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60章 情不自禁

-

第960章情不自禁

雖然她這個舉動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然而她肯主動投懷,霍靳北焉能不受用?

他一手攬住她的腰,另一手按著她的後腦,任她為所欲為。

好一會兒,千星才終於緩緩離開他的唇,滿麵潮紅地與他對視著。

霍靳北伸出手來,輕輕撫過她微濕的唇角,“還是確認?”

千星愣了一下,隨後卻緩緩搖了搖頭。

經過早上電梯前的那個吻之後,她已經不需要再確認什麼了,而剛纔之所以突然主動,隻是因為——

她想。

她想他,想要親近他,甚至還想跟他一起將夢裡那些情形都演練一遍——

不過眼下,她已經滿足了,因此隻是拉著他的手,低低說了句:“晚安。”

霍靳北似乎冇想到她的進程會跳得這麼快,聽到“晚安”兩個字後,竟然愣了愣。

說過晚安之後,千星已經準備轉身重新回到床上,卻忽然察覺到什麼,轉過身來,便看見霍靳北依舊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看著她。

千星不由得僵了一下,隨後道:“你還是想睡這間房嗎?”

霍靳北聽了,終究隻是無奈地勾了勾唇角,隨後道:“睡吧,我也要睡了。”

時間確實已經不早,他明天還要上班,的確是不應該再將多餘的精力和時間放到其他事情上。

千星應了一聲,霍靳北便轉身走了出去,順便幫她帶上了房門。

千星坐在床上,聽著他走進衛生間的動靜,這才重新躺了下來。

可是躺下之後,她卻是翻來覆去,怎麼都睡不著了。

剛剛霍靳北的反應,似乎有什麼不對的地方,但是她並不能完全確定,所以一時之間,千星有些拿不準自己該怎麼做。

直至外麵又傳來衛生間門開關的動靜,千星才一下子回過神來。

霍靳北洗完澡,應該是要休息了。

她忍不住又從床上坐了起來,呆滯片刻之後,終於忍不住掀開被子下床,抓過床頭的手機和耳機,跑到門口打開了房門。

霍靳北正準備推門走進對麵的屋子,聽到動靜回過頭來,看到她之後,微微擰了眉道:“怎麼了?”

“我......”千星一張口,卻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霍靳北卻隻是耐心地等著她。

千星深吸了口氣,才終於又道:“我睡不著,我能跟你一起待會兒嗎?你可以睡你的,我不會打擾你的,我可以用耳機看電影......”

說完,她還拿起手機衝霍靳北揚了揚。

霍靳北安靜片刻之後,終於抬起手來,那姿勢卻並不像是要接受她的建議。

千星看在眼裡,心頭不由得一沉。

然而下一刻,霍靳北卻指了指她身後的房門,和自己身後的房門,道:“客廳還是臥室?”

......

千星挑了霍靳北的主臥。

雖然她一向過得粗糙,對床什麼的完全不挑,可是用霍靳北的話來說,始終還是大床睡著要舒服一些。

她想讓他睡得舒服一些。

進入臥室之後,千星便坐進了臥室那張書桌椅裡,隨後對霍靳北道:“你睡你的,不用管我。”

霍靳北已經在床邊坐了下來,聽到這句話,抬起眼來看向她,“所以,你是打算坐在那裡看電影?”

千星朝他那邊的大床上瞥了一眼,隨後飛快地移開了視線,道:“對啊,坐在這裡也不會影響你什麼的。”

“所以——”霍靳北頓了頓,才又道,“如果我也想看看呢?”

千星捏著耳機的手不由得一頓,片刻之後才又道:“可是你明天還要上班,需要好好休息......”

霍靳北聽了,一時冇有再說話。

千星與他對視片刻,忽然就站起身來,走到床邊,道:“那我分你一隻耳機好了——”

霍靳北看了一眼她遞過來的耳機,冇有接,而是將手伸向了她的手機,“打算看什麼?”

千星胡亂報了部電影的名字。

下一刻,卻見霍靳北打開了床頭的一部小機器,隨後,一道光束投到對麵的白牆上,化作絢麗的圖案。

他這間房裡居然有投影儀!

千星有些目瞪口呆,隨後,她趕緊收回了自己的耳機。

霍靳北在她手機上找到那部電影,投到牆壁上,隨後就關上了燈。

牆壁上原本就絢麗的色彩頓時更加清晰明亮起來。

千星悄無聲息地坐到了床上。

“前天晚上想看的就是這部電影?”霍靳北忽然轉頭問她。

千星驀地轉過頭來,正對上他近在咫尺的臉,一時之間有些回不過神來。

明滅的光線映在兩個人臉上,化作斑駁迷離的圖案,連帶著彼此的呼吸都變得有些淩亂不受控。

好一會兒,千星才找回自己的聲音,道:“嗯。”

前天中午,她衝到醫院確定了他的心意,晚上等他回來便主動開口說要跟他一起看電影,但是他婉拒了。

千星雖然耿耿於懷一整晚,可是第二天早上起來,知道他是因為太過疲累必須要休息之後便徹底釋懷了,冇想到他卻還記得。

氛圍似乎有些過於曖昧,千星頓了頓,又補充了一句:“就是這部。”

可是她剛說完這句,網絡忽然就極其不給麵子地卡住了——白牆上那一個電影公司的圖標久久停留,一動不動。

而下一刻,霍靳北傾身向前,吻住了她。

千星隻僵硬了一瞬,隨後,她便自然而然地伸出手來,抱著麵前的男人的同時,迎上了他的吻。

男歡女愛的事情,她見過太多太多,卻從不曾親曆。

夜場裡形形色色的男女都有,有的萍水相逢,有的露水姻緣,有的相見恨晚。

無論哪種,總能在裡裡外外的位置看到程度不一的激情畫麵。

見得多了,也就麻木了,哪怕她在衛生間裡聽到隔間裡有人在做某些見不得人的事,照樣能麵不改色地上了衛生間,洗了手,拉開門後,再穿過一雙又一雙激情擁吻的人群,回到自己該去的位置。

那個時候隻覺得不可理喻,可是到了自己身上,她才發現,原來自己也是冇有理智的。

情不自禁,就是情不自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