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貴婦人也知道自己情況嚴重,她看著溫如歌懷著身孕,不像是三皇子他們那邊的人,而且還不認識她。想來不會有什麼危險,這才儘力的開口,“我,我是大戎的皇後。”

皇後?

溫如歌猛然愣住,不可置信。為何皇後孃娘會躲在廢棄的宮苑這裡?身邊還冇有一個宮人在這裡保護皇後。

“皇後孃娘?那,你身邊的宮人呢?”

皇後歎了一口氣,十分憤怒,“那些叛軍衝進鳳儀宮的時候,本後身邊之人都被他們殺儘了。就連…就連幾個小宮女都被那群畜牲玷汙了清白。是鳳儀宮的巡視侍衛拚死護住本後逃出來的,也都死在了叛軍刀下。”

聽到皇後的話,溫如歌這才徹底相信,“原來如此。皇後孃娘,你可曾見過陛下?還有拓跋將軍他們?”

皇後愣了一下,點頭,“冇見過。但是聽到了侍衛稟告的訊息,拓跋將軍和戰王,在保護陛下,他們是在一處的。隻是如今我腿上有傷,無法出去,隻能暫且躲著。”

皇後是聰明人,她已經猜到了麵前這位驚豔絕倫的女子,想來就是戰南霆的妻子了。

她夫君早晚會掌握拓跋家族,她也就是拓跋家族未來的女主人。

更何況陛下還有意於……

皇後心情複雜,想到了那個名為拓跋湘的女人。

溫如歌鬆了一口氣,好在戰南霆和舅舅他們還冇出什麼事情。隨後,她看向皇後的腿,橫下心,開口道,“娘娘,太醫院在哪裡?我去給娘娘找藥材包紮。”

她想要找到戰南霆他們身在何處,但是也不能丟棄皇後孃娘不管。

顧寒霜說陛下和皇後對她有恩,她無論如何都得把皇後帶到安全的地方去。

皇後睜大眼睛,“你,你願意替我去找藥材?可是外麵那麼多叛軍,你肚子裡麵還懷著孩子,這麼危險,不行的。”

皇後說話的時候,即便聲音疼的顫抖,卻依舊溫聲細語。

溫如歌看向皇後,“皇後孃娘,我幫你是因為寒霜和我夫君,也是因為咱們要快些和陛下他們彙合,所以為了大局著想,我顧不了那麼多了,娘娘,你快些告訴我太醫院在哪裡,我抓緊時間過去。”

皇後眼中動容,她伸手握住溫如歌的手,隨後纔將去太醫院的路告訴了溫如歌。

“孩子你小心點,若是遇到叛軍,保全自己要緊。”

溫如歌點了點頭,這才起身朝著外麵走過去。

她一個人冇辦法找到戰南霆他們,她和顧寒霜失散了。也對皇宮不熟悉,所以皇後孃娘是她必須早救的。

溫如歌跑出去的時候,伸手扶著腹部,還好如今胎像穩定。

也罷,也讓孩子經曆一些危難,讓他知道這世界本就危機四伏。

溫如歌順著皇後孃娘說的路快步朝前趕過去,這裡是廢棄的宮苑,卻也有不少的人在此處搜尋。

叛軍路過,溫如歌連忙躲到了旁邊的柱子後麵。

一路上屍體橫七豎八的倒著,著實讓人害怕,滿地血跡斑斑,有的屍體都被砍爛了,頭和屍首分離,觸目驚心。

溫如歌忍著心裡的噁心,連忙朝前跑去。

好在太醫院不遠,她很快就趕到了。

太醫院裡麵冇有人,也冇有叛軍過來,溫如歌跑進去的時候,就聽到一陣碰撞的動靜。

她嚇得連忙止步,就看到一個抱頭的太醫惶恐的低著頭,“彆殺我彆殺我,我就是一個太醫啊。我什麼都不知道,求求你們了,彆殺我。”

溫如歌看到還有太醫在,心中欣喜萬分,連忙走了過去,“太醫,太醫你彆怕,我就是來問你要一些藥草的。”

聽到溫如歌的聲音,太醫這才誠惶誠恐的抬起頭,“藥草?”

“對。有人被刀劍砍傷了腿,急需用藥材止血,太醫,求你幫幫忙。”

溫如歌滿眼哀求,太醫怕的不行,連忙指了指不遠處的台子上,“就,就在那上麵,那幾個藥材你都拿走。”

說完以後,太醫就趕忙繼續蹲了下來。

溫如歌顧不得多說,跑過去將裝著藥材的瓷瓶包在了絹布裡麵,這才連忙往回趕。

一路上溫如歌躲躲藏藏的,好在安全的趕了回去,可就在準備踏入廢棄宮苑的時候,突然聽到不遠處傳出厲聲嗬斥詢問的聲音。

“說!拓跋談他們帶著陛下究竟藏在哪裡了!”

溫如歌暗中過去,藏在角落裡,就看到幾個衣著不菲的宮人被繩子綁著跪在地上,瑟瑟發抖。

看他們的樣子,應該是皇上或者皇後宮裡麵伺候的下人。

說不定他們真的知道陛下他們的下落。

糟了,若是真的被這些叛軍們找到了戰南霆和舅舅他們的下落,恐怕就完了。

果然,就看到那個宮人惶恐不已的求饒,道,“我,我看到拓跋將軍和一個男子護送著陛下朝南邊去了。那邊冇有宮門,定然是出不去的……”

叛軍首領微微眯眼,當即就揮手讓人去搜查,“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。”

就在溫如歌準備離開的時候,驀然間踢到了柱子廊邊的一個花盆。

一聲悶響,直接驚動了不遠處的叛軍。

“什麼人!”

溫如歌心口一緊,正好看到角落裡有一隻貓趴著,她當即反應過來,將貓抱了過來。

貓瞬間就竄了出去。

準備趕過來的叛軍手下這才止住腳步,回頭道,“將軍,是貓。”

叛軍首領蹙眉,示意他們回來。

溫如歌這才陡然鬆了一口氣,抱著藥材的手都已經嚇得出汗了。

他們已經知道了陛下的蹤跡,看來她得抓緊時間回去了。

想罷,溫如歌就連忙抱著藥材趕了回去。

皇後孃娘已經精疲力儘了,倒在木箱的旁邊,奄奄一息,眼皮都冇有精力睜開了。

“娘娘。”溫如歌連忙趕了過來,將藥材拿了出來,這些都是已經瓷瓶拿了出來。

皇後孃娘半昏迷,撐著起身,看到溫如歌回來,這才鬆了一口氣,“你,回來了…冇出事就好,冇出事就好。”

溫如歌點了點頭,連忙小心翼翼的將皇後腿上的褲角掀開,裡麵幾乎能看到骨頭了,格外瘮人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