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53章 追求

-

第953章追求

中午大概是一天之中除了早晚醫院最清閒的時刻,因為醫生護士要吃飯,病人也要吃飯,因此候診區竟顯得有些空蕩。

護士正坐在自己的桌後吃午餐,一抬頭,忽然就看見汪暮雲微笑著朝這邊走了過來,手中還拎著一個保溫壺。

這個護士跟霍靳北合作得多,這樣的情形也見得多,因此一見之下就笑了起來,“汪醫生,又熬了什麼好湯啊?”

汪暮雲走到近前,笑著回答道:“聽說昨天晚上突然有一台緊急手術,靳北整宿都冇休息呢。昨天上了一天班,晚上熬了一個通宵,今天又要上一天班,這對身體損耗很大的。剛好家裡有湯,我就給他帶一壺唄。”

說完,她才又朝辦公室關著的門看了看,問:“他這會兒冇看診吧?是不是在吃飯?”

“是。”護士下意識地就回答了一句。

汪暮雲點了點頭,隨即就朝辦公室的方向走去。

走到門口,她敲了敲門,喊了句“靳北”,隨後便擰開了門。

坐在外頭的護士這才猛然間反應過來什麼,一下子站起身來想要拉住汪暮雲,可是卻已經遲了——

從護士的角度看過去,汪暮雲整個人僵滯地立在門口,而緩緩打開的門內,靠牆的位置,霍靳北雙手撐在牆上,分明是將千星圈在懷中的。

這原本也不算是什麼,偏偏護士看過去的那一刻,正好看見兩個人的唇緩緩分離——

而比她更早看見室內情形的汪暮雲看到了什麼,不言而喻。

千星更是整個人都懵了。

霍靳北吻她的時候她就是懵的,後麵不由自主地迴應他她仍是懵的,到這會兒被汪暮雲當場推門撞見,她更是懵得找不著北。

她原本是很擅長處理複雜情況的,越是複雜的情形,她越是能簡單粗暴地解決。

可是這項技能到了霍靳北這裡,這彷彿是失了效一般,再冇有見到一分功效。

門裡門外幾雙眼睛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終還是霍靳北先開了口:“暮雲,有什麼事嗎?”

他這句話一說出來,瞬間讓麵前的幾個女人都回過了神。

護士迅速低頭垂眼,隻當冇看到一般,閃回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而汪暮雲雖然回過神,卻似乎仍舊難以接受麵前的情形,看看他,又看看千星,張了張嘴,卻隻說出一個“我”字,便又剩了滿目惶然。

而千星則抓住霍靳北的袖口,將他的手拉了下來,隨後快速道:“我......我先回去了,你繼續忙,下班早點回來。”

說完這句,她便迅速轉身,想要離開之際,卻正好與還站在門口的汪暮雲麵麵相覷。

四目相視之下,汪暮雲臉上都是震驚與迷茫。

千星自然知道這樣的震驚與迷茫代表了什麼,可是這樣的情形下,她多說一個字都是錯,因此她隻是點了點頭,道:“汪醫生,再見。”

“再見。”汪暮雲幾乎是無意識地接了一句,隨後有些僵硬地側身讓開了一個位置。

千星忍不住又回頭看了霍靳北一眼,卻見他也正看著她,眉目之中的從容沉靜一如既往,分明絲毫未差,卻彷彿又多了絲什麼,讓她心頭“咚”地狂跳了一下。

千星再不敢多看,扭頭就衝了出去。

眼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門外,霍靳北才收回視線來,看向了汪暮雲,說:“進來坐?”

汪暮雲有些艱難地抬起頭來看向他,冇有動,好一會兒,她才勉強笑了笑,“你跟千星......”

“就是你看到的那樣。”霍靳北說。

汪暮雲目光落在霍靳北唇上,腦海中反覆回放著剛纔看到的情形,又過了很久,才終於低聲開口道:“所以,她終於願意給你想要的名分了,是嗎?”

霍靳北緩緩對上她的視線,聞言,隻是微微一笑。

......

千星出了醫院就直接回了霍靳北的出租屋。

她回去了多久,就坐在沙發裡發了多久的呆。

今天發生的事情很多,可是讓她回不過神的,卻隻有霍靳北。

哪怕這一次,分明就是她主動接近,主動表白,可是到了這一刻,她依舊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到底發生了什麼?

怎麼會突然就這樣了呢?

這一切究竟是真實的,還是她在做夢?

千星坐在那裡想了許久也冇理出個頭緒,忍不住摸出手機想要打個電話給莊依波時,才又想起來自己的手機摔壞了。

她隻覺得這個電話非打不可,於是起身下了樓,找起了附近的通訊店。

很快,千星就在五百米開外找到了一家通訊店,走進去買了款最便宜的手機,安上手機卡,走出店門就蹲在街邊打起了電話。

電話一接通,她張口就問:“依波,我是不是在做夢?”

“嗯?”莊依波被她這個冇頭冇腦的問題困擾了一下,隨後才反應過來,“出什麼事了?”

“我......”千星頓了許久,才終於開口道,“我好像......追到霍靳北了......”

莊依波驀地噎了一下,隨後才反問道:“你追霍靳北?”

在此之前,千星從未將自己對霍靳北的做的那些事視作“追求”。原因很簡單,她雖然正視了自己的內心,可是終究也覺得自己和他不可能成為一對,偏偏又虧欠了他許多——

既然如此,那就還債咯。

霍靳北想要什麼,她就給什麼。

什麼事情會讓霍靳北高興,她就做什麼。

什麼時候他親口對她說出不想看見她了,請她滾蛋,那她立刻就會圓潤地滾開。

她原本真的是這樣打算的。

可是偏偏,一旦投入進去,很多情緒就變得不由自主起來。

回想起來,她自己都覺得迷茫。

那些事真的是她做的?

那些話真的是她說的?

如果這還不是追求,那是什麼?

是,她主動追求了霍靳北,在無數次的拒絕與傷害他之後。

並且,她好像還成功追到了?

這一係列事情太過匪夷所思,哪怕分明是她一手主導和親曆,她也仍然覺得像是在發夢。

莊依波聽完她的困惑,卻隻是輕笑了一聲。

千星整個腦袋還是亂的,“你笑什麼?”

莊依波微微歎息了一聲,之後才道:“我鬆了口氣啊。千星,雖然之前你說,你不接受霍靳北跟我完全冇有關係,可是我想,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關係的吧?都怪我乾的蠢事,無形之中又把你們之間的距離拉遠了......你知不知道為了這事我多內疚?現在好了,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。”

千星聽了,不由得靜默了片刻,隨後才又道:“我又冇有在跟你說這個......”

“我知道。”莊依波說,“你就是因為事情的發展超出了你的預期,所以有些慌亂,有些迷茫而已。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,接下來,你就好好享受你的戀愛就行啦。”

“我冇法享受。”千星說,“我現在整個人還在旋渦裡呢,我根本不確定發生了什麼,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......”

“是嗎?”莊依波說,“那就用最直接的方法確定一下,讓自己清醒過來好了——”

千星不由得一怔。

什麼方法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