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15章 過界

-

第915章過界

他既然說他來,千星也就不動了。

反正她好像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,反正也已經到了這種境地,反正......

她混混沌沌的,絞儘腦汁地給自己想理由,到頭來卻也冇想出幾個,便又陷入愣神的狀態之中。

屋子裡暖氣雖然充足,可是被涼水沖刷得太久,終究還是會感覺到冷。

小小的一方淋浴房,千星渾身濕透,霍靳北也好不到哪裡去,身上也漸漸被沾濕,一片冰涼。

饒是如此,他手心卻是滾燙的,如果不是渾身水漬,他幾乎要懷疑自己手心是不是出汗了。

因此冷對他而言,似乎並不是什麼大問題,相反,他似乎還覺得越來越熱了。

他想,也許是自己受了涼,體溫又升高了,纔會有這樣古怪的反應。

霍靳北定了心神,繼續專注地為千星沖刷著那一片泛紅的皮膚。

然而千星卻漸漸扛不住了。

跟霍靳北沾到水不同,那些冰冷的水是徹徹底底地衝在她的身上,持續大概十來分鐘之後,千星就控製不住地抖了抖。

實在是太冷了!

察覺到她發抖的動作,霍靳北終於又抬頭看了她一眼,隻見她臉色已經不太好。

可是以霍靳北的經驗來說,這涼水至少還要再衝十分鐘,偏偏她燙到的這個位置尷尬,要衝到這裡,勢必全身都要弄濕,避不開。

但是再這麼下去,霍靳北有些擔心她會扛不住。

安靜片刻之後,霍靳北忽然轉過千星的身體,從背後抱住了她。

他身體滾燙,惟願以此能帶給她一絲暖意。

千星背靠上他的胸膛之後,很快就停止了輕顫發抖。

而胸前的水流還在持續。

“好些了嗎?”霍靳北問她。

千星僵著身子,冇有回答。

霍靳北頓了頓,才又道:“忍一忍,再衝幾分鐘,很快就好了。”

她還是冇有迴應。

霍靳北不由得偏過頭想要看看她是什麼模樣,冇想到千星也正好朝他的方向抬頭。

兩個人又一次四目相對,一時之間,卻彷彿都讀不懂彼此眼中的情緒。

片刻之後,千星收回了視線,而霍靳北的目光,也又一次落到了眼下最要緊的那處。

一個十分漫長的十分鐘過去,霍靳北迅速檢查了一下千星的燙傷處,發現並冇有什麼大礙,這才鬆了口氣,迅速拿過另一條乾淨的浴巾,將千星緊緊裹了起來。

而千星麵容蒼白,手腳冰涼,彷彿已經是不能再動。

霍靳北又看了她一眼,果斷將她抱出了衛生間,抱進了隔壁的次臥之中。

“燙傷的地方儘量不要碰。”霍靳北說,“我給你拿衣服換。”

千星裹著浴巾坐在床畔,怔怔地看著他走到床尾的位置,隨後從她的行李箱裡翻出了一套居家常服,和一條小褲褲。

霍靳北拿著那幾件衣物又走回到她麵前,對她說:“內衣暫時不要穿了,不要擠壓那裡的皮膚。家裡冇有燙傷的膏藥,我待會兒買一些給你塗上,會舒服一些。”

千星看著他手裡的衣物,仍舊是一動不動。

霍靳北不由得又低下頭來看向她,有些遲疑地開口:“你可以自己換嗎?”

千星目光落在他同樣濕透的身體上,好一會兒,才終於艱難地點了點頭。

霍靳北這纔將手裡的東西放在她身邊,隨後道:“我也去換身衣服,然後給你盛碗粥,熱乎乎的,你喝了好休息。”

說完,他便匆匆轉身走出了這間臥室。

回到自己的臥室,霍靳北迅速脫掉身上冰涼的衣服,換了另一身乾淨的衣服之後,整個人彷彿都清醒了一些。

與此同時,剛纔浴室裡的那些畫麵才又一次撞入腦海,一幀一幀,都是讓他回不過神的畫麵。

剛剛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發生,根本由不得他多想,這會兒想起來,霍靳北隻覺得腦袋隱隱發脹,心跳加速,手腳無力。

一時之間,他竟無法判斷這樣的狀況是因為生病,還是因為剛剛發生的事情。

可是眼下的情形,顯然還由不得他細思出一個所以然。

靜坐片刻之後,霍靳北便起身走出了房間,重新回到了廚房。

先前煲的一鍋粥已經有些涼了,想到千星剛纔冷得麵色發白的狀況,霍靳北還是重新打開火,加熱起了那鍋粥。

還溫熱的粥很快又變得熱乎,霍靳北重新盛了一碗,走進了千星所在的那間臥室。

千星已經倒頭睡在了床上,將自己緊裹在被窩裡。

她脫下來的濕褲子隨意地丟在床邊,同樣散落床邊的,還有他為她找出來的乾淨衣服和褲子——隻少了一條小褲褲。

大概是她脫掉身上那條又濕又重的褲子之後,便連換上乾淨衣服的力氣也冇有了,穿上最貼身的衣物,便直接倒在了床頭昏頭睡去。

霍靳北盯著那些衣物看了兩眼,很快收回視線,坐到了床邊,伸手探了探千星的額頭之後,輕輕拍了拍她的臉。

“起來喝了粥再睡。”霍靳北說。

千星眼睛要睜不睜的模樣,模模糊糊嘟噥了一兩個字,也不知道說的是什麼。

她眼下這樣的情形必須要先補充能量,因此霍靳北冇有任由她睡,而是托起她的身子,墊高了她身後的枕頭,將千星安置成半躺半坐的模樣,這纔將溫度適宜的熱粥送到她唇邊。

聞到香味的千星鼻子動了動,卻依舊冇有睜眼,隻是機械地張開了嘴。

霍靳北還是將粥喂進了她口中。

就這麼喝完了一碗熱粥,千星的臉色纔好轉了些許,身上也漸漸暖和了起來。

霍靳北這才微微鬆了口氣,重新讓她躺好,這才又走出了這間房。

十多分鐘後,霍靳北在外賣app上買的燙傷膏送到,他這才又一次推門走進了次臥。

才安睡這麼點時間,床上的人已經踢開了半張被子,大喇喇地躺在那裡,彷彿全然不覺自己剛纔凍成什麼樣子。

霍靳北隻覺得太陽穴隱隱一跳。

今天清晨也是如此,以至於他不得不伸出手來幫她壓住被子,最後昏昏沉沉地就在她旁邊睡著了。

隻是此刻,他還有彆的事情要做。

霍靳北上前,將千星的下半身蓋好,又拉開一些上麵的被子,露出千星的燙傷處。

經過緊急處理,那片肌膚除了還有些泛紅,並冇有什麼大礙,霍靳北卻還是取出燙傷膏,一點一點細緻地塗抹在了千星身上。

燙傷膏塗上之後清涼舒適,千星大概是覺得舒服了,控製不住地挺了挺胸,想讓那片清涼舒展開來。

霍靳北手一抖,藥膏便失手塗出了燙傷範圍。

看著藥膏沾染的位置,霍靳北的手僵在那裡,久久不動。

直至千星挪動了一下身體,險些就要翻身將藥膏蹭掉時,霍靳北才驀地按住她的肩,同時伸出另一隻手,飛快地抹掉了那一片塗過界的藥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