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劍大陸,神風國。

偏居一隅的青雲郡。

三大修行宗門之一,青鋒劍派!

在青鋒劍派外門,有一座黑水獄,專門關押罪不可恕的弟子!

黑水獄常年幽暗陰森,伸手不見五指,地上還流淌著黑色的臭水,令人窒息。

“嘩啦啦……”

黑水獄深處,被囚禁在牢籠裡的方辰,緩緩抬起了頭。

無波的黑水開始流動。

這說明,有人來了。

“方辰。”

一道熟悉的冷笑聲響起。

聽到這聲音,方辰的眼中爆射出一道駭人的凶芒!

“呼。”

接著,牢門開啟,一道刺眼的陽光照射了進來。

一道熟悉的身影,也映入了方辰眼簾。

方辰的雙目被陽光刺得生痛,卻還是死死地盯著眼前這道身影!

上官步!

他初入外門時,最好的兄弟!

可三年前的一次外出曆練,為了得到全部傳承與奇遇,上官步竟然背叛了他!

因為上官步的偷襲,方辰身受重傷,修為儘失!

一夜之間從外門第一天才,淪落成為了外門第一廢人!

不僅如此,回到宗門後,上官步還誣陷方辰,揚言是方辰偷襲他,但卻技不如人,冇能成功,反被他廢掉了修為。

於是,方辰便因為殘害同門,被打入這黑水獄,受了整整三年的非人的折磨!

得到傳承後的上官步,一步登天,成了內門弟子!

而方辰,不過是個冇有半點利用價值的廢物罷了。

“方辰,我來這兒是為了告知你的死期。”

麵對渾身惡臭的方辰,上官步傲慢地道:“再過些日子,便是外門大比。如果這一次你還不能在外門大比上取得名次,你就要被逐出宗門了。到時候,我就會毫無顧慮地殺掉你,以絕所有後患!”

聞言,方辰心頭一顫!

外門大比,一年一度。

方辰的師尊九長老曾說過,如果方辰能夠在外門大比上取得名次,就算戴罪立功,可以離開黑水獄。

隻是,他修為儘失,如何能在外門大比上取得名次?

而且按照宗規,連續三年無法在外門大比上取得名次的外門弟子,將被視作修行天賦極差的廢人,逐出宗門!

到時候,冇了宗門弟子這層身份保護,上官步一定會殺了他,以絕後患!

“上官步!”

方辰沙啞的聲音裡充斥著憤怒與怨毒。

但,他除了怒吼,什麼也做不了!

他的死期,似乎真的已經註定了!

“嘩啦啦……”

這時,又有人來了黑水獄。

“方辰!”

這是一道清冷的女聲,來人穿著一襲淡黃色襦裙,麵容嬌俏美豔。

看到她,方辰瞬間眉頭緊皺!

葉琳,未婚妻葉紫的親妹妹!

“外門大比將至,你這廢物,很快就會被逐出青鋒劍派,自此成為一條喪家之犬!”

葉琳聲音尖銳地道:“奉勸你一句,最好識趣地把婚書給撕了!就憑你這樣的廢物,是無論如何都配不上我姐姐的!”

聽到這話,方辰心頭冷笑。

三年前,他是外門第一天才。

黑雲城中,葉家幾乎是上趕著和他們方家聯姻。

可這三年過去了,一切都變了。

整個葉家,都已後悔這場婚事了吧?

忽然,葉琳大踏步走向了方辰,將手伸向了方辰的儲物袋。

“你要乾什麼!”

方辰麵色一變!

“砰!”

葉琳二話不說,直接揮舞右手,一巴掌將方辰扇飛了出去!

方辰不過是個無法修行的廢物,如何能是葉琳這位外門弟子的對手?

將方辰扇飛後,葉琳一腳踩在方辰的腦袋上,踩得他動彈不得,然後將方辰手上的儲物袋擼下。

“聽說你母親失蹤之前,給你留下過一件寶物?”

葉琳一邊踩著方辰的腦袋,一邊搜尋儲物袋中的物品。

隻是整個儲物袋中,除了一把木劍,再也冇有彆的東西。

“這破木劍,也算得上是寶物?”

葉琳將木劍取出,上下端詳,然後露出一抹譏誚的冷笑!

“那是我母親留給我的最後一樣東西,你還給我!”

方辰咬緊牙關,厲喝出聲,縱身撲向葉琳。

“砰!”

隻是方辰連木劍的邊兒都冇碰到,就被葉琳一腳踹飛了出去!

“區區一個不能修行的廢物,也敢向我出手?”

葉琳冷冷地看向方辰,眼中滿是輕蔑,就像在看一隻螻蟻!

望著目光陰冷輕蔑的葉琳與上官步,方辰緊緊地攥起拳頭,眼中幾乎噴出火來。

這二人,一個是來告知他死期的,另一個卻是來羞辱他,搶奪他寶物的!

一股濃濃的殺意,自方辰心頭爆發開來!

但,不能修行的他,又能做些什麼?

他的眼中充滿了屈辱!

“上官步師兄,你瞧瞧,這木劍有什麼特殊之處?”

這時,葉琳嬉笑著將那木劍遞給了上官步。

上官步可是內門弟子,麵對上官步時,葉琳的態度自然有所不同。

“我來瞧瞧。”

上官步接過木劍,看了半晌,然後嗤笑道:“不過就是一把普通木劍而已,也許就是這廢物的老孃,閒著冇事兒雕給他玩的,算個屁的寶貝?”

“啊,原來不是寶貝啊,害得我白跑一趟呢!”

葉琳哼了一聲,然後拿回木劍,衝著方辰冷哼道:“你一個將死的廢物,留著這把破木劍有什麼用?本姑娘幫你毀了它吧!”

說完,葉琳眼中凶芒一閃,作勢便要將木劍掰成兩半!

“葉琳!!!”

見狀,方辰的目光,瞬間變得血紅一片,額頭青筋虯龍般暴起,宛如魔神!

那是他母親失蹤前,留給他的最後一樣東西!

方辰猛地暴起,怒獅一樣撲向了葉琳!

“找死!”

葉琳見狀冷哼一聲,直接拿著手中木劍,狠狠地刺向了方辰!

雖然隻是木劍,但以她的實力,也足以重創方辰!

“砰!”

眨眼間,木劍便已狠狠地擊中了方辰的心臟!

方辰整個身體,頓時炮彈一樣被轟飛了出去!

不過當木劍刺中方辰心臟的時候,不可思議的一幕,出現了!

方辰腦海中忽然出現奇異的畫麵!

一柄金色巨劍,從天而降,狠狠地刺入了他的心臟之中!

下一刻,他的整個心臟,都變成了純金色!

“砰!”

轟然倒地的方辰,下意識地朝心臟處看去,接著便震驚地瞪大了眼睛!

因為,他竟發現,自己能夠清楚地看到身體內的一切!

尤其是他的心臟,真的變成了純金色!

不僅如此,三年未見的靈氣,忽然湧現在了丹田之中!

他,竟能修行了!

“這是什麼情況?”

方辰心頭又驚又喜!

金色心臟,靈氣的湧現,莫非都和剛纔腦海中浮現的那一幕畫麵有關?

那一幕畫麵,莫非是由木劍造成的?

雖然方辰對於發生在身上的異象頗為不解,但能夠修行,對於他來說就是最大的驚喜!

隻有能夠修行,他才能變得更強,才能保護自己的家人,才能讓自己不受人欺辱!

尤其是眼前的葉琳和上官步!

方辰再次看向他們的時候,眼中的屈辱,已被瘋狂湧動的仇恨火焰所取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