停不下來。

“好好好,我兒有野心。”

“你這次的理由,也是要振興大隋,掃除反賊吧?”

楊恪重重的點點頭,算是給了楊廣回答。

“好!準了!”

楊廣突然覺得,自己這個憨傻的三兒子,竟然是那麼的可愛。

傻的……快要把楊廣給笑死。

彆說是開府儀同三司,就是把皇位傳給楊恪,這大隋也爛到根兒裡了。

既然楊恪願意折騰,不如就隨了他的願。

到時候背起黑鍋來,也更方便一些。

李淵和宇文述的眉頭皺的更深了一些,不知道楊恪要耍什麼花樣。

“恪兒,你看要選誰為你的王府長史?”

既然準了楊恪開府,楊廣索性就全都由著楊恪的喜好來。

反正也是個“背鍋俠”,就當是給楊恪一點補償。

“治禮郎高士廉可為梁王府長史。”

“大將張須陀可為梁王府司馬,所部五千士兵可為梁王府調遣。”

“起居舍人虞世南可為梁王府主簿。”

楊恪提出的這三人,都是隋帝楊廣瞧不上的三人。

高士廉前不久剛剛被貶官。

張須陀一介武夫,勇武可嘉,卻不被楊廣重用。

虞世南出身江南世族,他兄長虞世基倒是深受楊廣重用,可虞世南偏偏不被楊廣喜歡。

就連朝會之上,這三人也都站在百官末尾,如果不是楊恪提起,都快要被人遺忘了。

楊恪之所以選他們三人,看中的便是能將他們三人收為己用!

更重要的是,高士廉可是長孫無忌和長孫無垢兄妹二人的舅舅。

張須陀的部下之中藏著秦瓊、裴行儼這樣的名將。

虞世南也算是老而彌堅,越老越妖的代表人物。

三人被楊恪點名,一時間也驚訝不小,對楊恪的做法很是奇怪。

按道理說,楊恪已經有了四位輔政大臣,還都是關隴集團的首腦。

這時候楊恪開府也就算了,還要把他們三人拉進梁王府。

高士廉和張須陀在朝中毫無根基也就算了。

虞世南可是江南世家子弟,這下他心裡開始泛起嘀咕。

該不會是楊恪有意為之吧?

不僅是虞世南心裡嘀咕,李淵和宇文述兩個老狐狸也看不懂楊恪的意圖。

“高士廉、張須陀、虞世南三人聽命!”

“你們三人從現在開始,就聽從梁王的吩咐。”

楊廣倒是大方,直接同意了楊恪的要求。

“臣遵旨。”三人齊聲說道。

【叮!恭喜宿主,開府成功,收納人才,大隋國運 1!】

【叮!恭喜宿主,獲得獎勵,請注意查收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