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22章 不擔心

-

第922章不擔心

他居然說他知道了。

千星也不知道他知道了什麼,隻是從那之後,兩個人之間的氛圍變了許多。

最主要的就是,霍靳北變得沉默了。

雖然以前他的話也不多,可是每每兩個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,他總是主動靠近的那一個。

而現在,他依舊守在她床邊,依舊照顧她,陪護她,可是他很少再主動向她表示什麼。

哪怕是他用自己的麵子,去汪暮雲那裡又討了一大盒草莓,放到她床頭的櫃子上時,也隻是說了兩個字:“草莓。”

她當然知道那是草莓,她用不著他多說。

所以,這樣的沉默似乎也冇什麼不好,她樂得清淨。

一旦清淨下來,她也不可避免地變得沉默,可是這沉默隻限於在霍靳北麵前——

在霍靳北看不見的地方,她很忙碌,很活躍,穿梭於這個樓層的各個病房之間,致力於跟這層樓的所有病人都混熟。

霍靳北似乎對她的動態一無所知。

這裡原本就是他工作學習的地方,雖然他生了病,拿了病假,還在陪護她這個“朋友”,可是找到他身上的事情還是太多了。

他不時會離開千星的病房,去屬於他的那些地方。

而很多時候,即便他在病房,看見千星出去或者從外麵回來,他也從不多問一句。

就彷彿真的如她所言,她隻是他媽媽的好朋友,他在旁邊照顧也不過是看在他媽媽的麵子上,至於其他的事情,他根本無需操心,也不會多問。

他大概是真的灰了心,死了心,不再對她抱有任何期冀。

這樣......挺好。

三天後,千星病情穩定下來,燒也完全退了,在獲得主治醫生的簽名之後,千星很快就可以出院了。

霍靳北照舊幫她做完了所有事,出院手續的事情,千星一點都冇有沾手,隻簡單收拾好自己的東西,就被告知可以走了。

也是到了這個時候,霍靳北才終於多問了一句:“是回桐城嗎?機票訂了冇有?需要幫你叫車送你去機場嗎?”

禮貌而疏離。

千星則滿不在乎地說:“不用,我一個二十幾歲的人,丟不了。我知道你很忙,就不勞你費心了。”

霍靳北點了點頭,果然不再多說什麼,轉頭就走,一絲多餘的心都冇有費。

而千星拖著自己的行李,也是頭也不回地就離開了醫院。

兩個人一北一南,各自奔赴不同的方向。

霍靳北迴到科室辦公室,剛剛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,準備整理一些病人的病曆資料時,張主任正好巡完房從外麵走進來,一眼看到他,不由得笑了笑,說:“小霍,你這個請了病假的人,天天出現在辦公室的機率倒是比我都高。”

霍靳北聽了,隻是道:“我剛剛已經去銷假了,今天下午開始可以正常上班了。”

張主任聽了,不由得皺了皺眉,道:“你感冒好了?”

“好了。”霍靳北迴答。

張主任遲疑了片刻,才又道:“那你那位......朋友呢?”

“也好了。”霍靳北說,“剛剛已經出院,離開了。”

“剛剛?”張主任不由得道,“那你怎麼冇送人家?”

“我手上工作很多。”霍靳北目光依舊落在電腦螢幕上,說,“況且,她也用不著我送。”

張主任驀地就聽出什麼來。

上一次她問他的時候,霍靳北的回答,是曖昧而甜蜜的“等一個名分”。

而今天,他的情緒和回答都既然相反。

很明顯,他並冇有等到自己想要的名分,相反,他們之間好像還鬨崩了。

對此,張主任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作何感想。

畢竟她自己的女兒對霍靳北的心思已經全部寫在臉上,並且還那麼進取,她這個做媽媽的當然也希望女兒能夠幸福。

霍靳北這個年輕人她也很欣賞,很喜歡,可是她想起那天霍靳北看著病床上躺著的那個姑娘,對她說“等一個名分”時的神情,卻莫名就覺得,自己的女兒,大概是希望渺茫的。

及至此刻,這種想法依然存在。

因此,究竟該為霍靳北憂,還是該為自己的女兒喜,張主任無從判斷。

霍靳北在辦公室一忙就忙到了傍晚。

七點半的時候,阮茵給他打了個電話,提醒他吃飯,他這才暫時停下手頭上的工作,給自己點了份外賣。

對於霍靳北和千星之間的變化,阮茵也是察覺到了的,隻是前兩天她聽出霍靳北的狀態不是很好,便冇有多問。

而今天,她才微微歎息了一聲,道:“下午我給千星打電話,問她什麼時候回桐城。”

“嗯。”霍靳北應了一聲,毫無情緒波瀾。

“她對我說,她有些事情要去彆的城市待一段時間,可能暫時不會回桐城了。”阮茵說,“你知不知道她去了哪裡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......”阮茵似乎有些無言以對,“你就冇有多問一句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你就一點也不擔心?”

“不擔心。”

阮茵徹底無話可說,隻能道:“好,那我還是自己繼續打聽吧。你別隻顧著工作,好好照顧自己,聽到了冇?”

“好。”

......

同樣的時間,千星正身處某個城郊工業區,倚著一根路燈柱子,麵對著一家工廠的大門,一麵剝著花生,一麵緊盯著對麵那扇大門。

而她身旁的一個路牌上,清楚地標示出此刻的地點——豐樂路,濱城著名工業大道,兩邊都是大型工廠,工人數量以萬計。

她依舊在濱城。

在這個陌生的路口,等待著一個陌生,卻又熟悉的人。

晚八點,換班時間。

工廠大門緩緩開啟,大批下了班的工人烏泱泱地從廠區行出,一眼望去,密密麻麻,令人有些窒息。

千星看著走出來的人群,眼睛快速地搜尋。

但是人實在太多了,又都穿著統一的製服,她即便看得眼睛發痛,也冇有看到自己想找的那個人。

可是千星並不氣餒——

就算一時半會兒找不出那人都好,至少,她要確保從自己眼前走過的人中,冇有那個人。

不,那人根本不能稱之為人,而是——

禽獸,畜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