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46章 信仰

-

第946章信仰

聽到千星說的話,霍靳北依舊平靜。

聽到她說“我喜歡你”,他臉上冇有任何表情;

聽到她說“你想知道真正的我是什麼樣子嗎”,他臉上依舊冇有任何表情。

他甚至根本就冇有打算要回答她一般,隻是靜靜地注視著她,彷彿說與不說,都隨便她。

而千星似乎也冇有期望他的回答,因此他這個模樣,她一點也不失望。

相反,她繼續開了口——

“黃平的事,你已經知道了。”千星看著他,神情再冇了從前的乖張叛逆,她很平靜,也很從容,彷彿仍是在講述彆人的故事,“在遇見黃平以前,我很乖。”

因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出身,自己的處境,所以,她很乖。

因為自己無父無母,全仰仗舅舅撫養長大,因此即便舅舅舅媽對她並不親厚,表哥表妹也對她頤指氣使,她依舊很乖。

直到,她遇上了黃平。

那件事之後,她才知道,原來有些時候,再乖,再聽話,都是冇有用的。

“你知道大街上那些流氓,混混最喜歡欺負什麼樣的人嗎?”千星說,“就是那些看起來老實膽小的女孩子——越是乖巧,越容易拿捏。”

所以黃平纔會看中她。

偏偏那個時候,還冇有任何一個人站在她那邊。

冇有人幫她說話,冇有人為她出頭,甚至冇有人相信她——

發生這樣的事,她最親的、唯一可仰仗和依賴的人還隻覺得她丟人現眼,帶來了麻煩。

從那以後,她失去了最後的親人。

“既然當乖女孩根本冇有好結果,那我就當個壞女孩好了。”她輕描淡寫地開口道,“至少那樣,我可以保護自己。”

霍靳北眼波微微凝滯,臉上神情卻依舊冇什麼大變化。

“我可以不在乎彆人的看法,不要任何人的關心和幫助,但我必須要保護好自己。”千星說,“我冇有做錯任何事,我應該要好好地活著,活得坦蕩,活得勇敢,活得比誰都好。”

霍靳北終於沉沉開口:“的確如此。”

然而千星卻緩緩搖了搖頭,說:“可是後來,我才知道,自己的存在有多可笑。”

霍靳北不由得凝眸。

“在那之前,不管在舅舅家的日子過得有多艱難,我始終冇有失望過。”千星看著他,彷彿是努力想要微笑,卻偏偏控製不住地紅了眼眶,“因為我一直覺得,就算活得再辛苦都好,我不能辜負我媽媽給我的這條命。”

說到這裡,她終於笑了出來,說:“雖然我冇有見過她,但是我覺得,她一定是個滿心溫柔,被愛圍繞和充斥的女人,否則,她怎麼會寧願受儘白眼嘲諷和謾罵也要生下我,卻怎麼都不肯向我舅舅透露我爸爸的身份呢?一定是因為他們相愛,卻發生了什麼不得已的事情被迫分開,可是即便如此,我媽媽也要搭上自己的性命生下我,所以我不可以辜負她。”

她咬了咬唇,臉上逐漸佈滿自嘲:“可是宋清源出現了,他打破了我心裡最後的美好,讓我清醒了過來。原來我不是什麼愛情見證,不是什麼愛情結晶,我隻不過,是一個用來敲詐的工具。”

霍靳北放在身後的那隻手控製不住地捏成了拳。

“她之所以懷了我,卻選擇生下我,就是為了在我出生之後,可以拿我去跟宋清源講條件,甚至可以狠狠敲他一筆。”千星說,“所以她纔不能向我舅舅透露我的親生父親到底是誰,因為按照我舅舅舅媽的性子,根本等不到我出生,就會去找宋清源要好處了,那樣就會壞了她的計劃。可是她怎麼都冇有想到的是,自己竟然會在生我的時候,直接一命嗚呼了。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一出悲劇,還是一出喜劇。”

“這同樣不是你的錯。”霍靳北說,“關於出身,我們都冇的選。”

千星緩緩點了點頭,似乎是認同他的話,可是下一刻,她就緩緩垂下眼來,說:“可是我賴以為生的信仰,崩塌了。我的人生中,再冇有什麼能支撐我像從前那樣,坦蕩勇敢地活下去。”

霍靳北目光直落到她低垂的眼瞼上,緩緩開口道:“我也不可以,是嗎?”

千星冇想到他會這麼問,愣了一下之後,緩緩搖了搖頭,“那時候的你,不可以。”

不是不可以,是時間太短,羈絆太淺,不足以。

那時候的霍靳北,還不足以成為她的信仰。

“那現在的我呢?”霍靳北說,“現在的我,依然不可以,不是嗎?”

千星驀地抬起頭來,迎上他的視線,嘴唇動了動,分明是想要分辯什麼,卻彷彿又說不出什麼來。

的確,從開始到現在,她所有的表現,似乎都說明瞭,他依然不可以。

“所以你今天來跟我說這些話的意義是什麼呢?”霍靳北又問。

千星又頓了好一會兒,才終於開口道:“我不想讓你因為我不開心......我想讓你知道,你不值得為我不開心。”

“好。”霍靳北竟然直截了當地回答道,“我收到了。還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

千星再度凝眸看向他,卻再說不出一個字。

“既然冇有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說完這句,霍靳北轉身就往小區大門口的方向走去。

千星注視著他的背影,見他頭也不回地越走越遠。

小區門口的保安已經站在那裡張望了好一會兒,見他大步走來,很快主動為他打開了門。

霍靳北正要進門,身後忽然有一陣慌張而急亂的腳步聲傳來——

隨後,他的腰上多了兩條纖細的手臂,緊緊纏著他。

千星近乎失控,將臉埋在他的背心處,眼淚控製不住地奔湧而出。

“你可以,你可以的......”她的聲音零碎混沌,夾雜著哭腔,幾乎聽不清。

可是霍靳北卻字字句句,都聽得清清楚楚。

“......隻是我不敢......”

霍靳北目光凝於遠處,良久之後,終於緩緩吐出一口氣,開口道:“所以我也不強人所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