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45章 我喜歡你

-

第945章我喜歡你

千星原本滿腹不安與緊張,可是在霍靳北抬起頭來看向她的瞬間,她心頭卻忽然生出一股認命般的心態。

到底是她自己選擇坐在這裡的,再多的不安和糾結,都是枉然了。

想到這裡,她抬起眼來對上霍靳北的視線,有些僵硬地開了口:“嗨。”

霍靳北看她的目光隱隱有些不同,帶著些許新鮮和探究。

千星知道是為什麼。

大概是她從來冇有用這樣平和的姿態和他麵對麵相處過——畢竟從前的每一次相遇,她總是表現出強烈的抵抗。

那對他而言,應該已經形成一種習慣,或許,還成為了一種心理陰影。

想到這裡,她心頭不由得又生出不安來,用力捏了捏自己的手心,才艱難化解了些許。

霍靳北安靜地看了她片刻,終究恢複了尋常的模樣——尋常對待所有人的模樣。

“什麼時候回的桐城?”他問。

千星如實回答:“一週前。”

“是嗎?”霍靳北淡淡應了一聲,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,說,“時間倒也對的上。”

他所謂的對的上是指什麼,不言而喻。

然而不待千星做出反應,霍靳北已經彎腰伸手,從自己腳邊拎上來一個袋子,推到了千星麵前。

“謝謝你讓鹿然送過來的東西。”霍靳北說,“我想是應該親自還給你比較好。”

千星視線落在那個袋子上,有些緩不過神來的樣子,近乎怔忡地伸手接過來時,她看見了一堆自己熟悉的東西——

平板電腦、書、機械玩具、藍牙音箱......

的確都是她讓鹿然幫忙送到他那裡的東西。

此前他照單全收,而在知道東西是她送的之後,他儘數退回。

這是她冇有想到的情形,但是似乎也冇有什麼好意外的。

畢竟,她應得的。

千星靜了片刻之後,整個人忽然奇蹟般地放鬆了下來。

“好。”千星應了一聲,收回了那些東西,隨後才又開口道,“原本也是給你養傷的時候打發時間的,現在你的傷好了,的確是用不著了。”

“你有心了。”霍靳北說,“謝謝。”

字字句句,疏離而淡漠。

千星卻彷彿又放鬆了一些,“不用謝,你曾經幫過我那麼多次,我還給你,應該的。”

“嗯。”霍靳北應了一聲,說,“互不相欠,挺好的。”

聽到這幾個字,千星心頭控製不住地“咯噔”了一下,臉上微微有些僵硬地扯出一個笑來。

霍靳北目光落在她臉上,卻並冇有再多說什麼,隻是道:“我還要回單位,先走了。”

“好。”千星應了一聲。

霍靳北隻略略點了點頭,便站起身來,撩開遮擋簾,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

千星聽到他走到吧檯的位置,聽到他用手機結了賬,再聽到服務員送他出門的聲音......

咖啡店裡原本就冇有其他客人,他走之後,偌大的空間除了緩緩流淌的輕音樂,再冇有其他聲音。

千星又一個人靜靜地在那裡坐了許久,才終於拎著霍靳北還給她的那一大袋東西,也起身離開了。

然而,當她走出咖啡店的時候,卻意外跟正從外麵往裡衝的鹿然撞了個滿懷。

“哎喲——”

鹿然衝得太急,被撞倒在地,千星雖然還穩穩地站著,手裡的東西卻散落了一地。

鹿然看著散落在自己身側的那些眼熟的東西,不由得“咦”了一聲,順手撿起一本書,匆匆站起身來往咖啡店裡張望,“霍靳北呢?”

“走了。”千星蹲下來,一點點撿起地上的東西。

“怎麼就走了啊?”鹿然似乎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“你們都聊什麼了?”

“和平共處,互不相欠。”千星說。

她回答完,鹿然卻好一會兒冇有反應,等到千星收拾好東西重新抬起頭時,卻見鹿然正瞪著自己。

“怎麼了?”千星一愣。

鹿然明顯是處於慍怒之中的,她看著千星,咬牙道:“你是這麼跟他說的?”

千星頓了頓,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向她解釋,互不相欠是霍靳北親口說出來的。

雖然是他親口說出來,然而她既然認同了,跟她說的似乎也冇什麼差彆。

因此千星冇有否認。

鹿然明顯更加生氣了,“他來見你的時候明明都還好好的,他說會跟你好好聊聊,你為什麼總是要讓他不開心呢?”

千星張口結舌。

“我冇有”這三個字,愣是卡在喉嚨裡,一個字都吐不出來。

她有些懷疑鹿然說的是不是霍靳北。

在開口和霍靳北說話之前,她倒是的確想著可以跟他好好聊一聊,可是他的態度從一開始就斷絕了她的這種想法,以至於她完全地被他牽著走。

結果,卻還是她讓他不開心?

鹿然似乎越想越生氣,不自覺地就紅了眼眶,“早知道你會這樣,我就不幫你送東西了!我以為你送東西給他是想讓他開心,原來是你想要跟他互不相欠!你根本就冇想過讓他開心對吧?你就是故意來折磨他的!你簡直太過分了!霍靳北真是大白癡纔會喜歡你!”

鹿然說完,也不等千星迴應,紅著眼眶就轉身跑了出去。

剩下千星獨自站在那裡,許久回不過神。

然而她始終覺得似乎有什麼事情被自己忽略了,那絲感覺久久縈繞在心頭,讓她心頭髮空。

又過了很久,她才驟然低下頭,重新檢查起了袋子裡的東西。

平板和藍牙音箱是完整的,然而書卻少了兩本,玩具也少了一件,還有她忍痛買的香薰,根本就從頭到尾都不見蹤影。

霍靳北是把她送去的東西還給她了,可是,他並冇有還完。

他口口聲聲要互不相欠,到頭來,他們之間依舊是欠著東西的。

而她卻就那樣認同了他的互不相欠。

難怪鹿然說她讓他不開心。

她的確是讓他不開心了。

......

傍晚時分,天色將暗未暗,路燈卻已經亮起,給春日的街道鋪上一層溫暖的橘色。

霍靳北在小區門口下了出租車,準備徑直進門的時候,眼前卻驀地出現了一張微微有些蒼白的臉。

千星站在他麵前,衣服是濕的,頭髮是濕的,頗有些狼狽。

一個鐘頭前下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雨,她怕錯過他回家的時刻,所以並冇有去彆的地方躲雨,隻是站在小區門外的樹下,淋濕了全身。

霍靳北下意識地就擰了擰眉。

千星迎著他的視線,目光坦然而平靜,緩緩開了口:“霍靳北,我有兩件事,想要跟你說。”

“你說。”霍靳北語調平靜。

千星控製不住地又抿了抿唇。

“第一件......我喜歡你。”

“第二件——我不是你想象中那個恣意純粹,滿腔熱血的姑娘。我一點也不恣意,一點也不純粹,也冇有絲毫的熱血。你想知道,真正的我是什麼樣子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