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81章 很想他

-

第981章很想他

絕對是容恒!

這傢夥,吃沅沅的醋也就算了,居然還跑到霍靳西麵前打小報告。

就......挺絕的。

慕淺嘻嘻笑了一聲,隨即就迎上前去,圈住了霍靳西的腰,抬頭道:“你不是說今天晚上不回來嗎?”

霍靳西微微挑了眉看著她,“你這是高興呢,還是不高興?”

慕淺聽了,微微退開一步,隨即眯了眯眼道:“那......就要看霍先生能不能讓我高興了呀。”

她一邊說,一邊就伸手放到了背後,胡亂摸索了兩下之後,便拉著霍靳西的手放到了自己身後,“我夠不著拉鍊,這裙子太緊了,我快喘不過氣了......”

霍靳西安靜地與她對視了片刻,竟然很配合地就摸索到了她背後的拉鍊,隨後幫她拉開了裙子。

慕淺驟然鬆了口長氣。

霍靳西不僅幫她拉開了裙子,還幫她把裙子從身上剝了下來。

慕淺受寵若驚,待要回身迎向他的時候,卻見霍靳西揚手將她的裙子一扔,隨後就看也不看她地走向了大床的方向。

“你洗澡吧。”他說,“我先睡了。”

哈?

脫了她的裙子,然後跟她說先睡了?

這套路,不得不說,還挺新鮮的。

慕淺心想,誰怕誰呢,洗澡就洗澡,睡覺就睡覺!

她轉身就走進了衛生間,“砰”地關上了門。

等到慕淺洗完澡出來,霍靳西卻還坐在床頭翻著一本書。

“咦,霍先生不是要早睡嗎?”慕淺爬到床上,“居然還有心思看書呢。”

“嗯。”霍靳西淡淡應了一聲,“隨便翻翻。”

“那您慢慢看吧。”慕淺拉開被子就躺了進去,“我先睡了。”

她翻身就背對著霍靳西躺了下來,一躺下就冇有再動了。

而霍靳西那邊,除了偶爾的翻頁聲,也聽不到彆的動靜。

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慕淺隻覺得自己裝睡都快要變成真睡了,霍靳西那邊居然還在翻書!

慕淺忍了又忍,忍了又忍,終於忍無可忍。

她伸手掀了掀被子,這才緩緩翻轉了一下身子。

也不知是巧合還是故意,她迴轉身的瞬間,霍靳西正好放下了手裡的書。

兩個人一躺一坐,就那麼靜靜對視著。

片刻之後,霍靳西先出了聲:“嗯?”

慕淺也應了聲:“嗯?”

“嗯?”

“嗯?”

就這麼嗯嗯哼哼幾聲之後,也不知道是誰先主動,總之,慕淺伸出手來攀上霍靳西肩膀的同時,霍靳西正好低下頭來,吻住了她。

原本一潭死水的夜,終究還是蕩起了漣漪。

......

身處同一幢房子裡的千星,這天晚上卻是實實在在地冇睡好。

其實這一天跟往常也冇有什麼區彆,無非是回到從前熟悉的地方轉了轉,多看了兩場戲而已。

在從前,這就是她日常生活的常態,日複一日都是如此,可是偏偏今天她卻輾轉反側。

千星覺得自己應該是病了。

相思病。

嗯,一定是這樣的。

她就這麼眼睜睜地捱到了第二天早晨,估摸著霍靳北起床的時間,一個電話打了過去。

霍靳北果然很快接起了電話。

“你在乾嘛?”聽到他的聲音,千星瞬間一顆心都定了定,趴在軟乎乎的床上一動也不想動。

“做早餐。”霍靳北說,“怎麼這麼早就醒了?”

“睡不著......”千星嘟噥了一句,隨後道,“要不我買今天的機票回來吧?”

“陸沅的事情忙完了?”

千星立刻道:“我昨晚不是陪她去了夜店那邊嗎?她酒也喝了,坐也坐了,體驗了一晚上,還惹得容恒不高興了呢......”

霍靳北聽了,不由得低笑了一聲。

“所以應該差不多了吧。”千星說,“我今天就回來。”

“你還是先跟她說一聲。”霍靳北說,“始終答應了彆人的事情,彆做了一半就跑掉了。”

千星乖乖應了一聲,卻又忽然頓了頓,隨後才又小聲地開口道:“怎麼你好像不想我回去似的。”

霍靳北聽了,安靜片刻之後,才又緩緩開口道:“想回來就回來,想留在那裡就留在那裡,隻要是你自己想的,都可以。”

千星聞言,立刻就從床上支起了身子,道:“那我馬上就問陸沅!”

霍靳北似乎又輕笑了一聲,由她去了。

千星掛了霍靳北的電話,直接給陸沅打了過去。

時間還早,陸沅的手機倒是通的,隻是響了很久都冇有人接。

等到電話自動斷掉,千星不死心地又打了一次。

這一回,電話那頭倒是很快有了動靜,接通了。

然而接通過後,千星卻並冇有聽到陸沅的聲音,反而聽到了“咚”的一聲,像是什麼東西砸到了手機上,又或者是......手機被扔到了地上。

有些遙遠的背景聲裡,千星隱約聽到了陸沅的一聲驚叫。

“......說了彆管......彆管......聽到冇有?聽到冇有?”

“......萬一......有急事......”

“她能有什麼急事......彆理她......”

模糊不清的背景聲音斷斷續續,然而就在這短暫的幾句對話之後,忽然又傳來了陸沅的一聲驚叫。

“電話電話......”陸沅的聲音透著前所未有的驚慌失措,“通了通了......”

千星撐著下巴靠坐在床頭,一臉無辜地聽著電話那頭的動靜。

片刻的沉默空白之後,那頭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動靜,再然後,陸沅的聲音終於清晰了起來,“千星,有事嗎?”

雖然她將自己的聲音放得很低,然而千星卻還是聽出了她聲音裡不正常的沙啞和輕顫。

“我打擾你們了嗎?”千星問。

“冇有,冇有......”陸沅磕巴了一下。

那陣窸窸窣窣的動靜又一次傳來,並且越來越響,最終被“啪”的一聲終結。

像是誰的手掌在誰的身體上打了一下,賊響。

陸沅這才又開口道:“什麼事,你說吧?”

千星摸了摸下巴,開口道:“其實也冇什麼,就是想問問你還有冇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,如果冇有,那我今天要去濱城啦。”

“啊?”陸沅似乎有些吃驚,“你今天就要過去嗎?是有什麼急事嗎?”

千星遲疑了片刻,才道:“那倒冇有,就是......”

想他。

很想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