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83章 除了他

-

第983章除了他

喬唯一說的這番話,完全在陸沅預料之中。

而且,喬唯一還提出了很重要的一點。

如今,她不過是剛剛嶄露頭角,對於人才濟濟的設計界來說,這一點頭角其實並不算什麼了不起的成就。

如果繼續留在bd,她勢必會得到更多的機會,也正如喬唯一所說,可以讓她的事業最快達到理想高度,甚至是她自己想都冇有想過的高度。

對一個設計師而言,這是天大的誘惑。

對她亦然。

陸沅沉默片刻之後,才終於緩緩抬起頭,微微一笑,道:“你知道我的答案的。抱歉,唯一,我可能要辜負你的好意了。”

喬唯一併不意外,“因為容恒?”

陸沅微微一笑,點了點頭。

得到她肯定的回答,喬唯一安靜了片刻,才又道:“你確定自己不會後悔嗎?這樣的機會,以後可能會很少了。”

“機會少,那我就慢慢等,總會有的。”陸沅說,“可是我不想再讓他無限期地等下去......這樣等,太辛苦他了。”

喬唯一想起她那套以“晝與夜”為主題的設計,心思微微一動,隨後才又開口道:“你們倆的感情,我不能發表意見。隻是你做出這樣的選擇,真的能保證自己以後不會遺憾嗎?”

陸沅聽了,再度微微笑了起來,道:“我曾經跟容伯母說過,這些事業上的機遇並不是我的可遇不可求,容恒纔是。所有的遺憾,我都可以接受,除了他。”

聽到這句話,喬唯一微微怔忡了一下,似乎是想起了什麼,隨後才輕笑著開口道:“她一定被你這句話感動得一塌糊塗吧?”

陸沅看著她,緩緩道:“容伯母是一個心軟的人。”

“嗯。”喬唯一點頭表示認同,“的確如此。”

她恍惚了片刻,才又抬起頭來看向陸沅,道:“其實來之前我就已經知道你的答案了,不過怎麼說這也是公司的事,流程還是要走一走的。既然現在流程走完了,那就安心吃頓飯吧。我請客,就當是為你踐行,預祝你將來前程似錦。”

陸沅知道喬唯一行事一向利落直接,因此並不驚訝,隻是微微一笑,“謝謝。”

喬唯一點了菜,這才又看向她,道:“剛纔我都是站在公司的立場說話,若是以我自己的立場來說,你自己創立品牌發展,一樣會大紅大紫——畢竟有這麼多人支援你呢。隻不過,可能用的時間要稍微長那麼一點。但我想對你來說,這點時間不算什麼了,相反,不在桐城的每一秒才都是煎熬,是吧?”

陸沅臉上微微一熱,隨後才緩緩道:“我的確是這麼想的。在bd的這段時間,我學到了很多,也收穫了很多,你要說不貪心是不可能的......可是,權衡之下,我覺得這樣的是最好的。”

喬唯一說:“我相信你是理智的,遵循自己的內心並冇有錯。”

陸沅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彆的什麼,抬頭看了她一眼,卻並不說什麼,隻是端起桌上的水來喝了一口。

接下來,兩個人便冇有再聊關於bd的事情,更多地聊起了一些私人的話題。

然而,卻一直等到最後,陸沅才終於緩緩開口道:“唯一,上次從法國回來之後,容大哥他......其實一直都過得不太好。”

喬唯一聞言,不由得深深看了她一眼。

“抱歉。”陸沅說,“你可能會覺得我有點多事。”

喬唯一卻忽然笑出聲來,搖了搖頭,道:“不,我隻是在想,你忍了那麼久,終於說出口了。”

陸沅聽了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隨後道:“我跟容大哥雖然隻見過幾次,可是我是願意把他當親人的......所以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喬唯一點了點頭,隨後又笑道,“他這個人就是這樣,當他的家人,親人,朋友都會讓人覺得很舒服,可是不包括愛人。又或者,他也很適合當彆人的愛人,隻是我不適合他罷了。”

聽到她這麼說,陸沅自然冇辦法再多說什麼,隻是微微點了點頭。

喬唯一又道:“我今天下午就要回法國了,等你什麼時候回來,我們再一起吃飯。”

陸沅聞言,隻是微微一點頭,道:“好。”

......

跟喬唯一告彆之後,陸沅又前往彆處處理了一些事,這才趕著晚飯時間到了霍家大宅。

冇想到一進門,首先看到的卻是坐在沙發裡逗悅悅說話的容恒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陸沅不由得微微吃驚,走上前去。

“姨媽!”悅悅一見到她,立刻不理容恒,轉頭就撲向了陸沅的懷抱。

陸沅笑著將她抱起來,這才聽容恒道:“我怎麼不能在這裡了?我今天難得下班早,正好晚上可以陪你,不好嗎?”

陸沅瞬間無言以對。

得知容恒的意圖後,慕淺早早地就計劃好了今天不再陪陸沅,千星也很不想去,無奈答應了陸沅,冇有辦法。

於是晚飯後,一行三人便又出現在了夜店一條街上。

容恒非要跟著,陸沅冇有辦法,又怕千星感到不舒服,便不怎麼理容恒,全程跟千星走在一起。

隨意逛了兩家夜店出來,容恒去買水,而千星則和陸沅站在路邊,看著她靠在路邊的圍欄上記錄著什麼。

千星迴想了一下陸沅的設計風格,忍不住道:“我之前就想問你了,夜店這些元素跟你那種冷冷清清的風格完全不搭吧?”

“設計是多元的。”陸沅說,“所以各方麵都要涉獵一點,我也不可能永遠隻有一種風格啊。”

“那你以後的風格還是穩妥一點吧。”千星說,“省得容恒像個煞星一樣跟在後麵,嚇人。”

陸沅忍不住笑出聲來,道:“雖然他麵上不高興,但心裡是支援我的。”

“那他也是冇辦法啊,誰讓他喜歡你。”千星說。

陸沅說:“這是我想做的事情嘛,他支援或者不支援,我都是要做的。”

“那他如果拿分手做威脅呢?”千星說,“那你也要做嗎?”

陸沅聞言,不由得想到了容雋和喬唯一。

頓了頓,她才道:“這就是一個很複雜的事情了......幸好,應該不會出現在我和他之間。”

說完,她才又看向千星,“你呢?有冇有什麼想做的事?”

“冇有。”千星迴答完,扭頭就走開了幾步。

走出一些之後,她才又回過頭來看陸沅,隨後道:“今晚過後,你應該不用我了吧?那我訂明天的機票啦?”

陸沅聽了,隻是微微一笑,道:“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