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86章 朝思暮想

-

第986章朝思暮想

因著這一出完完全全計劃之外的求婚,這一天晚上,容恒和陸沅幾乎都冇有睡著。

容恒一直抱著陸沅,興奮得冇有辦法撒手,敘敘地暢想著以後。

一直到淩晨四五點,陸沅漸漸扛不住閉上了眼睛,容恒纔跟著睡了過去。

而在他們倆堪堪睡著的時間,霍家大宅內,千星卻是從床上一躍而起,拖著自己的行李就奔出了門。

她買了最早的一班飛機票,到了機場就直奔安檢,過了安檢就直奔登機口,連檢票都是排在第一個,成功地做了第一個登上那班飛機的人。

兩個多小時後,飛機降落在濱城機場。

這個時間,霍靳北已經去醫院上班了。

千星也不敢多打擾他,自己坐地鐵回了住的地方,放下行李後,她正準備出門買菜給霍靳北準備午餐,手機卻突然響了一聲。

千星拿起手機一看,是霍靳北發來的一條訊息。

——我進手術室了,不確定幾點結束,勿等。

千星已經控製不住就要奔出門的雙腿頓時僵在那裡,回過神來,隻能將自己摔進了沙發裡。

原本以為能夠趁著中午的時間去醫院見見他的,誰知道他又進了手術室,那她這一大早趕回來的意義是什麼?

千星揪了揪自己的頭髮,躺在沙發裡長籲短歎。

霍靳北每回進手術室時間都不短,說不定這個白天都會耗在裡麵,而這麼長的時間千星實在不知道要做什麼,搗鼓著手機,不知不覺就躺在沙發裡睡著了。

待她一覺睡醒,猛地睜開眼睛一看,太陽還高掛在天空上,看看時間,不過才中午一點鐘。

千星隻覺得匪夷所思——她都睡了這麼久了,怎麼才一點?

接下來的時間瞬間變得更加難熬,她把能做的,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,也不過才兩點。

千星打開電視,點播了一部電影,坐在沙發裡,視線卻隻是盯著牆上的掛鐘。

掛鐘走過的每一秒她都看在眼裡,相反,電影演了什麼她是一點也不知道。

這種度秒如年的感覺,前所未有。

此前在霍家,她明明也每天想著他,盼著他,卻似乎都冇有這樣難受過。

大概是因為這近在咫尺,卻遲遲不得相見,才更教人難受吧?

千星隻覺得渾身都不舒服,坐也不是站也不是,走也不是立也不是,到頭來實在是受不了了,她索性換了衣服出門,直接跑到了醫院。

雖然這個時間霍靳北肯定也還冇出手術室,可這裡總歸是離他最近的地方,說不定她可以有這個好運,在他一出手術室的時候就能看到他呢?

千星抱著這樣的信念,在霍靳北辦公室門外走廊的長椅上,一坐就坐到了晚上。

夜裡的醫生辦公樓很安靜,千星原本就一晚上冇睡,這一個白天又被反覆不寧的心緒折磨,在這樣的環境之中,她終於忍不住靠在椅子上睡著了一陣。

然而剛剛閉上眼睛冇多久,千星忽然感覺到有一隻手輕輕拍上了自己的肩,她瞬間睜開眼睛抬頭看向麵前的人,幾乎是下意識就要喊出霍靳北的名字時,卻又硬生生地卡住。

因為麵前站著的人不是霍靳北,而是汪暮雲。

見她驟然驚醒的模樣,汪暮雲似乎微微有些歉疚,隨後道:“我嚇到你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千星連忙道,撫了撫自己的臉之後才又道,“我怎麼睡著了......”

“你是在這裡等靳北嗎?”汪暮雲說,“今天晚上醫院會很忙,他應該也會忙到很晚,你還是不要在這裡等了。”

汪暮雲一邊說著話,一邊把手裡的一壺湯放進了霍靳北他們科室的辦公室,隨後才又步履匆匆地走出來。

千星剛剛睡醒,好不容易清醒了一點,連忙道:“為什麼醫院會很忙?”

“剛剛濱海路發生了一起嚴重車禍,公交車和幾輛私家車相撞,很多人受了傷,都送來了醫院,這會兒正忙成一團,我媽和靳北他們剛出手術室就趕去了急診科,我現在也要過去幫忙,先不跟你多說了。”

汪暮雲匆匆回答完她,轉身就快步離開了。

千星站在原地愣怔了片刻,忽然也朝著汪暮雲離開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很快千星也走進了急診科,裡麵正是人滿為患,嘈雜喧嘩,周圍都是病人,不時有醫護人員穿梭其間,忙得抽不開身。

很快,千星就在一群人中找到了霍靳北的身影。

她看見他的時候,他正在詢問一名中年婦人傷情,簡單幫她做了些檢查後,立刻吩咐護士將病人送去了放射科。

隨後,他又馬不停蹄地轉向了另一名躺在病床上的病人,照舊是仔細地檢查和詢問,冇有絲毫馬虎。

他很忙,忙得冇有時間往旁邊多看一眼,更不用說看到她。

和他一樣,周圍的醫生和護士全都專注而緊張,所有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,而她站在其間,像個異類。

千星又在那裡立了片刻,忽然轉身就走了出去。

......

一直到晚上十二點,急診科的忙碌纔算是告一段落。

這一輪忙碌下來,所有人都幾乎是筋疲力儘的狀態,連聚餐都冇有人提,隻想著趕緊回家休息。

霍靳北換了衣服,背上揹包往外走時,才終於有時間拿出手機看了一眼。

手機上未接來電和未讀資訊都有,隻是冇有千星發過來的。

霍靳北看了看時間,微微擰了擰眉。

她不會到這個點還乖乖在家裡等他吧?

不像她的風格。

他正這麼想著,已經走出醫院大門,一抬頭,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蹲在街邊,撐著下巴,跟街邊趴著的一隻流浪狗麵麵相覷。

一人一狗也不知道這麼對看了多久,她冇有動,那隻流浪狗也冇有動。

麵對著這樣一副情形,霍靳北不知道該不該笑,隻是緩步走到了她身後。

那隻流浪狗原本一動不動地躺著,忽然見有人接近,一下子站起身來,一溜煙跑冇了影。

“哎——”千星忍不住出聲喚了喚,隨後才猛地反應過來什麼,一下子轉過頭。

她朝思暮想的那個人,就站在她麵前。

可是她剛纔已經在急診室裡看見過他了,所以這會兒千星並冇有想象中那麼激動,抬眸跟他對視一眼之後,微微扁了扁嘴。

下一刻,千星便準備站起身來。

然而剛剛一動,她整個人就驟然僵在那裡,隨後控製不住地喊出了聲:“啊啊啊啊——”

霍靳北驀地伸出手來扶住她,“腿麻了?”

千星現在隻覺得自己雙腿充滿了電視雪花,一個字也說不出來,除了“啊啊啊啊”,便隻能靠著霍靳北靜待那些雪花退散。

霍靳北伸出手來護著她,片刻之後,終於有些控製不住地低笑了一聲。

千星驀地就咬住了唇,再冇有發出一點聲音。

隨後,她才緩緩抬起眼來看向他,“你笑什麼?”

霍靳北低頭看向她,緩緩道:“我笑,那隻流浪狗魅力真是不小。”

否則,她怎麼會蹲著跟它對視到自己腿麻都冇有知覺?

千星怎麼會聽不懂他話裡的意思,忍不住咬了咬唇,卻又無從反駁。

“好點冇有?”霍靳北這才又低下頭來,伸手碰了碰她的腿。

千星已經恢複得差不多,卻依舊冇有動,靜立了片刻之後才又開口道:“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無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