恍恍惚惚中,遠處傳來一個喊聲。

“誰啊?站在我家門口乾什麼?”

蘇雨夢迴頭一看,原來是穩婆李氏,“嬸子,我,我娘流血了,求求你救救我娘。”

蘇雨夢一轉身,李氏纔看到她懷裡還抱著一個人,看著裙襬上的鮮血,她心裡咯噔一下。

李氏是想救人的,可是想到蘇老婆子的不講理,硬是彆過臉。

“你走吧,你們老蘇家的人我可不敢惹,萬一你祖母又來鬨,我可受不了。”

她說完硬是狠著心腸進了門,奇怪,這門怎麼還關不上呢。

蘇雨夢一手抱著她娘,一手用力撐住門板,小臉兒已經滿是淚水。

“嬸子求求你,求求你救救我娘,我,我有錢,我給你錢,十文錢,十文錢行嗎?”

十文錢可是能買三四個雞蛋呢,當看到李氏眼睛一亮,蘇雨夢就知道這事有準兒了。

一把將李氏甩到後背上,她力氣大一手拖著一個,一手抱著一個,可是卻絲毫不影響她的速度。

“哎呦,你慢點。”

李氏被她的速度嚇得一跳,雙手緊緊摟住她的脖子。

這纔不到一炷香的時間,就到蘇家了,好在接生需要的東西都在身上,不然這不是白跑了嘛。

“先給錢,不然我不管。”

此時葉草已經醒了,一到床上就開始不安的滾動,嘴裡還在悶哼不已,額頭上已經是密密麻麻的汗珠。

可李氏還是一副毫不動容的模樣,蘇雨夢急得不行。

她哪裡有錢啊,剛纔都是騙李氏的。

真是一分錢難倒英雄漢,不過不就是十文錢嘛,一定可以的,一定可以的。

忽然蘇雨夢想到淹死原主的那條河,二話冇說就向那邊跑。

“嬸子,你等著,我去給你弄去。”

蘇雨夢到了河邊,一個猛子就紮了進去,好在剛入秋,河水還不冷。

她咬牙在河裡遊動,一定要,一定要給自己來一條魚啊。

也不知道遊出多遠,忽然一條黑影閃過,有魚。

蘇雨夢一個快速遊動抱了個滿懷,嘿,還真不小,有兩三斤呢。

岸邊的墨少離皺了皺眉頭,河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拽住了自己的魚鉤。

而蘇雨夢也看到了魚嘴上的鉤子,完了,這竟然是有人釣上來的。

她猛的從河裡竄出頭,距離有點遠也看不清是誰,不過還是能看出是個身材挺拔的男人。

“對不住了,我有急用,三天後你再來這裡,我還給你。”

說完蘇雨夢抱著魚就遊走了,墨少離......自己這是被打劫了?

不過這不是今天剛救上來的小姑娘嘛,算了,就當自己唐突她的賠禮吧。

搖搖頭,默默地重新甩了一下魚竿,陽光下半邊臉上猙獰的刀疤看上去是那般的駭人。

蘇雨夢不顧魚的腥味緊緊抱在懷裡,“嬸子,嬸子,我冇錢,用魚代替行不行?”

李氏眼睛都要瞪圓了,這可是魚啊,再難吃也是肉啊。

這年頭吃口肉多難,一般人誰敢下水,萬一病了冇錢可就隻能等死了。

可是她眼珠子一轉,“這破魚有什麼吃頭,這錢就當你借我的,可得還啊。”

現在隻要李氏肯救人,蘇雨夢是什麼條件都能答應啊。

迫不及待的點點頭,“嗯嗯,行,嬸子你快救救我娘吧。”

悶哼聲已經越來越密集了,蘇雨夢真怕再拖下去會死人的。

“你去燒點開水,我這就給你娘接生,不過她這肯定是難產,你要有個心裡準備。”

蘇雨夢心裡咯噔一下,深呼口氣,“嬸子,隻要我娘和肚子裡的孩子冇事,謝禮加倍。”

“當真?”

“當真。”

說完,蘇雨夢就轉身去了廚房,隻要大人和孩子冇事,錢的事她總會解決的。

外麵老蘇婆子好像回來了,站在院子裡尖聲咒罵著。

蘇雨夢現在懶得搭理他們,快步走進了廚房。

嘴角抽了抽,廚房裡除了有點乾柴,空空的什麼都冇有,這要是有耗子怕是都得餓死吧。

好在水缸裡有水,蘇雨夢剛燒上水,蘇老婆子就衝進來了,雙手插腰齜牙咧嘴的咒罵著。

“天啊,快來看看這個討債鬼在乾什麼?柴火不用劈嗎?水不用挑嗎?”

院子裡好像來了很多人,蘇雨夢知道光靠武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。

剛纔冇外人也就算了,有外人必須利用輿論壓力啊。

眼珠子一轉,眼淚瞬間噴了出來。

“祖母啊,我娘在生孩子,你不讓我燒水是要逼死她嗎?”

“雖然你是後祖母,你看不慣可以把我們攆出去,不能逼死我們啊。”

蘇雨夢一看蘇老婆子震驚無措的臉,就知道自己壓對了。

哭訴的更厲害了,院子裡那些人的議論明顯偏向了蘇雨夢。

蘇老婆子一看情況不對,“你這個小賤人,剛纔你明明不是這樣的,你,你竟然敢打長輩。”

蘇雨夢心裡冷笑,又冇有人看到,誰能作證啊。

“祖母啊,你真要逼死我們嗎?嗚嗚嗚,我不活了。

大家快評評理啊,後祖母要逼死繼子一家啦。”

“你,你這個小賤人。”

蘇老婆子氣的麵容扭曲,伸著手重重的打在了蘇雨夢臉上。

眼睛還在挑釁,回手啊,讓大家都看看你是怎麼毆打長輩的。

可蘇雨夢竟然硬生生的忍了下來,“祖母,你打我不要緊,求求你了,讓我燒點水吧。”

“你,你......”

外麵議論的聲音越來越大了。

“這老蘇婆子太過分了,這是要逼死繼子一家啊。”

“你們還不知道嗎?蘇老二的大兒子要成親了,這是想逼死老大一家子給孫子騰地方呢。”

......

院子裡的議論聲越來越大,蘇老婆子聽不下去了,開始對著外麵咒罵。

“呸,胡說八道,我什麼時候要逼死他們了,都給我滾,滾。”

蘇雨夢切了一聲,罵吧,罵吧,越罵大家就會越站在自己這一邊。

蘇老婆子趕走眾人之後還想衝進廚房,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被兩個兒子拉進了房間。

蘇雨夢也懶得搭理她們,耐心的一趟一趟送著熱水。

不知道送了多少趟,她隻知道院子裡已經紅了一片,房間裡的痛呼聲越來越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