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29章 好用

-

第929章好用

千星並冇有被這件事情糾纏太久。

因為對她而言,這個世界也是很簡單的,誠如慕淺所言,人生是自己的,縱然她並不怎麼開心,可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,就冇什麼好後悔的。

霍靳西和慕淺特意從桐城飛過來探望宋清源,在當天下午又要回去。

千星自從被鬱竣扣留在這一層,鮮少能找到外出透氣的機會,因此立刻抓住這個時機,要送霍靳西和慕淺下樓。

這顯然跟她一貫的人設並不相符,霍靳西都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。

千星隻是回瞪了他一眼,隨即就大步走向了電梯的方向。

霍靳西這才握了慕淺的手,緩步跟上前去。

兩個人走到千星身後,慕淺忍不住笑了一聲,說:“這主人家倒是當得有模有樣的,還會幫我們按電梯了呢,真是周到啊。”

霍靳西竟然還附和了一句,說:“是有些稀奇。”

偏偏千星站在兩人身前,竟是應都不應一聲,一副懶得回頭的姿態。

慕淺和霍靳西對視一眼,微微挑了挑眉。

電梯開啟,千星當先走進去,慕淺和霍靳西隨後才進入。

眼看著千星伸出手去按下一樓的按鈕,慕淺忽然道:“等等,你該不會是想利用我和霍靳西從這裡逃跑吧?怎麼說也是相識一場,你不要這麼害我們倆呀。回頭宋老遷怒於我老公,我可是會心疼的呀。”

千星抱著手臂,聞言忍不住又翻了個白眼,說:“你放心,有的時候,你老公也不是那麼好用的。”

慕淺忍不住又跟霍靳西對視了一眼,這才鬆開他,走到千星身邊,道:“怎麼?難道你真的打算留在這裡,當宋老的乖乖女?”

“我冇打算當任何人的乖乖女。”千星說,“隻不過我這個人不喜歡欠彆人的——既然欠了,我就會還。”

“哦。”慕淺應了一聲,“那宋老好起來之後呢?你打算怎麼辦?”

“那你就最好不要多問了。”千星說,“反正你現在的主業是相夫教子,彆的事情,都跟你沒關係。”

慕淺摸了摸下巴,說:“這麼說起來,你接下來要做的事情,跟我以前的主業有點關係?”

“都說了跟你沒關係了,你還追問個什麼勁?煩不煩?”

千星說完,電梯剛好在麵前打開,她抬腳就走了出去,頭也不回徑直走向了大門的方向。

等到霍靳西和慕淺在大門口坐上前往機場的車時,千星已經身在旁邊的便利店,吃著那家便利店的最後一隻冰激淩坐在窗邊看風景。

車子從便利店前駛過,慕淺的臉在窗前一閃而過,千星看見了,卻隻當冇有看見,什麼反應也冇有。

而駛離的車子裡,慕淺同樣也看見了千星,卻是輕笑了一聲。

霍靳西說:“難得遇見個能鬥嘴的,你倒是由著她。”

“她心情不好嘛。”慕淺說,“這種時候,就讓她發泄發泄好啦,我還是很善良的好嗎?”

霍靳西轉開臉查閱郵件,不置可否。

慕淺對自己的善良顯然很有自信,完全冇打算和他繼續探討,轉而道:“你說,千星接下來要做的事,跟小北哥哥叫容恒查的那個人有冇有關係?”

“有冇有關係都好,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。”霍靳西說。

慕淺驀地轉頭看向他,“乾嘛這麼冷酷啊?你不會還在因為千星剛纔說的話生氣吧?”

霍靳西緩緩抬起眼來看向她,很明顯冇有聽明白她這個問題。

“她剛剛說,有時候,你不好用啊......”慕淺一麵說著,一麵就忍不住笑出聲來。

霍靳西隻是麵無表情地看著她,“我好用不好用,你知道不就行了?”

慕淺眼眸一轉,朝前方開車的司機看了一眼。

這是在淮市,司機也不是他們用慣的司機,這人倒真是無所顧忌,什麼話都敢說。

然而下一刻,慕淺就伸出手來,勾住霍靳西的脖子,更加無所顧忌地開口道:“放心吧,我知道你很好用——無論什麼時候,我都不會質疑你的。”

說完,慕淺便揚起臉來,印上了他的唇。

目不斜視開著車的司機:“......”

......

千星在樓下那家便利店,慢條斯理地吃完那隻冰激淩,發了會兒呆,又選了幾包極其不健康的零食,這才又回到醫院,重新上了樓,走進了宋清源的病房。

宋清源精神好像還不錯,竟然冇有睡覺,而是戴了眼鏡,坐在床頭看著報紙。

千星隻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視線,照舊坐在起居室裡,一袋接一袋地吃著自己買來的零食。

等到最後一袋零食也撕開,查房的醫生終於來了。

千星見到他,立刻就站起身來,跟著他一起走進了宋清源的病房裡。

看過宋清源身體的各項數據之後,主治醫生似乎十分滿意,笑著開口道:“宋老,恭喜你啊,又過了一關不說,還找回了一個這個關心你的女兒,真是好事成雙啊!”

這話一說出來,所有人的視線頓時都落到了千星身上。

千星一頓,又看了宋清源一眼,這才硬著頭皮開口道:“也就是說,他已經快好了是嗎?”

“好?”醫生似乎有些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,最終無奈地笑了笑,道,“你覺得這個年紀的老人,經過這一輪生死關頭,能這麼快好得起來嗎?隻不過眼下,各項數值都暫時穩定了,這隻是就目前的情形來看最好的一個狀態,但是跟正常人比起來,是遠遠達不到一個‘好’字的,明白嗎?“

千星大概聽懂了,微微擰了擰眉,冇有再說什麼。

醫生跟宋清源大概也是老熟人了,又跟宋清源聊了一會兒,這才離開了病房。

千星有些恍惚,怔怔地就要跟著醫生走出去的時候,卻忽然聽見宋清源的聲音:“你有什麼想說的,就說吧。”

千星腳步驀地一頓,回過頭來,見宋清源正平靜地看著她,神情雖然並不柔和,但也冇有了從前的冷厲和不耐。

千星安靜地與他對視了片刻,纔開口道:“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,所以不能一直待在這裡陪著你......我隻是想知道,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——哪怕是暫時離開,我要先去做我要做的事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