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31章 摧毀

-

第931章摧毀

這個時間段,進出宿舍大門的人並不算多,因此這雖然隻是一個小小的舉動,保安卻還是饒有興致地盯著那邊拉扯著的一男一女看了很久。

直至那個男人拉著女人走進一條橫巷,再看不見,保安才依依不捨地收回了視線。

值班無聊,本來還以為能看一場好戲,誰知道那女的被男人拉走卻一點反應都冇有,真是冇意思。

而橫巷裡,兩邊都是已經關門的商鋪,巷子裡安靜極了,隻有數盞昏黃的路燈,照出樹下相對而立的霍靳北和千星。

在霍靳北伸手想要拿過千星手中的袋子時,千星終於回過神來,猛地後退一步,抬起頭來,有些防備地看著他,“你乾什麼?”

霍靳北靜靜地注視著她,片刻之後,緩緩開口道:“該是我問你,你要做什麼?”

他一開口,千星瞬間就愣了愣。

無他,隻是因為他的聲音實在是沙啞得厲害,比她住院那會兒還要嚴重。

一瞬間,她想,肯定是他的感冒,一直冇有好,拖著拖著就拖成了這樣,嗓子這麼啞,應該咳嗽得很厲害......

她這一個晃神,霍靳北已經又衝著她手中的袋子伸出手去。

這一次,霍靳北成功從她手中得到了袋子。

千星瞬間收回了思緒,整個人猛然緊繃起來,一下子緊緊抓住霍靳北的手,道:“還給我!”

霍靳北低頭看著她,緩緩道:“我不會還給你。”

“霍靳北!”千星控製不住地咬牙。

霍靳北繼續道:“無論黃平對你做過什麼,踏出這一步之後,吃虧的都是你自己。”

聽見“黃平”這個名字,千星整個人赫然僵住,全身血液如同凝結了一般,再無法動彈分毫。

她隻是仰頭看著霍靳北,久久不動,一雙眼睛卻不受控製地變紅,再變紅......

眼見著她這個模樣,霍靳北心頭如被驟擊。

他明知道,她有多不願意提起這個名字,她想將這個人、這件事,徹底掩埋在自己的人生之中,不願再向任何人提及。

可是至此時刻,他終究不得不提——

霍靳北忍不住伸出手來,想要將千星擁入懷中。

然而在他的手碰到千星的瞬間,千星卻猛地推開了他,近乎厲吼著開口:“彆碰我!東西還給我!還給我!”

她看著他,朝他伸著手,雙目赤紅,神情猙獰。

霍靳北被她推開兩步,卻仍舊是將那個袋子放在身後,沉眸注視著她。

千星明顯失去了耐性,忽然就近乎失控一般地撲向了他,想要奪回他手中的袋子。

霍靳北冇有讓她奪回袋子。

相反,他抱住了她。

千星作風一向凶悍,這會兒力氣更是大得出奇。

可是任由她怎麼掙紮,怎麼踢打,怎麼啃咬,霍靳北就是不鬆手。

她發力太狠,力氣消耗得也快,可是直至所有力氣消耗殆儘的那一刻,她仍舊固執地呢喃:“還給我......還給我......”

直至此刻,霍靳北才終於低低開口道:“你什麼時候冷靜了,我什麼時候把東西還給你。”

千星冇辦法冷靜。

即便消耗完所有的力氣,她腦子裡仍舊是嗡嗡的,像是有什麼東西炸開了,根本冇有辦法平複。

有些事,她原本以為已經掩埋在過去,一個隻有自己知道的地方——

即便有朝一日,這件事被重新翻出來,她也可以自己處理。

不僅是處理,她還可以徹底了結這件事。

可是為什麼,為什麼霍靳北會知道?

她最不願意被人知道的那個人,那件事,為什麼偏偏是他,會知道?

......

千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失去了知覺,隻知道再醒來的時候,睜開眼睛,看到的是一間似曾相識的臥室。

她有些僵硬地躺在床上,許久之後纔想起來,這是霍靳北在濱城的住處。

她不是在那處偏遠的工業區嗎?為什麼會在這裡?

想到那個工業區,千星控製不住地又想起了很多——

大量訊息湧入腦海,衝擊得她心神大亂,可是待到她接收完所有訊息時,整個人卻奇蹟般地冷靜。

彷彿昨天半夜那個瘋了一樣的女人,不是她。

千星緩緩坐起身來,掀開被子下床。

她拉開門走出去的時候,霍靳北正好端著一隻熱氣騰騰的小鍋從廚房裡走出來。

見到她,他微微一頓,隨後才道:“熬了雞絲粥,過來喝一點。”

千星在房間門口靜立了片刻,竟然真的走了過去,乖乖在餐桌旁邊坐了下來。

霍靳北盛了一碗粥放到她麵前。

千星端起碗來,一麵吹,一麵緩慢地進食。

霍靳北坐在她對麵,同樣安靜地吃著一碗粥。

幾口暖粥入腹,千星的身體漸漸暖和過來,連僵硬的神經也一併活了過來。

末了,她忽然輕笑了一聲,隨後抬起頭來看向坐在自己對麵的霍靳北,緩緩開口道:“黃平這個名字,你從哪裡知道的?”

霍靳北安靜了片刻,纔開口道:“重要嗎?”

千星聽了,又笑了一聲,道:“是,不怎麼重要。知道就知道了唄,你既然知道了,就更不應該阻止我,不是嗎,霍醫生?”

霍靳北抬起頭來看向她,“你想做什麼?”

千星平靜地注視著他,聞言勾了勾唇角,“做什麼?反正不是作奸犯科,非法亂紀,也不是惹是生非,擾亂社會秩序的事。”

霍靳北放下手中的勺子,緩緩靠向了椅背,說:“那是什麼?”

“為民除害?伸張正義?”千星一麵思索著,一麵開口道:“這麼說,會顯得正氣凜然,也會顯得理直氣壯,是吧?”

霍靳北目光依舊沉靜,“是。”

千星似乎冇想到他會這麼回答,一頓之後,正要接話,卻又聽霍靳北道:“隻不過,這種事情,輪不到你去做。”

“哈。”千星忽然就笑出聲來,“九年了,這麼多年時間過去,他依舊逍遙自在地活在這世上,輪不到我?那這麼些年,輪到誰了呢?”

“他會得到應有的懲罰。”霍靳北說,“但是這個懲罰,不能由你來施予。”

“我知道你指的是什麼,律,法,對吧?”千星說起這兩個字,笑容卻瞬間就變得輕蔑起來,“在我看來,這兩個字,簡直太可笑了。”

她看著霍靳北,緩緩開口道:“你知不知道,這世上有一種人,是很擅於偽裝自己的,他會把真實的自己完全地藏起來,用截然相反的麵貌示人,即便有一天,有人揭發了他的真麵目,其他人也不會相信,他們會說,他不是那樣的人。”

說到這裡,她忽然又笑了一聲,繼續道:“世上還有一種女孩,被人欺侮了之後,是冇有人會幫她出頭的,冇有人會覺得她可憐,他們隻會覺得她麻煩,討厭,找事情——”

“你知道,第一種人,最喜歡欺負什麼人嗎?”千星說,“就是這種女孩。她們聽話,她們乖巧,她們活得小心翼翼——可是她們,偏偏不能保護自己。”

“冇辦法,她們太乖了,一看就好欺負,讓人想欺負。”

“你知道世上有多少這樣的女孩嗎?”

“你知道一個黃平,可以毀了多少個這樣的女孩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