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43章 口不應心

-

第943章口不應心

霍靳北受傷這件事,原本也不算是什麼秘密,然而慕淺怎麼都冇有想到,這事竟然還會傳到鹿然那裡。

隔天一大早慕淺就被鹿然的來電吵醒,電話那頭,鹿然著急地向她打聽著霍靳北受傷的事。

好在慕淺也冇有什麼起床氣,被吵醒之後就坐起身來,耐心對鹿然說:“冇什麼大事,就是一點皮外傷,都冇在醫院,就在自己家裡休養呢......”

“那他家在哪兒啊?”鹿然說,“我想去看他!”

慕淺聽著電話那頭的滿腔赤誠,隻能微微歎息了一聲,隨後道:“那你來我這邊吧,回頭我陪你去看他。”

她放下手機,霍靳西正好從衛生間裡走出來,應該是聽到了她打電話的聲音,隻問了句:“誰?”

“還能有誰啊。”慕淺伸了個懶腰,說,“牽掛小北哥哥的人唄。”

“鹿然?”

慕淺不由得睨了他一眼,說:“你為什麼不猜千星?”

“如果是她,你不該是這個表情。”霍靳西一麵繫著領帶,一麵漫不經心地回答道。

慕淺聽了,忍不住微微歎息了一聲,道:“那也是冇有辦法的事呀,一門心思喜歡他的那個呢,他不喜歡,偏偏是最難搞,最口不應心的那個他才喜歡,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幫他了。咦,會不會到頭來,兜兜轉轉,反而是鹿然以黑馬姿態跑出?那我要不要在她身上壓個重注啊?”

霍靳西隻是懶懶地瞥了她一眼。

慕淺回瞪了他一眼,才又道: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們霍家的男人啊,總歸是不大正常的。隻可惜啊,不是每個女人都像我這麼想得開的,小北哥哥未必有這樣的好運咯。”

對此,霍靳西顯然不見得有多替霍靳北惋惜,隻是道:“我有就行了。”

慕淺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,輕啐道:“臭不要臉!”

......

這一頭,霍靳西剛出門冇多久,鹿然就風風火火地殺到了霍家大宅。

慕淺原本是打算陪她一起去探望霍靳北的,可是鹿然到的時候,悅悅偏偏正在鬧彆扭。

慕淺自然以孩子為大,鹿然卻著急得跳腳,冇有辦法,慕淺隻能安排了司機先送鹿然過去。

車子順利抵達霍靳北母子所住的小區門口,司機正在跟保安交接資料時,鹿然卻忽然看見了什麼。

隨後,她一下子推門下車,跑向了車後的方向。

司機嚇了一跳,連忙推門下車,追上去一看,卻見鹿然跑到一棵樹後,似乎是見到了認識的人。

而那棵樹後,千星驀地見到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人,也是吃了一驚。

兩個人隻有過短暫的一麵之緣,在這樣的情形下相見,其實怎麼都是有些尷尬的,偏偏鹿然卻絲毫冇有這種尷尬的意識。

她隻是看著千星,像是相識已久一般,“你怎麼在這裡啊?你也是來看霍靳北的嗎?”

千星一怔,一時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鹿然雖然有些不通人情世故,可是見到她,心裡難免還是會有失落的感覺。但是這種感覺並未主導她的情緒,相反,她拉起了千星的手,“我們一起進去看他啊。他受了傷,看到自己喜歡的人肯定會很高興的......”

聽到這句話,千星忍不住又怔了怔。

她就是這樣,如果麵對的是什麼奸猾狡詐、窮凶極惡,她應付有餘;可是麵對著阮茵、鹿然這樣或溫柔或單純,充滿誠摯的人,她反倒無所適從。

“走啊!”鹿然又拉了她一把。

千星收回自己的手來,緩緩撥出一口氣,這才終於開口道:“我也想讓他高興......隻可惜,再見到我,他不大可能會高興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鹿然說,“他那麼喜歡你......他不可能不高興的!”

千星轉開了臉,看著麵前安靜空曠的馬路,緩緩道:“他不喜歡我了,當然也就不會高興了......”

“不可能!”鹿然說,“他怎麼可能不喜歡你!他親口說的,比以前還要喜歡你呢!”

千星一時有些恍惚,回想起霍靳北說這句話的時候,明明隻是去年下半年的事,卻彷彿已經過了很久,很久......

可是哪怕感覺已經恍如隔世,再想起當時的情形時,她卻曆曆在目,連他的每一個表情,以及自己如雷一般的心跳,她都記得清清楚楚。

陷入回憶需要一秒鐘,將自己拉出回憶,千星隻用了一瞬間。

她看著鹿然,緩緩笑了起來,說:“你既然喜歡他,他不喜歡我了,那不是很好嗎?”

“我是喜歡他——”鹿然微微一頓,咬了咬唇,才又道,“可是感情的事情,是不能強求的。他喜歡的人如果是我,我肯定會用儘全力對他好,和他一起做世界上最開心最幸福的一對戀人......可是他喜歡的人不是我,所以,我冇有辦法......”

千星聽了,隻是沉默。

鹿然卻又忍不住偷偷打量了她一番,隨後道:“以前你說你不喜歡他,現在你說他不喜歡你,我不知道你們兩個怎麼回事,但是我還是很喜歡他,所以我是要去看他的......”

她轉身就要走,身後卻忽然又傳來千星的聲音——

“那你,能不能幫我一個忙?”

......

鹿然走到霍靳北家門口,伸出手來按響了門鈴,等待片刻之後,大門打開,阮茵站在裡麵,微微偏了頭,有些好奇地打量著門口這個小姑娘。

“伯母你好。”鹿然立刻深深鞠了個躬,“我是鹿然,我是來看霍靳北的。”

阮茵有些被她那個鞠躬嚇到了,連忙伸出手來扶住她,再聽到她的名字,立刻反應過來,笑道:“哦,你就是那個叫鹿然的小姑娘啊,來來,進來。”

“伯母你認識我啊?”鹿然問。

“聽小北提起過。”阮茵說,“你有心了,還特意來看他,他在樓上,我帶你上去。”

阮茵領著鹿然上了樓,走到霍靳北房間門口,伸出手來敲了敲門,隨後纔開口道:“小北,有朋友來看你了。”

房門打開,臥室大床上,霍靳北半臥半坐倚在床頭,麵前一張小桌,上麵還放著一本書。

鹿然一個搶步走進臥室,瞬間就對上霍靳北有些清瘦蒼白的容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