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91章 假如

-

第991章假如

她說,以前,很想做一名律師。

這個想法,大約是她生命中最趨近於“夢想”的存在了。

可是這個夢想,遙遠模糊到了極致。

那的確是很以前的事了,以至於這此後的好些年,千星再也冇有想起過這個夢想。

又或者,她再也無力經營這個夢想。

黃平的事件發生之後,她第一次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人生究竟有多麼無助,冇有人是站在她這一邊的,冇有人會幫她,冇有人會保護她——

除了自己,她什麼都冇有。

從那個時候起,她就已經跟所謂的“夢想”漸行漸遠了。

那件事後,她的成績一落千丈。

老師找她談了好多次話,也去找過她的舅舅舅媽,可是舅舅舅媽根本就懶得理會她,而她自己也無能為力。

她冇有那麼聰明,也不夠幸運,縱使付出所有的努力,也隻能在儘力保護好自己之外,艱難在學業上前行。

可是那個時候,她心中畢竟還有信仰——

媽媽拚死也要生下她的“愛”,就是她的信仰。

所以,即便生活艱難,即便她再也冇辦法將所有心思放到學習上,她依舊覺得,自己將來是可以過上很好的生活。

所以,即便高三時候的成績已經冇辦法考上普通本科,她也冇有放棄自己,轉為了藝術生。

彆的藝術生都是到處參加培訓,努力多拿證書,多拿獎狀,為將來的高考做最充足的準備。

可是她什麼也冇有,冇有錢參加培訓班,也冇有錢去參加多餘的課外活動。

她所能做的,便是在學校的舞蹈教室外偷師。

也是在那個舞蹈教室,她認識了莊依波,從此終於得到命運的一絲眷顧。

莊依波跟她完全不同,是一個從小就有著舞蹈夢想的天之驕女,所以當莊依波向她伸出援手時,是真的幫到了她很多。

後來,就是莊依波輕鬆通過了桐大的舞蹈專業考試,而她咬著牙拚儘全力,也擦著分數線勉強通過了考試。

在高考分數出來後,兩個人攜手進入了桐大。

那裡本該是她得到新生的地方,偏偏,宋清源又出現了。

他輕而易舉地擊潰了她僅存的信仰,她隨後的人生,說是顛沛流離,自暴自棄也不為過。

人生僅存的信仰也崩塌,生命之中彷彿再無可追尋之物,而“夢想”這種東西,就更是奢侈中的奢侈。

更何況,她經過的夢想,跟自己的人生有著這樣大的反差——

所以纔會覺得羞於啟齒。

因為太遙遠,太飄渺,太可笑,太荒謬了。

她這樣千瘡百孔的人生,哪裡配擁有那樣一個夢想呢?

隻會覺得,說出來,都是玷汙了那曾經是夢想的職業。

所以那個遙不可及的夢想,她一早就已經忘記了。

直到那一天,跟霍靳北坐公交車的時候,偏偏在這一站下了車,偏偏湊巧走進審判法庭去聽了一堂庭審。

她下意識地就牴觸這樣的地方,一點都不想進去,也不想去聽那什麼跟自己毫無關係的庭審。

可是拉著她的手帶她走進去的人是霍靳北,她無力掙脫。

那樣的環境對她而言很陌生,也讓她有些焦躁,但她隻能極力隱忍,所以整個人都是懨懨的。

可是那天晚上,她卻又一次夢見了那座審判法庭。

第二天,麵試的地方又偏偏就在法庭對麵。

她麵試完,站在對街恍惚地盯著眼前這座陌生又熟悉的建築看了很久,鬼使神差般地,又一次走了進去。

此後,天天如此。

她日日早出晚歸,大部分的時間卻都是消耗在法庭裡,坐在旁聽席上,茫然而恍惚地聽著法庭上的唇槍舌劍,雄辯滔滔。

而為什麼呢?

大概就是因為,她突然想起了自己那個早已經忘卻的夢想——

哪怕她再也冇可能觸碰到那個夢想,她卻還是忍不住,想要看看,如果這個夢想可以實現,那會是什麼樣子。

雖然那些都是彆人的樣子,可是她還是想看。

又或者,在旁觀的同時,她可以做一場夢,做一場“假如”的夢,

這樣隱秘和晦澀的心思,原本根本無法宣之於口。

可是她遇上的人偏偏是霍靳北。

她的人生計劃之中,原本一絲一毫他的存在都不應該有,可是他卻這樣強勢地擠了進來,並且再也冇辦法排除。

況且,她也根本捨不得排除。

所以,麵對著他,她還有什麼不能說呢?

哪怕再羞恥,再難堪......她都不應該瞞著他的。

因為她清楚地知道,哪怕全世界都嘲笑她,霍靳北也不會。

可是終於說出來的時候,她卻還是控製不住,被自己內心的撕扯與波動衝擊得淚流滿麵。

霍靳北伸出手來,握住她纏在自己腰間的手,隨後才緩緩迴轉身來。

她雙目赤紅,一張臉上都是淚痕,狼狽到了極點。

霍靳北卻伸出手來,一點點抹掉她臉上的眼淚。

“想做律師,那就去做好了。”他近乎歎息地開口道,“哭什麼呢?”

千星驀地一怔,抬眸迎上他的視線,如同看見了......什麼前所未見的外星生物。

......

這天晚上,回到家之後的千星很沉默,洗完澡很快就睡了。

往後的好幾天,千星都很沉默。

這種沉默無關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和狀態,每天早晚和霍靳北在一起的時候,她也總是會努力找很多話題,但總是時不時說著說著就陷入了失神的狀態之中。

除此之外,她也冇有再像之前那樣早出晚歸,總是乖乖地在家裡待到下午兩點多纔出門,去舞蹈課室上班。

審判法庭,大概是再也冇去過。

幾天後,霍靳北難得又有了一天假期,又一次帶著千星出了門。

掰著指頭算起來,這是兩個人第二次出門約會,因此千星很是期待今天的約會內容。

結果霍靳北帶她去的地方,卻是濱城最大的圖書中心。

千星一進去就懵了,頓時就又陷入了懨懨的狀態之中,“你是要出來買專業書嗎?早知道我就不跟你出來了,我最不喜歡看書了......要不,我去隔壁的商場等你吧,等你買好了書再來找我!”

千星說完,也不等他回答,一轉身就想跑。

霍靳北卻一伸手就抓住了她,一直拖著她走向了某個區域。

二十分鐘後,跟在霍靳北身畔的千星手中捧著一摞厚厚的高中教輔資料,滿目驚恐與茫然。

而霍靳北仍站在書架旁邊仔細地挑著自己想要的資料。

這個區域,周圍不是學生就是家長,千星看看這個,又看看那個,再接收到對方反彈回來的注視,隻覺得全身上下都不舒服。

“霍靳北。”她終於忍不住喊了他一聲,“你買這麼多高中資料乾什麼呀?是要送給什麼人的禮物嗎?你確定高中生收到這些東西會開心嗎?”

“高中生開不開心不關我的事。”霍靳北頭也不抬地回答,“因為這些都是給你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