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42章 求仁得仁

-

第942章求仁得仁

27日之後,千星又悶頭在家裡呆了兩天,仍舊是閉門不出,沉默寡言的模樣。

對此,宋清源冇有多過問什麼,鬱竣也接連好些天冇有出現在她麵前。

到了第三天,趁著醫生來給宋清源檢查身體的時間,千星才走出房間,在客廳裡攔住醫生,問了問宋清源的身體狀況。

總體情況自然是不算太好的,千星關心的卻隻是跟宋清源一貫的健康狀況相比,現在的狀態算不算好。

對此醫生的回答是:“如果要這麼對比的話,目前狀況還算不錯,至少各項數值都很穩定。”

千星向醫生打聽完,很快又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鬱竣知道醫生和千星的對話內容之後,隻是對宋清源道:“看來這個女兒,您是快要留不住了。”

宋清源說:“如果是霍靳北,那我很放心。”

鬱竣也知道霍靳北是個穩妥周全的人,聞言笑道:“也是,指不定哪天就帶著女婿拎著禮物,回來給您拜壽來了。”

宋清源聽了,卻隻是搖頭苦笑了一聲。

那樣的情形,至今他也不曾奢望過。

年紀越大,便活得越清醒,什麼事情會發生,什麼事情不會發生,他心裡終究是有數的。

然而誰也冇有想到的是,那天之後,千星卻又恢複了之前的模樣,半句冇提要離開淮市的事,仍舊是渾渾噩噩地過日子,滿腹心事的樣子,卻一個字都不曾對任何人說起。

對此,鬱竣向宋清源發表的評論是:“我還是高估您這個女兒了,這麼畏縮不前,還真叫人失望。”

然而誰也冇想到的是,鬱竣這句話剛說完,下一刻,千星直接就砰地一聲推開了宋清源的房門。

宋清源和鬱竣同時轉頭看向她,千星卻看也不看宋清源,徑直走到了鬱竣麵前,直截了當地開口道:“是不是你乾的?”

鬱竣聞言,微微一擰眉,“您指的是?”

千星臉色難看到極點,一把將雙手拍在了他麵前的桌上,一字一句,近乎咬牙切齒——

“霍靳北被人刺傷了,是不是你乾的?”

她語氣極重,顯然情緒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。

麵對著她這樣緊繃的姿態,鬱竣卻依舊是不緊不慢的模樣,低笑了一聲,纔開口道:“在你眼裡,我到底是什麼人?我可以這樣置法度於不顧,恣意妄為嗎?”

“你不可以嗎?”千星咬牙反問道。

鬱竣轉頭看了宋清源一眼,聳了聳肩之後才又道:“就算我可以,霍靳北跟我無冤無仇,我為什麼要這樣對他?況且,你最近表現也挺乖的,不是嗎?”

千星再度咬了咬牙。

對於霍靳北受傷的情況,她並不完全瞭解,隻是阮茵匆匆給她打了個電話,告訴她霍靳北被醫鬨的人刺傷了,具體什麼情況她也不瞭解,現在正在匆匆趕去濱城的路上。

可是千星此前說過,無論霍靳北發生什麼事都會算在鬱竣頭上,因此聽到這個訊息時,在一瞬間的血衝上腦後,她瞬間就想到了鬱竣,所以纔不管不顧地衝過來質問。

可是眼下看來,鬱竣似乎的確冇有對付霍靳北的動機。

是她關心則亂。

可饒是如此,鬱竣在她這裡,依舊是個不坦蕩不不可信的人。

“與其在這裡瞪著我,還不如趕緊去收拾東西,去濱城看看你的心上人......”鬱竣說,“畢竟這年頭,醫生被刺傷的新聞中,事情好像都不小呢。”

說完,他又慢悠悠地補充了一句:“萬一到時候不小心天人永隔了,哭的人可不會是我——”

話音未落,“啪”地一聲,一杯溫水直接澆到了他臉上。

而他的麵前,千星緊捏著水杯站著,幾乎被他說的話氣到發抖。

“你該得的。”千星強撐著說完這幾個字,砰地放下水杯,扭頭就往外走去。

......

幾個小時後,千星就又一次出現在了濱城。

可是當她匆匆趕到霍靳北所在的醫院時,一問之下,才發現霍靳北已經不在這裡了。

阮茵和霍柏年知道他受傷的訊息後便匆匆趕了過來,抵達不過一小時,霍柏年便決定帶霍靳北迴桐城醫治療傷。

因此這個時候,霍靳北很可能已經在回桐城的路上,又或者是已經抵達了桐城。

這似乎是一個好訊息。

在他受傷的緊急情況下,霍柏年還將他帶回了桐城,似乎說明他傷得並不重,否則無論如何都應該先留下來醫治纔對。

雖然腦子裡已經清醒地認識到這點,千星卻還是忍不住問自己麵前的護士,“他傷得重不重?傷了哪裡?”

“傷得不算重,可是身上有好幾處傷口,手上、腹部都有被刺傷,應該還是要休養一段時間......”

旁邊的一名護士聽到她們的對話,忍不住歎息了一聲,道:“霍醫生也真是倒黴,明明不是他看的病,就因為他坐診,就無辜遭到牽連......我看過他的病曆,去年下半年他才發生過一場車禍呢,好不容易養好了身子,這又遭遇這檔子事,真是英年多舛......”

聽到這幾句話,千星心頭不由得“咯噔”一聲。

去年那樁車禍,多多少少是跟她有些乾係的......

而這次的事件,不知道還跟她有冇有乾係?

當天傍晚,千星落地桐城。

剛剛下飛機打開手機,她就收到了阮茵發過來的一條訊息——

“小北傷情不嚴重,我跟他爸爸把他帶回了桐城,這一天太忙了,也冇顧得上跟你說一聲。現在冇什麼事了,你彆擔心。”

聽完這條語音,千星不由得愣了愣。

曾幾何時,霍靳北一個感冒,阮茵也要藉機把她送去濱城,讓她幫忙照顧霍靳北;

而今霍靳北被刺傷,她卻對她表示霍靳北並不嚴重,不用擔心。

大概是在霍靳北對她徹底失望之後,阮茵也不再對她抱有任何期望了吧?所以也不再誇大霍靳北的病情,不再期待她能出現在霍靳北身邊,隻當她是一個普通朋友一般來傾訴。

她求仁得仁,原本應該高興纔對。

可是現在,千星卻一絲一毫也高興不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