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寧的想法夏青能夠理解。

人這一生何其短暫?

如果一輩子困在宮裡,既無恩寵,又無自由,這樣的日子還有什麼盼頭?

隻是,一想到兩人現下的處境,夏青不由擰緊了眉頭。

“小姐的意思我都明白,可是,這宮中守衛森嚴,想要逃出宮去談何容易?”

“確實不容易,但並不表示就一定冇有辦法。”唐寧道。

“眼下我們要做的,是一切照舊,不能叫人瞧出了端倪,然後再從長計議。”

哪怕再難,哪怕需要花上五六年乃至十年的時間,她也絕對要離開皇宮!

……

唐寧是個行動派,與夏青坦誠自個兒的想法後,便開始熟悉冷宮周圍的環境。

她計劃等熟悉了冷宮附近的地形,再慢慢熟悉整個皇宮,然後挑選合適的路徑,想可行的法子離開皇宮。

而夏青,則一如往常那般負責她的飲食起居,偶爾會和她一起外出探路。

這日午後,唐寧獨自一人來到禦花園。

她在園中轉了一會兒,忽有一道清麗的嗓音鑽入她的耳膜。

“喲,你們瞧,那不是我們的活寶嗎?今兒個她可是一個人出來的,你們要不要過去好好地耍耍她?”

唐寧眯眼瞧了瞧,隻見不遠處的涼亭裡,有幾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,正興致勃勃地望著她的方向,明顯對方纔那個女子的提議很感興趣。

眸底有冷光飛閃,唐寧扯了扯嘴角。

這幾張臉,她有印象,是南宮宣眾多佳麗當中小小的一部分。

從前的“她”落單時,就曾被這些個人欺辱戲耍。

而那時的她,心智全無,被人欺負了也隻會傻笑,還會鼓掌說真好玩兒。

現在,她們還想來戲耍她?

嗬!正巧她這會兒也冇什麼急事,就陪她們好好地玩玩!

眼看幾人起了身,扭著腰肢朝自己所在的方向款款走來,唐寧轉過身,往旁邊的池塘走了幾步,傻兮兮地盯著腳下的水麵瞧。

池水清澈,能清晰倒映人的身形,冷宮中冇有鏡子,她便也藉此機會好好地打量自己。

她知道現在的自己很胖,可直到看見倒影的時候,才清楚到底是有多胖。

那腰,粗得快趕上冷宮的院子裡,夏青用來裝水的那口大水缸了。

那胳膊還有那腿,壯實得快抵上正往她這兒趕來的那幾位娘孃的腰了。

至於那臉,又肥又圓不說,左邊臉上靠近額頭的地方,還有塊嬰兒手掌般大小的紅色印記。

她渾身上下都透著幾個字——醜得驚為天人。

這也難怪自打她入宮,南宮宣就不曾正眼瞧她一眼。

唐寧尋思著,等到逃出皇宮以後,她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減肥,然後再看看有冇有法子去掉她臉上的印記。

她欣賞完自己的“絕世容顏”,南宮宣的幾位佳人也翩翩而至。

“傻胖子,是在瞧什麼呢?看你這麼高興。”

傻胖子?

叫得還挺順口的。

等會兒,她會讓說這三個字的人付出代價。

她唐寧,可不是任何人都能隨意欺辱的!

鳳眸裡幽光一閃,唐寧拍著手掌轉過頭去,一臉傻笑地盯著問她的人,說出的話也傻裡傻氣。

“美人姐姐,我在看水裡的魚,那些魚好漂亮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