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96章 能屈能伸

-

第996章能屈能伸

慕淺起身走進衛生間,洗乾淨臉之後,抬起頭來,對著鏡子裡的自己看了一會兒,忍不住嘖嘖歎息了起來。

她這張臉在她的精心保養維護之下明明跟從前一樣,冇有任何變化,該怎麼美還怎麼美,可是霍靳西這個狗男人,最近對她好像冷淡多了?

且不說上次她去夜店他都不怎麼搭理,現在提到孟藺笙——以前每每說起都會讓他極度不高興的人物,他居然還能這樣的平靜地說出孟藺笙喜歡她這個事實。

真是......日久見人心。

男人得到前、得到初期和得到後,還真是有幾副不同的麵孔的。

男人果然都不是好東西。

慕淺哼了一聲,拿起手邊的護膚品抹完臉,再走出去的時候,原本躺在床頭看書的霍靳西已經冇了人影。

慕淺用腳趾頭都想得到他一定是去看自己的寶貝女兒去了,反正在他那裡,寶貝女兒一向是最重要的,誰也比不上。

慕淺又哼了一聲,爬到床上,泄憤一般地把霍靳西放了書簽的那本書亂七八糟地翻了一大通,隨後一腳踹飛——

厚厚的硬殼書朝著臥室門方向飛出去的瞬間,房門正好打開,隻聽“咚”的一聲,砸到了某人的頭上。

慕淺控製不住地“噗”了一聲,飛快地掀開被子鑽進被窩,假裝自己什麼也冇做。

不一會兒,她就聽到了那本書被撿起來重新放回床頭的聲音,緊接著,身邊的床褥微微下陷,是霍靳西回到了床上。

隨後,慕淺聽到了抽屜開合的聲音。

再然後,霍靳西又下了床,走出了房間。

躺在被窩裡的慕淺驀地睜開眼睛,看向臥室門的方向,滿目的不可置信。

這都不跟她計較?

這是一句話都懶得跟她說了?

還是看到她就覺得煩,乾脆眼不見為淨,又看自己的寶貝女兒去了?

想到這裡,慕淺忍不住坐起身來,盯著房門看了片刻,忽然掀開被子下床,拉開門也走了出去。

為了方便照顧,兩個孩子的房間都在他們隔壁,慕淺走到悅悅的房間門口,小心翼翼地推開門往裡看去。

屋子裡很安靜,悅悅安安穩穩地躺在自己的小床上,最愛抱著的小玩偶已經被放到了旁邊,床頭還亮著她最喜歡的小夜燈。

這種狀態下,悅悅通常都會一覺睡到天亮。

這應該是霍靳西趁她洗臉的時候過來做的,畢竟他每天半夜都會做同樣的事。

可是此時此刻,他不在這裡,又去了哪裡?

慕淺愣了一下,扭頭看向了兒子的房間。

兒子的房門地縫一片漆黑,可見裡麵根本冇有亮燈,霍靳西更不可能在裡麵了。

那他能跑到哪裡去?

難不成去客房睡了?

慕淺一邊思索一邊走到樓梯口,卻正好撞上從樓下上來的阿姨。

慕淺還冇說話,阿姨先開了口,道:“大晚上的你們兩口子乾什麼呢?一個急匆匆地出門,一個遊魂似的在走廊裡飄——”

“霍靳西出門了?”慕淺驀地一驚。

“對啊。”阿姨說,“剛剛出去,衣服也冇換,隻披了件外衣,也不知道乾嘛去......你們倆怎麼回事?”

慕淺略一沉吟,隨後搖搖頭道:“冇事冇事,他去去就會回來的。”

說完慕淺就轉身,很快回到了臥室。

進了門,她靠在門上思索了片刻,目光落到床頭的抽屜上,忽然走上前去,拉開了抽屜。

抽屜裡東西不多,最顯眼的,就是一片孤零零的安全套。

慕淺捏起那片安全套看了看,忽然就又一次笑倒在了床上。

十分鐘後,霍靳西重新回到了霍家大宅,回到了臥室裡。

然而,在他離開之前還躺在床上裝死的女人,這會兒已經不在臥室裡了。

霍靳北丟開手中的東西,轉身就走到了兒子的臥室門口。

伸出手來一擰,房門果然已經被反鎖了。

臥室裡,慕淺躺在熟睡的兒子身邊,聽著門口的動靜,忍不住竊笑。

看來有的人,今天晚上要睡不著了......

她這麼想著,放心大膽地將兒子往懷中一摟,閉上眼睛就開始醞釀睡意。

然而還冇等她看到周公的一根手指頭,原本緊閉的房門口忽然傳來“哢嗒”一聲——鎖開了!

慕淺一下子坐起身來,看到的就是霍靳西站在房門口,手中晃悠著一把鑰匙,靜靜地看著她。

該死!

忘了後備鑰匙了!

慕淺心中腹誹著,臉上卻是一臉迷糊,“你乾嘛呀?突然跑冇影了,嚇我一跳,害得我隻能來找兒子一起睡......”

“如果你實在想跟兒子睡,那我也不介意屈就一下。”霍靳西說。

“好啊。”慕淺說,“那你過來‘屈就’吧。”

霍靳西果真就走了進來。

慕淺眯著眼睛等他。

霍靳西走到床邊,直接一伸手就把她從床上撈了起來。

慕淺控製不住地想要笑出聲,卻又強行控製住,隻是看著他道:“說好的‘屈就’呢?”

“一味屈就有什麼意思?”霍靳西說,“你一向不是最喜歡能屈能伸?”

慕淺聽著這樣的虎狼之詞,歎息了一聲道:“話都被你說完了,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啊?”

“我會讓你知道,你應該說什麼。”

話音落,霍靳西就抱著慕淺走出了霍祁然的臥室,回到了兩人的臥房。

慕淺被丟回到床上的時候,背後被硌了一下,她連忙起身往身下一看——

好傢夥,大概五六七八盒全新未拆封的安全套散落在床上,明顯都是霍靳西剛剛纔出門采購回來的!

“霍靳西......”慕淺笑倒,“你就不能吸取吸取教訓,剛剛小北哥哥和千星才被路人拍到上了熱門呢,萬一你也被拍到,‘霍靳西深夜衣衫不整外出采購避孕套’,哇,那估計又是另一出熱門了。你想幫小北哥哥分擔火力,也不是這麼個分擔法啊,堂堂霍氏掌權人,這犧牲也太大了,實在不行,你叫我去買也行啊——”

慕淺正說得起勁,陡然間對上霍靳西的視線,忽然就安靜了。

此時此刻,那男人正站在床邊,一邊看著她,一邊脫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衣。

他剛纔說,會讓她知道應該說什麼......

那麼很明顯,她剛纔說的那一連串應該不符合他的心意。

慕淺眨巴眨巴眼睛,不怕死地繼續挑釁:“其實不用買也行的,抽屜裡不是還有一片嗎?一片也夠用了,絕對夠用。你買這麼多,也不知道哪年哪月才用得完......”

很顯然,這幾句也不是她應該說的。

可是霍靳西卻忽然衝著她笑了一下。

“很好。”他說。

哇呀呀!不怒反笑的男人真是好可怕啊!

可是她心裡這越來越高的期待是怎麼回事?

慕淺睜著一雙大眼睛,一臉無辜地看著他,嘴角卻是控製不住微微上揚的模樣。

......

四十分鐘後,慕淺後悔了。

可是後悔......也已經晚了。

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