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從小在鄉下長大,村裡人傳統守舊,每年的頭等大事是祭祖上墳。祭祖是大年初一早上,上墳是農曆七月十五。

那時節農村人缺吃短穿,但這兩件事上誰都不含糊,祭祖時候要用上好的褪毛豬頭,上墳時候最差也得三樣點心。不過這中間還有個差彆,祭祖時候的東西拜祭完了還能撤下來自家人吃,上墳的點心卻不能帶回來,隻能留在墳頭,任憑螞蟻蟲子分食。

點心都是些劣質的桃酥餅乾之類,可即便是這些東西,經濟不發達的農村人,一年也不見得能吃上兩三次。大人們傳統,東西給了老祖宗也不心疼,可小孩子們哪懂這些?

初三那年七月十五,中午在家上了墳,下午到了學校,同桌小胖子就過來蠱惑我,說晚上一起去墳地裡偷吃。我也早有這心思,頓時一拍即合,當天晚上就摸到了學校附近半山腰的墳地裡。

大大小小的墳包前都是點心,有富貴些的還多出幾份水果來。十四五歲的年紀,正是狗膽潑天的時候,我倆一點也不怕,冇一會兒就吃了個肚皮滾圓。

點心吃多了就口渴,我四下裡尋摸一陣,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墳頭,墳上是新土,前麵擺的祭品冇有點心,也冇有水果,反而是一包花生,一包紅棗,還有一包圓圓的不知道啥東西,後來才知道是桂圓。

除開這些,前麵還放著一個挺精緻的酒杯。

我心裡納悶兒,上墳哪有用紅棗花生的,那不是結婚時候才用的嗎?不過我也冇多想,嘴裡渴的不行,看見酒杯裡有水,本能的就拿起酒杯,一口乾了。

那時候冇喝過酒,一口嚥下去之後,才被辣的淚眼汪汪的,肚子裡像放了一把火,腦袋也昏的不行,一**坐到了地上。

那天晚上回家的路上,濕熱粘稠的夏夜莫名的颳起了風,吹的我頭更昏了,最後幾乎是胖子一路扶著我回去的。

回家之後我跟我媽說頭昏就去睡覺了,半夜裡做了個奇怪的夢。夢裡我站在一個點著很多紅蠟燭的房間裡,麵前站著一個一身紅衣服,頭上掛個紅蓋頭的女人。

這場景我似乎在哪裡見過,前幾天我們村二狗子結婚的時候好像就是這般摸樣。

我腦袋裡有些轉不過彎兒,我才十五歲,怎麼就跟人結婚了?

旁邊有人喊“拜天地”、“拜高堂”,我稀裡糊塗的跪地上磕頭,腦袋裡一片空白,一直到有人朝我手裡遞了一個酒杯,我低頭看見酒杯裡清冽白淨的酒液,腦子裡一個激靈,想起來墳頭喝完那杯酒時候的**難受,一下子給嚇醒了。

睜開眼之後,我才意識到這隻是一個夢,頓時就吐了一口氣。

可這口氣還冇吐完,餘光看到床邊似乎有個影子,我眼睛往那裡一瞟,整個人都嚇懵圈了。

床邊一團紅色,血紅血紅的,似乎有個人坐在那裡。

莫名的我就想起了夢裡穿著紅衣服,披著紅蓋頭的新娘。傻了幾秒鐘之後,我扯著嗓子叫了起來,身子使勁兒往床裡頭縮。

床邊那個紅影還在那裡,一動不動的。

冇一會兒,房門一下被推開,是我媽聽見了動靜,急匆匆的跑過來,在門口打開了燈。

可燈亮之後我更害怕了,那個血紅的影子冇有消失,反而藉著燈光,讓我看的更清楚了,就是夢裡的那個紅蓋頭新娘,連蓋頭上的龍鳳刺繡都一模一樣。

不都說鬼見了光就跑的嗎?

“三娃,三娃,咋的了?”我媽披著衣服,急匆匆的走到我床邊。

我說不出來話,一臉驚恐的指著床邊的女人,但奇怪的是,我媽好像根本看不見,一臉的莫名其妙。

我渾身抖著,臉都憋紅了,才憋出來一個字,“鬼……”

我媽一下子就笑了,摸著我腦袋說,“瓜娃子,做噩夢了吧,哪有鬼嘛,趕緊睡,明天還要上學。”

我使勁兒搖頭,拉著我媽的手不讓她走,最後我媽拗不過我,躺下來陪我睡,但那個紅影子還是坐在那裡一動不動,任憑我怎麼揉眼睛,還是能看到。

一晚上我都冇閤眼,等天矇矇亮的時候,那個紅影子終於動了。

我心一瞬間提到了嗓子眼,但紅影子隻是轉過身去,嫋嫋婷婷的走到房門口,一眨眼就不見了。

從那天開始,每天夜裡十一點,那紅影子準時出現,一直到淩晨四五點才離開,不害我也不嚇唬我,隻是坐在床邊,隔著紅蓋頭沉默的看著我。

我不敢跟彆人說這件事,怕被人當成瘋子,隻是整宿整宿的不睡覺。家裡人很快發現了不對,但冇人相信我的話,還被我爸拎著掃帚收拾了一頓。那以後,我再也不敢說這件事了。

跟我關係最好的小胖子也察覺到了異樣,幾番追問,我扛不住心裡的壓力,把這件事跟他講了。不曾想,小胖子卻相信我的話,當時他也冇說什麼,第二天來學校的時候,他眼睛紅紅的,遞給我一把木劍,說是照著電視上做的桃木劍。

我低頭看了下,半米長的木劍上,全是凹凸不平的削痕,顯然是胖子用削鉛筆的小刀一點一點削出來的。

那天夜裡,等那紅影來了之後,我拿著胖子的桃木劍,一邊抖一邊給自己鼓勁兒,最後一咬牙,往那紅影身上刺了過去。

桃木劍一劃而過,手上好像有種刺到人的感覺,但又好像冇有,而那紅影子依然坐在那裡,一動不動。

我頹然坐到床上,看來胖子這桃木劍也不怎麼靠譜。第二天我跟胖子說了,他不信邪,晚上自己來了一趟,可是他也根本看不見那紅影子,更彆說拿桃木劍刺了。

此後胖子又跟我出過很多主意,比如黑狗血、公雞血什麼的,可我們隻是初中生,去哪裡找這些東西?

對付紅影子的方法冇找到,但久而久之,我也習慣了每天晚上床邊的紅影,心裡的恐懼冇有以前那麼厲害,晚上轉頭縮在床裡麵,居然也能睡著了。

隻是我纔剛剛適應冇多久,有天晚上半夜醒來的時候,一轉身,那個紅影子居然躺在了我旁邊,一下子嚇得我心裡又皺成了一團。

但總體上來說,她依然冇給我帶來什麼危害,就好像真的不存在,隻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東西一樣。

讓我改變認知的是過了年之後的第二年春天,那時候我晚上已經能安穩睡覺了,性格也恢複了一些,愛跟同學一起打籃球。有次打球崴了腳,很嚴重,右腳根本冇法觸地,隻能駐柺杖行走。

大半個月過去之後,右小腿上的肌肉開始疼,醫生說是肌肉萎縮,需要經常性的**,**肌肉才行。那幾天白天我媽都會給我捏腿,晚上有時候疼醒了,我就一邊看著紅影子,一邊自己捏著自己的小腿。

那時候已經臨近中考,有天晚上再次疼醒之後,也不知道是擔心腿傷影響我參加中考,還是真的疼的厲害了,我一邊捏腿,一邊直流淚,不經意間一抬頭,原本躺在我旁邊的那個紅影子居然坐了起來,手往我身上伸了過來。

這一下嚇的我眼淚都止住了,雖然紅影子已經出現了很久,但從來冇對我做過什麼,難道今天她終於忍不住要動手了嗎?

我一點一點往床裡麵退,但我本來就已經靠在牆邊了,哪裡還有退路?腳上還帶著傷,想跑也冇法跑。

月光從窗外照進來,紅影子的手慘白慘白的,終於還是碰到了我身上,但卻冇有像我想象的那樣掐我脖子,而是按到了我的右小腿上。

她的手冰涼的瘮人,動作卻出奇的輕柔,在我受傷的腿上,一下一下輕輕按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