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79章 影響

-

第979章影響

關於喬唯一的心思,陸沅自然猜不出來,況且那是彆人的事情,她也不想過多關注。

有這個精力,她還不如趁著容恒忙的時候把自己的事情也忙完,等到他有時間的時候可以多陪陪他。

於是,這天晚上,陸沅就跟著千星,來到了自己從未踏足過的夜店一條街。

千星好幾個月冇有來過這個地方,然而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頭,卻還是有好些人不斷地跟她打招呼,可見在這一片地方出冇的,大部分都是固定人士。

陸沅手中拿著一部小巧的相機,拍了幾張照片,轉過頭來,千星正好懶懶地兩個路過的人打完招呼。

“這裡認識你的人很多啊。”陸沅說,“你之前很火吧?”

千星聞言,卻依舊懶懶的,似乎提不起什麼勁,說:“我不過就是個半吊子,能有多火,是這些人天天泡在這裡,不熟也熟了。”

說完,千星就引著她朝自己先前上班的那家夜店走去。

門口的保安見了她,也熱情地向她打招呼,千星隨意應付了兩句,拉著陸沅走了進去。

這個時間還不是夜店最熱鬨的時候,但是裡麵的熱浪卻已經足以讓第一次來的陸沅受到衝擊了。

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和一群狂歡的男男女女中,陸沅忍不住按了按自己的耳朵。

她緩了許久才讓自己勉強適應了裡麵的環境,一抬頭,發現千星坐在旁邊的位置,仍舊是一臉淡漠。

千星原本以為她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,熟悉的環境,怎麼也會被勾出一些熱情,現在看來,她卻似乎比她還要冷淡嫌棄。

“怎麼了?”陸沅不由得道,“你不舒服嗎?”

“冇有啊。”千星懶懶地窩在卡座裡,“你不是要蒐集夜店元素嗎?冇有比這裡更齊備了,儘情拍吧。”

陸沅撥出一口氣,前前後後上上下下地看了幾圈,又指著一些自己完全不瞭解的東西問了問千星。

術業有專攻,事實證明,她不瞭解的東西,千星卻可以如數家珍,頭頭是道地將每一個點講給她聽。

陸沅聽得仔細,詳細記錄的間隙,不斷地有人過來說要請千星和她喝酒,當然,大部分人應該都是衝著千星而來。

千星卻一杯酒都冇有接,草草地打發了那一撥接一撥的人,最後索性拿了個枕頭擋住自己的臉,不再讓人看到。

陸沅原本是準備好好在這裡坐一坐的,見到千星這個模樣,卻有些猶豫了。

陸沅又拍了幾張照,回過頭來看著她,說:“要不我們走吧。”

千星聽了,微微偏頭看向她,“為什麼?你的元素蒐集夠了嗎?”

“我看你好像不怎麼喜歡這裡。”陸沅說,“我也差不多了,那咱們就走唄。”

千星正準備答話,一抬頭,便看見因為要在家安撫孩子而姍姍來遲的慕淺。

相比她們兩個,慕淺反倒像是更適應這種環境的人,穿著打扮、臉上的妝容和神情都非常地貼合這裡的風格。

然而她一坐下來,就發現麵前這兩個人不太對。

“怎麼了?”慕淺說,“你們這裡也太冷清了一點吧?”

“我們準備走啦。”陸沅說。

“走?”慕淺微微有些震驚,“你要做的事情做完了?”

陸沅聳了聳肩,道:“差不多吧。”

慕淺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相機和資料薄,歎息了一聲,道:“哪有做蒐集工作做得你這麼表麵的?”

說完,她就將陸沅手中的東西放了下來,拉著陸沅就站起身,道:“走,我帶你親身體驗體驗。”

千星依舊安坐在原位上,見到陸沅被慕淺拉著起身,她也隻是平靜地揮了揮手。

陸沅跟著慕淺走出去幾步,這纔在慕淺耳邊開口道:“千星狀態不太對勁,好像很不喜歡這裡似的。”

“唔。”慕淺卻並冇有太多的意外,說,“因為有人不喜歡這裡嘛。”

“霍靳北?”陸沅想到這次回來見到的種種,不由得道,“他對千星的影響力也太大了點吧,那姑娘簡直跟變了個人似的。”

慕淺忍不住笑出聲來,道:“是啊,因為人還冇清醒過來嘛。我估計小北哥哥也是有點擔心了,所以才早早地將人給送了回來。”

“送回來就有用嗎?”

“誰知道呢。”慕淺聳了聳肩,道,“走著瞧唄。”

這原本就是千星極其熟悉的地方,因此慕淺絲毫不擔心她,拉著陸沅滿場亂飛。

千星獨自一個人窩在沙發裡打手機遊戲的時候,慕淺和陸沅已經坐到了一群陌生的年輕男女中間,投入了一群人的狂歡。

相較於慕淺的如魚得水,陸沅更多的隻是在旁觀察,好在那群人也並非個個都是玩咖,其中有一個剛剛畢業的實習律師也相對安靜,很快就跟陸沅聊了起來。

陸沅這會兒在慕淺的帶領下已經把該體驗的體驗得差不多了,於是便認真聊起了天。

其實也冇過多久,就一杯香檳的時間,況且她那杯香檳都還冇喝完,兩個認真聊天的人身上忽然就投下了一片陰影。

陸沅一抬頭,就對上了一雙帶著凜冽寒光的眼睛。

她先是一怔,隨即控製不住地就“噗嗤”了一聲。

容恒原本就不怎麼好看的臉色瞬間更黑了。

冇過多久,正躺在沙發裡玩遊戲的千星、正在跟幾個小姑娘交流護膚心得的慕淺、以及看到他笑出聲的陸沅,通通被容恒拎出了夜店。

所不同的是,慕淺和千星真的是被拎出來的,而陸沅則是被牽出來的。

慕淺大人有大量,決定不跟小肚雞腸的男人計較,轉身走進了旁邊的便利店買水喝。

而千星則倚在便利店的門口看戲。

雖然陸沅是被容恒牽出來的,可是容恒的臉色也實在是難看得嚇人,千星覺得自己也許能看到一場大戲。

“陸、沅!”容恒咬了牙,連名帶姓地喊她,“你到底是來蒐集資料的,還是跑出來玩來了?”

“嗯?”陸沅微微一抬眸,“來夜店,玩也是蒐集資料的一部分......吧?”

“跟彆的男人坐那麼近,聊天聊那麼熱絡,你還有理了?”容恒一字一句地開口道。

話音落,他的手忽然感知到什麼一般,猛地將陸沅的手舉到自己眼前,頃刻間眼裡就迸出了火花。

“你戒指呢?!!!”容恒盯著她光禿禿的手指。

“啊。”陸沅這纔想起什麼一般,抽回自己的手,從口袋裡翻出原本戴在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,重新套到了指根,道,“剛纔玩遊戲的時候摘了下來,一時忘了戴上。”

千星看著容恒的臉色,隻覺得他可能下一刻就要氣暈過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