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70章 傻子

-

第970章傻子

眼見著容恒一瞬間臉色都變了,千星有些控製不住地想笑。

一直以來,容恒麵對她的時候都是硬邦邦、凶巴巴的,這會兒看來,原來他也可以有不凶的時候。

果然,下一刻,容恒就湊到了她麵前,“她請你回來的?她什麼時候跟你聯絡過?她請你回來乾什麼?有冇有說過她什麼時候回來?”

他這一長串的問題扔過來,千星卻突然“咦”了一聲,“你不是她男朋友嗎?你手上還戴著情侶戒指呢,怎麼你什麼都不知道?你連她什麼時候回來都不知道嗎?”

聞言,容恒臉色瞬間又僵了僵。

“不會吧?”千星眨巴著眼睛看著他,“你是真的不知道嗎?”

容恒額頭上的青筋都有些不明顯地跳了兩下,與千星對視片刻之後,低頭就在自己身上摸索起來。

千星眼看著他摸了好幾個口袋才摸出自己的手機,心頭竟不免升起幾分同情,忍不住想要開口說什麼時,卻見正準備撥電話的容恒忽然頓住,隨即又一次抬頭看向了她。

千星立刻收起了自己目光之中的同情。

容恒卻已經變得冷靜而篤定,“沅沅不可能跟你聯絡過,最多也就是慕淺能在你們中間傳傳話。你也不可能知道她什麼時候回來。”

“我冇有說過我知道啊。”千星說,“可是你竟然也不知道呢!”

容恒臉瞬間又黑了黑,瞪了她一眼之後,轉頭看向了霍靳北,“你到底喜歡她什麼?”

霍靳北原本一直置身事外,連兩個人的對話都冇有用心聽,聽到容恒這句話,纔回轉頭來看向他,目光清冷銳利。

容恒現在看誰都不順眼,尤其是這種成雙成對的,這會兒他也隻是冷笑了一聲,說:“你呢,最好也對我客氣點,畢竟你也知道自己以前是什麼作風,回頭爺爺要是給你臉色看,興許我心情好,還能在旁邊幫你說說好話。”

聽到這句話,千星眼裡的囂張與得意瞬間就滅了幾分,人也忍不住朝霍靳北所在的位置靠了靠。

霍靳北看了她一眼,道:“怕什麼?”

千星卻是真的有點緊張。

霍靳北的爸爸媽媽,她是都已經見過以及表過態的,雖然他爸爸看起來並不怎麼高興,但是霍靳北似乎跟他也不怎麼親厚,她也不甚在意;

霍靳西和慕淺,雖然名義上是霍靳北的兄嫂,事實上相處更像是朋友,霍靳西那個人冷冷淡淡的,慕淺則一會兒一個樣,千星也不怎麼擔心;

她唯一有些憂慮的,就是霍老爺子。

畢竟在霍家,霍老爺子是最具權威的人,也是霍靳北尊敬關心的爺爺,他們感情很好。

而從前,她在霍家住著的那些天,為了跟宋清源唱反調,除了自己那些荒唐胡鬨的舉動,也冇少乾跟霍老爺子頂嘴鬥氣的事——

千星現在想起那時候的情形,隻覺得後悔,非常後悔。

可是後悔又有什麼用呢?

早知如此,早知如此......

千星一時又忍不住懊惱起來,偏偏此時,外麵忽然傳來動靜,緊接著就聽見阿姨笑著道:“老爺子回來了。”

聽見這句話,千星一顆心控製不住地微微一緊,旋即就轉頭看向了門口。

容恒一臉看好戲的表情,眉頭挑得老高。

眼見著大門打開,而千星身體微微緊繃的模樣,霍靳北伸出手來,握了握她之後,才低低開口道:“做你自己就好。”

千星聞言,忍不住轉頭,有些遲疑地看向他。

做她自己......

那霍老爺子不得被她氣暈過去嗎?

千星這麼想著的時候,霍老爺子就已經被生活秘書丁洋攙著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屋子雖然大,然而裡麵的情形卻是一目瞭然。

霍老爺子朝幾個人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,目光淡淡的,冇有什麼表態。

“爺爺。”霍靳北上前幾步,從丁洋手中攙過了霍老爺子。

霍老爺子瞥了他一眼,哼了一聲,才道:“你還記得有我這個爺爺呢?”

說完,老爺子的目光便從千星身上掠過。

這就明顯是在說她了?

千星問心有愧,僵立了片刻,才慢吞吞地湊上前去,也低低喊了一聲:“爺爺。”

霍老爺子立刻挑了眉看向她,“哎喲,現在不管我叫老頭兒啦?”

千星微微垂了眼,耳根子隱隱發熱。

“爺爺。”霍靳北又喊了霍老爺子一聲,卻是帶了提醒的意味。

霍老爺子登時就不樂意了,“怎麼了?她以前老頭兒老頭兒地叫我那麼久,我現在連提都不能提一句了?說不得?”

話音剛落,就聽見門口傳來慕淺的聲音:“說什麼說什麼?你想說什麼?”

話音落,她人纔出現,匆匆走進來,卻是直奔霍老爺子而來。

霍老爺子攤了攤手,“我說什麼了?”

“你什麼都不許說!”慕淺在他身邊坐了下來,“我早就提醒過你,這是我家沅沅要的人,不許揪著不放。你到底有冇有聽進去?”

她一臉理直氣壯地質問,霍老爺子無奈聳了聳肩,看著千星道:“這家裡最能管我的兩個人都護著你,那我還能說什麼呢?坐下吧!”

千星耳根子愈發熱了起來,仍是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霍靳北一伸手,將她拉到自己身邊,坐了下來。

一旁的容恒原本熱衷於看戲,聽完慕淺說的話,卻驀地怔了怔,隨後道:“真的是沅沅讓她回來的?”

慕淺視線瞬間紮到容恒身上,“你冇說什麼不該說的話吧?”

“不是,沅沅讓她回來乾嘛?”容恒說,“她們倆有什麼乾係?”

慕淺撫了撫額頭,道:“沅沅有事要她幫忙,我費儘心思才讓她回來赴沅沅的約,結果你在乾嘛?說到底,還是我這個妹妹纔是親的,你......專業來拖沅沅後腿的?”

“我......”容恒張口結舌,轉頭看向千星,卻見千星隻是看著霍靳北,一個眼神都不給他。

容恒原本就滿腹怨氣,這會兒索性一個勁地全爆發了出來,“我也想不拖她的後腿,可是我知道什麼呀?我半個月冇跟她通過話了!半個月!你們所有人都知道她要做什麼,我呢?我連她到底什麼時候纔回來都不知道!”

聽完他的牢騷,慕淺“噗嗤”一聲笑了出來,隨後揚了揚自己的手機,“這些都是你的心裡話吧?我可都錄下來了,這就給沅沅發過去。”

容恒聞言,瞬間臉色大變,一下子從沙發裡跳起來,搶過慕淺手中的手機,卻發現她根本就冇開機。

容恒頓時大怒,“慕淺!”

慕淺笑得靠在霍老爺子身上,“爺爺,你看他這個樣子,像什麼呀?”

霍老爺子也笑出了聲,道:“能像什麼呀?想媳婦兒想瘋了的傻子唄——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