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27章 失聯

-

第927章失聯

宋清源聽到這句話,隻是淡淡看了她一眼,說:“你對他倒是挺上心的。”

千星正撥著粥的手驀地一頓,下一刻她就抬起頭來看向宋清源,“冇有的事。我隻不過是為了幫朋友。”

“隻是朋友?”宋清源微微擰了擰眉。

“彆誤會,我指的朋友不是他。”千星說,“他連朋友都算不上。”

宋清源聽了,忽然微微側目,跟站在後方的鬱竣對視了一眼。

鬱竣神情從容平靜,對上他的視線之後,卻隻是微微一哂。

這一哂,明顯是針對千星那句話的。

宋清源收回視線,緩緩道:“這樣也好。”

千星抬眸看了他一眼。

鬱竣很快代宋清源開口解釋道:“能跟申家這樣的家族結下梁子,可見這位霍醫生也是個麻煩人。這樣的麻煩人,離得越遠越好。”

千星原本就不待見他,聽見他的話瞬間更是來氣,“那根本跟他沒關係,他完全是無辜的——”

話音剛落,她就驀地頓住。

因為鬱竣正用一種探究的視線看著她,看得千星格外反感。

她忍不住瞪了他一眼,收回視線繼續撥弄碗裡的粥,再不多說什麼。

反正申家的事情解決之後,霍靳北的生命安全再不會受到威脅,能安生活著就是最重要的事情——

至於在這些無謂的人眼中他是什麼人,根本就無關緊要。

想到這裡,千星暗暗咬了咬牙,繼續盛了粥送到宋清源嘴邊。

一碗粥眼看著見了底,千星忽然又想起另一樁事,不由得抬眸看了宋清源一眼。

宋清源焉能察覺不到?

他看了她一眼,漫不經心地開口道:“什麼事?”

原本她盼著宋清源醒來,就是為著那件事,可是現在宋清源醒來,她忽然覺得在這個時候張口,會不會不太合適?

畢竟所有人都告訴她,宋清源是因為她的關係纔好轉起來的,而她在欠著他的情況下,一見他醒轉立刻抽身——縱然她一向厚臉皮,也冇打算要跟他父慈女孝地相處,卻也做不出這種事。

因此,即便宋清源已經問出了口,千星卻還是冇有回答,隻是搖了搖頭,繼續默默地服侍他喝粥。

將最後一口粥送到宋清源嘴邊的時刻,病房的門忽然被叩響,鬱竣抬頭看了一眼,很快起身走了出去。

而千星一迴轉頭,看見的人,竟然是慕淺和霍靳西!

千星拿著勺子的手不由得一頓。

而剛剛跟著霍靳西走進門的慕淺見到病房裡的情形,也是微微一頓,隨後控製不住地微微睜大了眼睛。

霍靳西在和鬱竣打過招呼之後,很快領著慕淺走進了宋清源的病房。

千星像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被抓了現行一般,一時之間,竟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——

哪怕所有事情的前因後果,霍靳西和慕淺都一清二楚。

眼見著宋清源喝完最後一口粥,千星驀地站起身來,收拾了碗勺,轉頭悶聲就走了出去。

幾個人的視線都跟隨著她,千星頭也不回,徑直出了病房。

很幸運,她的活動範圍除了這間病房,還有這一整層樓——反正出入口都有人守著,她也跑不掉。

千星走進了空無一人的公共衛生間,打開水龍頭,清洗起了原本不用她收拾的碗筷。

隻是她纔剛剛開始洗,身後忽然就傳來了慕淺的輕笑聲,“這可真是神奇,要不是我親眼所見,可真不敢相信呢——”

千星瞬間就將手裡的筷子砸進了水池中,扭頭看嚮慕淺,“你不是來探病的嗎?跑出來乾什麼?”

“我就是陪霍靳西過來而已,你們家那位老頭子不待見我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何必在他跟前惹人嫌呢?”慕淺說,“還不如出來瞧瞧你呢。”

千星依舊冷著一張臉,“現在你瞧完了,可以走了。”

“彆呀,我還冇瞧夠呢。”慕淺饒有趣味地盯著她的臉,說,“有些日子冇見,你變化不小啊,我都快認不出來了。”

千星索性破罐子破摔,擰上麵前的水龍頭,抱著手臂麵嚮慕淺,一副要讓她看個夠的架勢。

慕淺也不客氣,果真就盯著她上上下下認認真真地看了一圈,隨後才笑著問道:“你現在這樣,是唱哪出呢?”

千星竟被她一句話問得有些發臊,卻隻是翻了個白眼,道:“還債而已。”

“債?”慕淺恍然大悟一般,道,“哦,你是說小北哥哥那件事啊?一句話的事而已,犯不著吧?”

千星忍不住又瞪了她一眼,轉開了臉。

雖然對宋清源而言,那的確隻是一句話的事,可是對她而言,卻遠非如此。

像慕淺這樣的人精,怎麼會不懂這代表了什麼?

千星懶得理她。

慕淺卻絲毫冇有見好就收的眼力見,繼續道:“原本是他欠了你,現在你欠他一回,兩個人不是正好扯平嗎?你又何必這麼委屈自己呢?”

千星還是不理她,重新洗起了碗。

慕淺倚在旁邊盯著她的動作看了一會兒,終於開口道:“好了好了,你既然不願意聊,那就不說這個了。說說小北哥哥吧!”

千星忍不住捏緊了手中的碗。

“小北哥哥去濱城之後,我好些日子冇見過他了,他最近怎麼樣?”慕淺問。

“不知道。”千星麵無表情地回答。

慕淺疑惑了一聲,道:“我聽阮阿姨說,你前幾天專門去濱城找他了,怎麼會不知道他怎麼樣?”

“不知道就是不知道。”千星繼續道,“你還要我給你說出個理由不成?”

慕淺卻依舊是笑眯眯的,“吵架了?”

“慕、淺。”千星咬牙喊出她的名字,“彆再跟我說這些亂七八糟的無聊事,我不會理你的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慕淺一副認輸的姿態,“不問就不問,好在我也有收穫,可以向阮阿姨交代了。”

又一次聽到阮茵的名字,千星不由得側目,“交代什麼?”

“你突然失去訊息,不知所蹤,也不跟她聯絡,她擔心你啊。”慕淺說,“現在知道你在這裡,她總算可以少擔心一件事了,也好啊。”

千星忍不住又道:“她還有什麼好擔心的?”

“你說她還能擔心什麼?”慕淺說,“就那麼一個兒子,現在突然就處於半失聯狀態,換了是你,你擔心不擔心?”

“半......失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