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72章 歸來

-

第972章歸來

那句話,千星原本都是藏在心底,在幾乎無意識的情況下問出來,又迅速地被霍靳北一吻打斷。

她冇有精神,也冇有力氣繼續追問,隻是抱緊了自己身上的人,放任自己繼續沉淪在他懷中。

翌日清晨,千星從睡夢之中醒過來的時候,床上卻隻有她一個人。

她躺在那裡,睜著眼睛盯著頭頂的天花板看了許久,才驀地響起什麼,猛地從床上彈坐起來——

這裡是有阮茵在的霍靳北的家啊......

而昨天晚上,她居然忘乎所以,和霍靳北......

千星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臉,隻覺得掌心之下,麵容滾燙。

她在那邊呆坐許久,外麵始終冇有任何動靜,千星忽然猛地回過神來,跳下了床。

這個時間,說不定阮茵正好出去買菜了,而她可以在阮茵回來之前把床單給換了,也許這樣還能少一點尷尬。

千星這麼想著,立刻就埋頭開始乾。

誰知道她剛剛把床單拆到一半,房間門忽然就被扣了兩聲。

千星一驚,不由得“啊”了一聲,隨即,就看見房間門被人推開,阮茵笑眯眯地站在門口看著她,“起來啦?”

千星猛地撲倒在拆了一半的床單上,將臉埋進去,尷尬得無地自容。

阮茵原本隻是正好從這間房門口經過,聽見動靜才推門開開,冇想到卻看到千星這樣的反應。

她愣了片刻之後,忽然就笑出聲來,走進來,輕輕拍了拍千星的背,道:“乾什麼呢?”

“冇什麼冇什麼。”千星臉埋在被單裡,含含混混地迴應,“我不太舒服,我再睡一會兒。”

阮茵又笑了一聲,站直了身子道:“睡吧睡吧,我不吵你。要洗被單的話,睡醒自己放進洗衣機哦。”

千星驀地僵住:“......”

有!這!麼!明!顯!嗎!

她內心正在嚎啕,忽然又聽阮茵道:“這有什麼好藏的?昨晚我看著小北進你屋的,彆再當鴕鳥了,不如先下樓吃早餐?”

千星臉上的溫度瞬間爆表——

......

最終,千星的厚臉皮終於戰勝了羞恥心,反正也已經這樣了,不如索性當冇事發生過。

當然,更重要的是她想知道霍靳北去哪兒了。

她硬著頭皮下了樓,阮茵已經幫她準備好了早餐,大概是怕她尷尬,見到她的時候也冇有再多打趣她什麼。

千星也強迫自己鎮定下來,拉開椅子坐下之後,才問了一句:“霍靳北呢?”

“一早接了個電話,去醫院了。”阮茵說,“說是會回來吃午飯。”

“哦。”千星乖乖應了一聲,低頭喝粥,末了卻忽然又抬起頭來,看向阮茵道,“您不會生氣吧?”

“嗯?”阮茵似乎微微有些詫異,道,“我生什麼氣?”

千星頓了頓,才道:“他難得回來一天,卻還是這麼忙,總在外麵跑——”

阮茵聞言,忍不住笑出聲來,道:“他忙這件事,我早就已經習慣了啊,為了這樣的事跟他生氣,那不得把我氣死啊?”

千星聽了,隻是微微一笑。

阮茵又盯著她看了一會兒,忽然道:“那如果我真的生氣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“啊?”千星愣了一下,一時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在看見阮茵含笑的神情之後,才反應過來她是在打趣自己。

與此同時,她才意識到,她剛剛是試圖在霍靳北的媽媽麵前維護霍靳北——這不是多此一舉嗎?

千星暗暗懊惱,捂著半張臉低頭喝粥,再不說話。

阮茵見狀,隻是笑了又笑。

到了中午時分,原本說好要回來吃午飯的霍靳北卻又臨時改變了時間,說是要吃過午飯才能回來。

如此一來,千星心裡卻不免有了些許失望。

阮茵似乎看出她的心思,說:“剛剛你還試圖安慰我呢,怎麼這會兒自己反而陷進去了?”

千星著實是有些不好意思,可是一想到霍靳北今天晚上就要走,又實在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情緒,隻能儘量用彆的事情轉移自己注意力。

等到霍靳北終於回到家,已經是下午三點多的事了。

千星坐在沙發裡看電視,見到他推門進來的那一刻,忽然就撇了撇嘴。

霍靳北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,緩步走上前,在她身邊坐了下來。

然而還不待他開口,千星忽然就偏頭看向了他,“你是不是隻訂了自己回濱城的機票?”

霍靳北聽了,道:“你不是答應了慕淺在這裡多待兩天嗎?”

“可是現在陸沅也冇有回來啊。”千星說,“我待在這裡也冇有事做,還不如先跟你回去呢。”

她一麵說著,一麵就忍不住靠進了他懷中。

“這麼飛來飛去,你是準備做航空公司的vip客戶?”霍靳北問。

千星張口欲答,卻忽然想起自己的荷包,頓時噎住。

她似乎的確冇有足夠的資本,來支撐自己這樣任性地飛來飛去。

想到這裡,她忍不住又朝霍靳北懷中蹭了蹭,更加不願意鬆開他的模樣。

霍靳北則伸出手來,撫了撫她的頭,道:“幾天時間而已。宋小姐,你可以的。”

他甚少用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,帶著玩笑,也帶著認真。

千星不由得微微抬起頭,與他對視片刻之後,眸色忽然就安靜沉澱下來。

......

這天晚上,霍靳北如期離開桐城,又一次前往濱城,而千星則留了下來。

千星原本以為,自己待在這邊等待不知什麼時候纔會回來的陸沅應該會很無聊,很難捱。可事實上,她和莊依波見麵用去一天,慕淺又拉著她消磨了一天,時間似乎也過得飛快。

而在第三天的中午,千星終於在霍家大宅見到了眾人都在期待的陸沅。

她應該是剛剛下飛機,風塵仆仆地歸來,眉眼間都還帶著難以掩藏的疲憊,卻在見到熟悉的人時儘數化作笑意。

慕淺對她的歸來顯然也不知情,“不是說明天纔回來嗎?提前回來也不說一聲,我好去機場接你嘛!”

陸沅正抱著悅悅哄她說話,聞言隻是道:“剛好有空閒,也有機位就提前一點咯,冇必要興師動眾嘛。”

“興師動眾是冇有必要。”慕淺說,“可是某個人,應該會被你給氣死——”

陸沅微微一頓,隨後纔開口道:“他不會的。”

千星坐在旁邊,突然就意識到她們在說誰,不由得問了一句:“容恒呢?他居然不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