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本《醫婿歸來》小說,是由作者月下笑蒼生寫的,主人公的故事十分的精彩,快來閱讀吧...

宋曉雪冇有想到,自己被一個陌生男人給掐著脖子,提起來了,頓時氣得火冒三丈!

宋曉雪拚命的抓著葉天的手腕,喘了兩口氣,大聲的罵道,“你誰啊,瘋了嗎?是給這野種出頭嗎?你是想當她的野爹嗎?趕緊把我放下!”

“我是葉天!”

葉天猩紅的雙眸望著宋曉雪,冰冷的喝道。

宋曉雪一聽到葉天的名字,先是一怔,旋即反應過來了,“我當是誰呢?原來不是野爹啊,是野種的親爹,趕緊把我放了,要不然,我……”

“我看你是真的想死,我就成全你!”

一瞬間,葉天手掌之內的力道陡然變大了,而宋曉雪的臉瞬間憋得通紅,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了,雙腿不停的亂蹬著!

而葉天就如同殺神一般,雙眸猩紅而又冰冷,整個模樣簡直就是從地獄歸來的惡魔!

而他散發出來的恐怖的殺氣,讓宋曉雪感覺到驚悚,這一刻,她渾身冰冷,如同掉入冰窟之中,讓她感覺到絕望!

“放,放,放開,我……”

宋曉雪說的每一個字,都艱難無比,就連意識都開始模糊了。

“我的天,殺人了,殺人了!”

周圍的人,一看到這一幕,全部都驚慌起來了,有些膽小的人,都被嚇得哇的叫起來了。

“爸爸,彆,彆,靈兒怕……”

葉靈顫抖的聲音,把葉天從殺戮狀態下拉了回來,他這才反應過來,這已經不是戰場了,而是在他女兒身邊。

葉天知道再怎麼憤怒,也不能給自己女兒留下陰影。

葉天把宋曉雪放了下來,而宋曉雪不由的大口的喘氣,整個臉異常的蒼白,已經看不到血色了。

“真是便宜你了!”

若不是當著自己女兒麵,就憑宋曉雪敢這麼羞辱他的女兒,葉天直接廢了她!

葉天收起了那恐怖的殺意,平複了心情,轉過臉來,顫抖的望著自己的女兒。

“你真的是我爸爸嗎?”

葉靈聲音顫抖,因為被宋曉雪抓著頭髮,葉靈疼的齜牙咧嘴,淚水一直在她的眼眶打轉,不過眼神之中,卻充滿了期待。

聽到了葉靈的話,葉天感覺到自己的心都碎了,內心充滿了愧疚!

他這一生最痛恨的,便是拋妻棄子的父親,可是他做夢都冇有想到,自己也變成了跟他父親一樣。

自己女兒都長這麼大了,而他這個做父親的,太失敗了。

葉天一把就把葉靈給抱了起來,摟在在懷裡麵,顫抖的說道,“我是你的爸爸!”

“爸爸,你終於回來看靈兒了,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,爸爸,以後彆離開靈兒了,好不好?”

葉靈哽咽的抱住了葉天,抬頭望著葉天,那淚水從眼眶流出,聲音之中,有些哀求。

葉天內心一陣抽痛,他輕聲的說道,“是爸爸不好,是爸爸讓你和媽媽受苦了,你放心,我不走了,從今以後,冇有人敢欺負你們了!”

說著,葉天的淚珠從臉頰劃過!

而葉靈伸出小手,摸著葉天的臉頰,哽咽的說道,“爸爸,你是蓋世英雄,蓋世英雄,是不會哭的!”

“爸爸冇哭,爸爸這是激動的,爸爸,這是開心……”

葉天擠出一絲笑容,顫抖的說道。

“爸爸,你讓我好好看看,彆人都有爸爸,可是我連爸爸的相片都冇有見過,今天我終於能看到爸爸了,我太開心了。”

葉靈用手抹了一把眼淚,微笑的說著。

葉天聽到葉靈這話,整個內心苦澀無比,他自然知道,為什麼葉靈冇有看過他的照片!

那是因為在宋雨晴的心中,葉天是永遠的痛。

她恨葉天,甚至容不下一張他的相片!

“靈兒,我帶你去找媽媽!”

葉天低聲的說道。

“好!”

葉靈重重的點頭,她整個人躺在葉天的懷裡,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。

而此刻的宋曉雪終於緩過來了,一想到剛纔的遭遇,宋曉雪就氣得渾身哆嗦,當年那個流浪漢,竟然敢掐她脖子,險些把她掐死,她宋曉雪豈能嚥下這口氣?

這要是傳出去,她宋曉雪還怎麼在宋家呆了?

“狗東西,你打了我,現在還想跑?”

宋曉雪憤怒無比,大聲的說道。

“哦?你想怎麼樣?”

葉天目光冰冷的望著宋曉雪,冷冷的說道。

“狗東西,你敢掐我脖子,現在就給我跪下,否則我讓你跟你的野種女兒一起……”

砰!

結果,宋曉雪的話還冇有說完,她整個身軀直接被葉天給踹飛了出去,重重的撞在了旁邊的木質牆壁上了,緊接著,傳來宋曉雪痛苦的慘叫聲音,還夾雜著宋曉雪咒罵聲音。

“再讓我聽到你羞辱我妻子和女兒,你會死的很慘!”

葉天雙眸再次望去,恐怖的殺意隨著他的目光,洶湧的撲向了宋曉雪!

宋曉雪就感覺到自己跌入冰窟,她甚至能感覺到無數的屍骸,嚇得她連哀嚎都忘了,直接嚇得暈死過去了。

葉天也懶得搭理宋曉雪,而且這周圍都是人,葉天也不可能當街殺人,更何況,還是在他女兒麵前!

等葉天抱著葉靈出來之後,到了車上,葉天剛剛給葉靈繫好安全帶,就聽到了葉靈肚子咕嚕嚕的叫了起來。

葉天一拍腦袋,瞧自己粗心大意,自己女兒肯定餓了,剛纔他出來的時候,怎麼就冇想著給葉靈買點吃的?

“靈兒,你餓了吧,你等著,爸爸,給你買東西吃!”

說完,葉天就準備下車了。

“爸爸,不用,不用,我有,我帶吃的了!”

說話之間,葉靈就從書包內拿出了一個塑料袋,而塑料袋裡麵,放著的是一個乾癟的窩窩頭,葉靈拿起窩窩頭,用力的啃了一口,然後大口的咀嚼,這纔想起來什麼,急忙說道,“爸爸,你吃嗎?”

這一瞬間,葉天心如同被撕裂一般,哪怕七年的戎馬,已經讓他的心堅不可摧,可是他的淚水卻止不住的流了下來!

他狠狠的砸了方向盤,哽咽的罵道,“該死的葉天,你都乾了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