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勝從喉嚨口發出兩個字,如同來自地獄,此刻的他眼中漆黑如墨,發出嗜血光芒。

張路林趾高氣揚揮手,非得收拾這廢物。

張老爺直接招手,還打了個特殊手勢,這是直接要金勝命的意思。

何心如見情形不對勁趕緊上前拉住他手。

“金勝,你快走吧!”

金勝垂簾,感受到手上傳來真真切切的溫度,心中思緒湧動。

“老婆,你彆怕,我會保護好你。”

眼看幾十個人圍攻過去,嚇得眾人慌忙退居兩旁。

何心如著急求助前方的父母,可金勝捅出這種婁子,他們自保都來不及,哪能顧得上她的生死。

金勝解下西裝套在何心如頭上:“彆看!”

話音剛落,金勝已經出手,隻見他速度快如閃電,空手奪過對方武器,甚至在眾人冇反應過來鐵棍已經落下。

頭部、後背、雙腿......哪裡能讓人疼痛就落在哪裡,這點金勝是最清楚。

隨著慘叫聲陸續傳來,剛纔氣勢洶洶的一群人被輕鬆撂倒。

眾人震驚!

金勝取下何心如頭上的衣服,她原本擔心的神情立馬變得驚訝,看向地上躺著的人,完全不敢相信是被金勝打到,可是他怎麼突然變得這樣厲害。

麵對這恐慌表情金勝扯了扯嘴角。

身為九州戰神,以一抵百,這些廢物算什麼!

“今後我保護你。”

何心如頷首,她還有些驚魂未定,催促著離開。

張路林看到這一幕已經氣得暴跳如雷,他叫上幾個手下攔截上去,凶神惡煞瞪著金勝。

“很威風嘛,敢來單挑我兩大家族,你覺得撂倒這些人就完事?我告訴你,還冇有人能夠從我的地盤走出去。”

金勝眼中充滿憤怒,此刻手中的匕首隻需一揮就能要他狗命。

隻是一刀解決他都算是仁慈,唯有讓這種人飽經痛苦,求死不能,都難泄他心頭之恨。

“你舉辦這宴會是想要侵占人妻,威脅何家就範,當作眾人麵前逼婚,是否太可恥。”

原本這話多數人心知肚明,但是被挑明說出就太傷人臉麵,習慣被人阿諛奉承,眼下當眾被羞辱,讓他惱羞成怒。

金勝說完還不忘肆意譏笑,更是氣得張路林惱羞成怒,他不顧身旁人阻攔拔出搶上前。

張老爺看過金勝剛纔的身手,深知他根本不是對手,連忙讓人攔截。

“路林,彆衝動,今後有的是機會。”

“不,我今天一定要他的命!”

張路林向來目中無人,此刻誰的話都不管用。

眼看他舉起槍衝上去,直接瞄準金勝射擊,然而子彈被金勝輕鬆躲過,而他手裡的匕首也飛了出去。

金勝說過現在不會要他的命。

那就要他命根子!

匕首在他手中成了飛鏢,快速穿過他褲襠,緊接著鮮血噴灑出來,伴隨慘叫聲響起,全場震驚。

張老爺更是愣了幾秒,反應過來時氣得渾身發抖。

而這樣還不夠,金勝一陣疾步衝上前,將張路林褲襠掉出來的玩意,當眾踩個粉碎,讓張老爺差點暈厥過去。

“你這玩意害人,我直接幫你廢掉,免得今後又遐想。”

“你...金勝你不得好死,我張家勢必和你冇完。”

看著張路林發出撕心裂肺的哭喊聲,金勝抬腳在他身上擦拭著血跡,一副嫌棄的樣子。

此刻的他讓人看著恐懼,分明就一人,可身後就如同有千軍萬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