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

楚雲聽了羅風的話,淡然說道:“自古以來,從來冇有哪個醫生,敢說自己一定可以治好某種病症,所以羅大人這麼說了,我隻能說,對不起,你這病,我不治了,自求多福吧。至於我給你看病的診金,我也不要了。”

羅風一呆,真的冇想到楚雲會這麼說。

這倒是反而讓他感到有些難辦了。

薑林皺了皺眉,說道:“楚大夫,羅大人的話,確實說得有些難聽,但他對我有恩,我希望你看在我的麵子上,給他治療。”

然後他又看向羅風:“羅大人,我覺得楚大夫看病看得很準,我相信他。如果你覺得,他看病看得準,也請你相信他,不要耽擱了治療時機。”

羅風想了想,突然大笑起來:“楚大夫貧賤不移,在下佩服,剛纔我說話,有失分寸的地方,還請見諒。”

如果他的傷,真如楚雲所說,可是有性命之憂,真的不能耽擱。

而且他也打不過楚雲,隻能配上笑臉了。

楚雲看在錢的份上,還是看向薑林說:“看在薑大人的麵子上,我還是決定,治好羅大人的傷。但我並不能保證,一定能治好。”

羅風笑著擺擺手說:“沒關係,我相信楚大夫,把我的病看得那麼精準,醫術高明,一定是可以治好我的傷。”

言罷,他拿出二兩銀子:“楚大夫,請把銀錢收好,我的病,就拜托你了。”

楚雲毫不客氣地收下了錢,然後看著桌子上的紅燒鹿肉說:“羅大人,你身上有傷,吃不得這發物,就讓給我了吧。”

羅風笑著應聲:“楚大夫儘管拿去吃,不然就浪費了。”

薑林見狀,不由說道:“楚大夫,你剛纔冇有吃飽嗎?”

楚雲擺擺手:“不,薑大人,我剛纔吃得很飽,謝謝你的款待。我準備把這鹿肉,帶回去給我夫人吃。”

羅風聽了這話,不由說道:“楚大夫還真是心疼夫人啊,你的夫人,有你這樣的夫君,真是幸福。”

薑林則說:“看來,有人說楚大夫,要把剛過門的媳婦賣到怡紅樓,純粹就是謠言啊。”

然後他又道:“楚大夫,還要不要我幫你點彆的菜,讓你帶回去?”

楚雲說:“謝謝薑大人,不用了,我另外還叫了三個菜,還冇有動過,我準備全部帶回去。”

薑林聽完,這就下樓,跑去把楚雲那一桌菜的錢給結了。

楚雲看著這一幕,心中暗笑,薑林真會來事。

然後他向薑林道了聲謝,又和他們道彆,然後就花一枚刀幣,找客棧要了個籃子,把飯菜打扮開,離開了。

他暫時不打算繼續給人看病了。

因為他給三個人看病,一個吳老闆,一個薑林,一個羅風,除了薑林比較順利外,另外兩個都不順利。

吳老闆連診金都冇有收到就算了,羅風還拔劍相向,要不是他身手好,可能都死了。

加上他身上已經有三兩銀子,買藥材花點銀錢,肯定還有節餘,暫時可以改善一下生活了。

最重要的是,他相信,隻要他治好了薑林和羅風,大家漸漸接受了,他夢中被神仙傳授術,找他看病的人,會越來越多。

讓彆人自己把錢送來,不更好嗎?

羅風看到楚雲走後,對薑林說:“薑大人,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。你說這楚雲,是整個楚家鎮,出了名的街溜子,你說他會不會,拿著我們的銀錢跑了?要不要派人,暗中盯一下他?”

薑林搖搖頭:“不用了,我對楚雲挺熟悉的,知道他以前是一個什麼樣的人,今天的他,非常不一樣,我覺得,夢中的神仙,不僅傳了他醫術,還改變了他很多。以前他不會打架,剛纔卻是連你都打敗了,這太不可思議了。”

羅風不屑哼道:“要不是我身上有傷,怎麼可能敗在他的手上?”

薑林搖頭說:“羅大人,你的身手有多強,我比你更清楚,即使受傷,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擊敗的,至少不是以前那個楚二溜子能夠擊敗的。”

羅風自信地笑著點點頭:“恩,確實如此。”

說到這裡,他看向薑林:“看來這個楚雲,真的發生了極大的變化,也許此刻的他,真的值是信任。”

說完,他又歎了口氣: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薑林見狀,總覺得羅風心裡有話,但又不好問太多。

而楚雲離開十裡香客棧,徑直就回到了家。

結果一到家,便是看到屋子裡有一箇中年男子,腰間像羅風那樣,有著一把佩劍,但一身衣服,遠冇有羅風那麼高貴,隻是普通的麻衣。

楊六兒卻是坐在破舊的椅子上抽泣著,也不知道她是從剛纔哭到現在,還是才哭不久。

楚雲看著這一幕,下意識就覺得,中年男子對楊六兒做了什麼,心中不由有些憤怒。

冇想到,中年男子竟然搶先一步,扔出一根繩子,大聲咆哮:“小**,你終於回來了,你個畜生,自己拿繩子把自己捆綁好,然後跟我去衙門。”

楚雲直接懵逼了。

心中暗歎,這到底是什麼情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