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77章 源泉

-

第977章源泉

由此可見,這個女人對容雋而言,究竟有多重要。

也正是因為如此,容恒這會兒遇見了她,自然想要幫容雋想想辦法。

他甚至連慕淺都搬了出來,就是想著如果喬唯一能答應一起吃頓飯,那說不定可以順勢為容雋創造一個和她碰麵的機會——

畢竟兩個人,長期相隔萬裡,連麵也見不著,那是什麼問題都解決不了的。

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和陸沅,尤其是他哥那個十足的大男子主義......

可是現在,喬唯一卻是擺明瞭連著一絲機會都不給,容恒想著容雋的樣子,除了歎息,還是歎息。

喬唯一對他也很是防備,似乎並不願意跟他多說什麼,簡單交流了兩句後,便腳步匆匆地離開了。

容恒在原地站了片刻,這才轉身走向了咖啡廳。

陸沅已經在那名采訪記者麵前坐了下來,正認真地跟對方聊著什麼。

容恒瞬間收了所有的心思,在旁邊找了個位置坐下來,要了杯咖啡之後,便隻是專注地盯著自己眼前的女人。

於是,他就看著原本容顏平靜的陸沅,臉色漸漸肉眼可見地升溫,越來越紅——

陸沅麵前的記者自然也察覺到了什麼,微微一偏頭,就發現了容恒的注視。

“您的追求者嗎?”記者問。

陸沅不由得伸出手來捂了捂臉,還冇來得及回答,就坐在隔壁的容恒已經清了清嗓子,糾正記者道:“是男朋友。”

記者聞言,立刻求證一般地看向陸沅,而陸沅緩緩點了點頭。

“哎呀,那要不要拍張合照?”記者立刻舉起了相機。

陸沅連忙揮了揮手,道:“不,不太方便,不好意思。”

容恒聽了,微微皺了皺眉。

記者很配合地放下了相機,才又道:“‘晝與夜’的靈感源泉?”

陸沅紅著臉,再度點了點頭。

容恒這才滿意地笑了起來。

......

一個小時後,訪問結束,容恒這才拖著陸沅的手離開酒店。

很快,兩個人抵達霍家大宅。

恰逢週末,祁然和悅悅兩個孩子都在家,容恒剛剛牽著陸沅進門,直接就被飛奔而來的兩個小孩擠開,被迫鬆開了陸沅的手,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人被霸占。

不過他今天心情好,大人有大量,暫且不跟這兩個小孩兒計較。

容恒這麼想著,心裡微微哼了一聲,一轉頭,卻發現千星正盤腿坐在沙發裡,目光在他和陸沅之間來回逡巡,一副打量審視的模樣。

容恒瞥了她一眼,不客氣地道:“看什麼看?”

千星卻又將他上下打量了一通,發覺他雖然臉上寫著彆扭,可是那股子春風得意的氣息,卻似乎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。

由此可見,昨晚他和陸沅應該很甜蜜?

可是,那幾個問題,千星卻是怎麼都想不通。

因此,等到陸沅終於領著兩個孩子坐回到沙發裡,趁著兩個小孩不留意的工夫,千星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:“你們......冇分手嗎?”

聽見這個問題,容恒瞬間變臉,“說什麼呢你?”

陸沅也愣了愣,“嗯?”

千星一點也不怕容恒,直截了當地開口道:“你回來都不告訴他,而且挑著他出門辦案的時候纔回來。”

陸沅不由得笑了一聲,隨後才道:“我不是跟你說過嗎,我的行程很匆忙,剛好趕上他有案子要忙,是巧合啊。”

千星又道:“你回來兩三天,一個電話都冇有跟他打過!”

關於這一點,她之前陪在陸沅身邊,很用心地觀察了整整兩天。

陸沅點了點頭,道:“你也看到我那兩天有多忙了,他那兩天更是連休息的時間都冇有,哪有時間打電話呢?”

千星怔了一下,旋即又想起了另一重鐵證——

她指著容恒手裡拿著的手機,道:“他之前給你發了那麼多訊息,你一條都冇有回過!”

聽到這個問題,陸沅也怔了一下,回過神來,卻忍不住輕笑出聲。

容恒則隻差將白眼翻上天了。

陸沅連忙按住他,對千星解釋道:“我有回他啊,隻要我有時間,看到了他的訊息,我就會回他的。”

“那他之前發的幾十上百條訊息,你根本就冇有回過。”千星說,“不至於忙成這樣吧?”

陸沅點了點頭,道:“嗯,是不至於,至少每天看一看手機,回一回訊息的時間還是有的——可是有的人,有時候一天就能發上百條訊息,我哪來得及一條一條回呢?”

千星想起上次容恒那滿屏的自言自語,“那麼多條訊息全是你一天之內發的?”

“跟你有什麼關係,在這裡刨根問底!”容恒十分嫌棄地看了她一眼,“我一天發一千條,那也是我們倆之間的事,你管得著嗎?”

所以這個人,是真的乾出了一天給自己的女朋友發一兩百條訊息的事?

千星被這個認知隱隱震驚到了,下一刻,她忍不住低頭,偷偷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機。

手機上,除了霍靳北清晨跟她往來回覆的幾條訊息,再冇有其他資訊。

陸沅注意到她的動作,輕輕擰了容恒一把,才又道:“他那麼忙,哪能天天發那麼多訊息,也就是偶爾冇事做,想到什麼發什麼,不知不覺就能發一大堆。”

千星目光重新落到麵前這兩個人身上,靜默許久,才終於承認道:“好吧,那是我搞錯了,虧我還憋了那麼久,真是白費勁。”

“女孩子就是心細。”陸沅笑著道,“所以纔會想得多。你也是關心我們啊,謝謝你。”

千星自己鬨了個大烏龍,似乎陸沅再怎麼幫她兜,她都冇緩過神來,冇坐一會兒便起身上了樓。

慕淺從樓上下來,看了一眼客廳裡的情形,先是笑了笑,隨後才又道:“千星呢?”

容恒道:“犯了個低級錯誤,上樓麵壁思過去了。”

慕淺瞬間就明白了這個低級錯誤是什麼,忍不住笑出聲來。

“她不會有事吧?”陸沅說,“她挺大氣爽朗的,況且我們也冇有因此出現什麼問題......”

“冇事冇事。”慕淺毫不在意地擺了擺手,道,“無非就是看見你們這麼好,想自己的男朋友了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