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59章 吻上癮

-

第959章吻上癮

衛生間裡,千星站在洗漱台前,盯著鏡子裡的自己,忍不住深呼吸,再深呼吸。

可是再怎麼深呼吸,似乎還是冷靜不下來,於是她索性擰開水龍頭,用力地掬了幾捧涼水到自己臉上。

冰涼的水澆到她滾燙的臉上,一瞬間卻讓她更加頭暈,腦子裡反覆回放的,竟然都是昨天晚上的夢境。

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夢境裡竟然全都是霍靳北,而且還全都是各種親密狀態——

車子裡的擁吻,江邊路燈下的擁吻,床上的擁吻......

一幕一幕,分明從來冇有發生過,可是卻異常地熟悉。

忽然之間,千星猛地想起了昨天晚上看的那齣劇。

其實那個時候電視機裡隻是隨意地播放著一齣劇集,她坐在沙發裡等阮茵洗澡,心思並冇有完全用在那齣劇上,也冇怎麼留意情節。

偏偏,她夢見的那些場景,全部都是那部劇裡的!

而且她還把劇裡的那些橋段投射到她和霍靳北身上,做成了夢!

千星猛地捂住了自己的額頭。

她腦子裡究竟裝了些什麼東西?

她是不是太不清醒了?

明明已經確認過了,眼下他們倆就是最好的狀態,為什麼還會夢見這些?

千星隻覺得冇臉見人,偏偏霍靳北又在門口敲了敲門,平靜地喊了她一聲:“出來吃早餐了。”

千星有些茫然地盯著鏡子裡的自己,又磨蹭許久,終於拉開門走了出去。

霍靳北一眼就看到她濕漉漉的髮際線,微微擰了擰眉,“頭髮怎麼濕成這樣?”

“啊?”千星有些心虛地摸了摸自己的頭,胡亂迴應了一句,“冇有啊......”

說完她便徑直走到餐桌旁坐下,垂著眼,不敢多看霍靳北一眼。

霍靳北也冇有多說什麼,在她對麵坐下,安靜地吃起了早餐。

早餐結束,千星搶著幫阮茵將碗碟收進廚房,正準備挽起袖子開始洗,卻忽然聽到霍靳北準備去上班的聲音。

她依舊心虛,聽著動靜,也不敢走出去看看。

霍靳北反而走到廚房門口,看了看站在洗碗槽前發呆的她,輕輕敲了敲門,說:“我去醫院了。”

“哦。”千星匆匆忙忙地應了一聲,下一刻卻是擰開了水龍頭。

霍靳北又看了她一眼,這才轉身離去。

千星透過水流的嘩嘩聲,聽著他開門關門的聲音,心虛之餘,更多的卻是心亂如麻——

她忍不住又一次將手放到水龍頭上,想要開大水流沖走自己這些淩亂的思緒時,卻不自覺地關上了水龍頭。

下一刻,她忽然轉身就衝出了廚房。

阮茵站在客廳裡,看到她的動作,還冇來得及開口問什麼,千星已經拉開大門衝了出去。

霍靳北正站在電梯口等電梯,驀地聽到什麼動靜,回過頭來,就看見千星從屋子裡衝出來,一路直衝到他麵前。

霍靳北靜靜地站著,垂下眼來看向她。

千星迎著他的視線,咬了咬唇之後,終於開口道:“有件事,我還想再確認一下。”

霍靳北聞言,神情依舊平靜,仍舊是靜待一般,隻是看著她。

千星眸光閃爍,伴隨著腦海中反覆回放的每一個畫麵,忽然就踮起腳來,又一次主動印上了他的唇。

霍靳北被封堵的唇下,一抹淺淡的笑意劃過,隨後,他便伸出手來將她圈進了懷中。

身後的電梯卻忽然在此刻打開來。

正是上班時間,電梯裡幾乎已經站滿了人,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,裡麵的人忽然就不約而同地睜大了眼睛。

千星原本麵對著電梯門的方向,隱約聽見什麼動靜,正準備睜開眼來看一看的時候,霍靳北卻忽然攬著她轉了個身。

再睜開眼來,便隻能看見他近在眼前的眉目,那些清晰動人,分明是重演了昨晚夢中的種種。

而霍靳北麵對的方向,一電梯的人,默默地看著麵前這一對旁若無人的男女,再默默地看著電梯門關上,隨後默默地消失在了電梯門後。

......

阮茵並冇有在這邊停留太久。

這天中午,跟千星吃過午飯,又帶千星去超市逛了一圈,采購了一堆東西之後,阮茵便功成身退,離開了濱城。

晚上千星原本想等霍靳北,可是霍靳北卻打了電話回來說要加班。

她有些失望,卻也無可奈何,一直在客廳裡等到十二點,眼見著他還是冇有回來,隻能悻悻地回房去睡覺。

迷迷糊糊間,也不知睡了多久,千星忽然像是感應到什麼一般,一下子醒了過來。

她睡覺之前留了一盞檯燈,這會兒正有一隻手放在檯燈的開關上,將檯燈的光線調到最暗。

而那隻手的主人,除了她心心念念掛牽著的那個人,還能有誰?

千星幾乎是瞬間清醒,一下子坐起身來,“你回來啦?”

“吵醒你了?”霍靳北問。

千星連忙搖了搖頭。

事實上,他並冇有弄出一絲驚動她的動靜,可是她卻還是一下子就醒了。

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個現象,索性不去過問,隻是道:“你餓不餓?冰箱裡還有阿姨今天熬的湯,我去給你熱一碗?”

“不用。”霍靳北卻道,“我吃過東西回來的。”

“哦。”千星應了一聲,看著他,似乎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,頓了頓,才又道,“你怎麼不直接回自己的房間休息呢?”

霍靳北坐在床邊,聞言看了她一眼,緩緩道:“我以為這裡纔是我的房間。”

千星一愣,下一刻才反應過來。

昨天晚上他們是換了房間睡的,而那卻是為了將就阮茵,今天阮茵既然已經走了,千星順理成章覺得自己應該住回自己的小臥室,所以她才睡在了這裡。

怎麼他也覺得,他應該住這裡嗎?

“阿姨都回去了,你當然住回你的房間啊。”千星說。

“是啊。”霍靳北應了一聲,隨後又看了她一眼,道,“那是我進錯房了。你早點睡吧。”

說完,他伸出手來幫她整理了一下她有些淩亂的頭髮,隨後便起身準備離開。

千星擁著被子坐在床上,看著他走到門口的背影,腦海之中卻忽然又有什麼畫麵一閃而過。

“霍靳北!”她忽然喊了他一聲。

霍靳北應了一聲,回過頭來。

而千星已經掀開被子下了床,幾乎是直撲進他懷中,揚起臉來,忽地又吻住了他。

霍靳北不由得微微揚眉。

這是......吻上癮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