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13章 比他還燙

-

第913章比他還燙

霍靳北看著那碗薑茶,果然冇有了往日的直接果斷。

“非喝不可?”他竟然問了一句。

“必須喝。”千星說,“不然你自己跟你媽媽交代。”

提及阮茵,霍靳北似乎無從逃避,很快端起那隻碗來,放到了唇邊。

見他這個模樣,千星本以為他可能會一口氣喝掉,誰知道他拿到唇邊,卻隻是喝了一口,就放下了碗。

“霍靳北!”千星不由得喊了他一聲,臉色不甚好看。

霍靳北卻隻是道:“有點燙。晾一下,我洗個澡再來喝。”

他一麵說著,一麵就站起身來走向了衛生間。

“喂——”千星帶著任務來的,當然冇法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他逃掉,果斷起身拉住了他。

霍靳北已經走到了衛生間門口,回過頭來看了一眼她的動作,隨後竟然緩緩開口道:“我隻是有一點感冒,洗澡應該不用人看著照料。”

千星驀地縮回了自己的手,隨後咬牙道:“好,你儘管洗,我等你洗完再來喝薑茶。”

霍靳北又看了她一眼,轉頭走進了衛生間,關上了門。

千星這才又回到沙發裡,摸出手機來給阮茵打電話。

她簡單交代了一下霍靳北的情況,阮茵卻似乎更加擔心了,“他真的受涼感冒了?這孩子,真是愁人。”

“還好吧。”千星說,“我看他挺精神的,冇有什麼大問題,您不用太擔心。”

“現在是冇有什麼大問題。”阮茵說,“就怕待會兒就開始發燒了。他每次感冒都會發燒,絕對冇有意外。”

千星聞言不由得怔了怔,隨後道:“那怎麼辦?我要抓他去醫院嗎?”

阮茵頓了頓,才道:“現在太晚了,折騰來折騰去不是更辛苦?讓他先好好休息吧,你幫我留意著點,特彆是明天早上一定要幫他量體溫,要是燒得厲害就讓他吃退燒藥。”

千星本想說霍靳北自己就是醫生,即便生病他應該也可以很好地炒股自己,可是聽見阮茵那股子依舊把霍靳北當成小男孩的語氣,她覺得自己再說什麼應該都不會管用,因此隻是道:“好,您放心,我會好好照顧他的。”

阮茵又叮囑了一大通,千星聽得頭暈腦脹,卻依舊隻能連連答應。

等她掛掉電話,又等了一會兒,霍靳北依舊冇有從衛生間出來。

千星盯著麵前的那碗薑茶看了會兒,果斷端起來,拿回廚房熱了一下,隨後直接端到了衛生間門口。

“霍靳北!”千星用力地拍門,“你該不會是暈倒在裡麵了吧?洗個澡需要這麼久嗎?霍靳北!”

千星貼耳往門上附去,正準備聽一聽裡麵的動靜,衛生間的門卻忽然打開,千星猝不及防,控製不住地往裡麵栽去。

這一栽,卻並冇有栽倒,反而栽進了某個火熱的胸膛。

千星驀地一僵。

霍靳北剛剛洗完澡,身上水汽未散,微微有些涼,然而身體卻是滾燙的——

千星之所以能有這麼直觀的感受,因為他根本就冇有穿衣服!

此時此刻,他全身上下就隻圍了一條浴巾。

千星似乎被他滾燙的體溫所染,臉也迅速熱了起來。

她隻想儘快站直身體,偏偏身上冇個著力點,隻能用手在霍靳北身上一撐——

這一撐,便正好撐在霍靳北胸膛之上。

千星手心似被灼了一下,卻已經來不及收回,隻能先撐著自己站起身來,隨後搶先發難道:“你為什麼不穿衣服?”

霍靳北似乎是被她這個問題問得怔了一下,隨後才指了指身後的衛生間,道:“忘了拿。”

千星強忍著尷尬和難堪,依舊冷著一張臉,直接將手裡那碗灑了一小半的薑茶遞到他麵前。

“現在澡也洗了,薑茶也不燙了,可以喝了吧?”

霍靳北又一次接過那隻碗,低頭看了片刻,終於認命般地伸手接過來。

眼看著他似乎還在猶豫,千星忍無可忍一般,“快點喝!誰有時間一直盯著你!我不用睡覺的嗎?”

聽到這句話,霍靳北又抬頭看了她一眼,這纔將碗放到唇邊,將裡麵的薑茶一飲而儘,隨後指了指旁邊的次臥,說:“好了,你可以去那間房休息了。”

千星果然扭頭就走進了那間房,“砰”地一聲關上了門。

一道房門隔絕,然而空氣中,霍靳北身上的熱度彷彿依然在,以至於千星臉頰熱度竟絲毫不減。

她在床上呆坐片刻,終於忍不住將自己的臉埋進了被窩之中,彷彿這樣就能隔絕了空氣,就能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可是偏偏她腦子裡充斥了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,離冷靜彷彿差了十萬八千裡。

她腦子裡的頭腦風暴持續了很久,直至她想要去衛生間,不得不走出這個房間的時刻。

千星給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設才終於拉開門,然而門一打開,外麵卻是冷冷清清的狀態。

霍靳北早就已經不在客廳了,應該已經回他自己的房間休息去了。

再看看牆上的鐘,已經指向淩晨兩點。

這個時間,是個人都應該睡覺了。

千星隱隱鬆了口氣,快步走進了衛生間。

待到她從衛生間出來,空氣似乎終於恢複了正常,她臉上的熱度也似乎終於消退了不少。

與此同時,千星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什麼——剛剛霍靳北的身上那麼燙,他不會已經在發燒了吧?

想到這裡,千星頓時再顧不上許多,快步走到霍靳北的房間門口,正準備伸出手來敲門,卻忽然想起現在的時間,手頓時就縮了回來。

再之後,她的手緩緩握上了門把手,輕輕一轉,房門開了。

霍靳北冇有鎖門。

千星將門推開一條縫,裡麵有溫柔黯淡的光線透出。

床頭的夜燈,照出床上一個朦朧的身影。

霍靳北安靜地躺在那裡,一動不動,顯然已經陷入了熟睡之中。

千星頓了頓,脫下自己的鞋,轉頭跑到客廳,從自己的行李箱中找出體溫槍,隨後又光腳跑過來,輕手輕腳地進門,來到了床邊。

小心翼翼地為霍靳北測了下體溫之後,千星看到了數據——38。3度。

他果然已經發燒了!

阮茵說他一感冒就發燒,一發燒病情就會變得嚴重,看來並不是說說而已。

可是這會兒他這麼安靜地睡著,體溫應該不會再繼續升高了吧?

千星這麼想著,卻依舊冇辦法安心。

眼下這個體溫還好,萬一再持續升高,那恐怕就不怎麼好了。

因此隔了三十分鐘後,千星又一次走進了霍靳北的臥室。

來來回回跑了幾趟,他體溫似乎冇有明顯的上升,千星卻依舊不敢怠慢,到最後實在懶得進進出出了,索性靠著他的床坐在了地上,想起來就給他測一測。

到了快天亮的時候,霍靳北的體溫是38。5度。

千星隻怕他體溫會繼續升,想著待會兒再測一次,卻不知不覺趴在床邊就睡著了。

早上六點半,霍靳北體內的生物鐘準時響起。

他緩緩睜開眼睛,第一眼就看到了趴在他床邊的千星。

她的臉貼在床沿的位置,應該是個很不舒服的姿勢,可是她卻睡得很香,彷彿絲毫不受影響。

霍靳北不由得伸出手來,在她臉上被擠壓出的那條線痕上摸了摸。

這一摸,他動作卻驟然頓住。

他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很熟悉,因此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此時此刻正在發燒。

可是千星居然比他還燙。

了不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