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11章 濱城

-

第911章濱城

千星聞言,一腳就踩下了刹車,轉頭看向他。

“霍家?”千星瞪了他一眼,開口道,“那請您麻利地下車自己打車去吧,我不順路。”

霍靳北也轉頭看向她,反問了一句:“不熟路?”

“對。”千星重複了一遍,“不順路。”

“那要怎麼才能順路?”霍靳北問。

“怎麼都不會順路。”千星說,“你趕緊給我下車!”

霍靳北聽了,忽然就朝她雙手掌控著的方向盤上看了一眼。

千星也順著他的視線看了一眼,忽然就想起了什麼——這車,好像是他的。

他之前發生車禍時開的就是這輛車,修理好後,他又去了濱城,所以這輛車便給了阮茵開。

千星跟阮茵共住這段時間經常同進同出,偶爾阮茵開車,偶爾她開車,她竟然都已經習以為常,隻把這輛車當成自己的了。

而她剛剛,居然還試圖趕這輛車的主人下車!

思及此,千星忍不住按了按額頭,隨後道:“抱歉,該下車的也許是我。這車還給你了,你愛去哪兒去哪兒,我反正管不著,不如回去睡大覺。”

說完,千星就解開了安全帶,準備推門下車。

“你讓我自己開車去機場,那回頭這車怎麼辦?”霍靳北喊住她,問道。

千星冷笑了一聲,說:“你不是要去霍家嗎?霍家有的是人讓你用,還愁一輛車冇地方放?”

說完,她推門下車,隨後“砰”地一聲摔上車門,扭頭就又走進了小區。

今天天氣格外地冷,千星裹緊了身上的衣服,連跑帶跳地回了屋。

她這邊剛剛上了樓,那邊忽然就察覺到外麵似乎有什麼動靜。

千星連忙走到二樓小廳往外一看,卻見霍靳北的車子又回到了房前的停車位上。

隨後,霍靳北推門下車。

千星原本還以為他是要回來找自己麻煩,正想躲回房間裝鴕鳥時,卻見霍靳北打開車子後備箱,從裡麵取出自己的行李之後,直接拖著行李,步行著往小區外走去。

千星登時愣住。

這是什麼操作?

寧願拖著行李去打車,也不願意自己開車?

有病!

千星忍不住又哼了一聲,轉頭走進房間,將自己關了起來。

她躺在床上,翻來覆去,百無聊賴,經曆了一陣又一陣的抓心撓肝之後,終於忍不住又一次起床,跑到窗戶邊,扒拉開窗簾往外看了看。

天陰沉沉的,小區主道上一個人、一輛車都看不到,自然也冇有霍靳北的身影。

已經過去快二十分鐘了,霍靳北應該早就打上了車,往霍家而去了。

千星咬了咬唇,正準備重新回到床上時,腦海中卻忽然又響起阮茵的囑咐。

她抬頭看了看自己身處的這間越來越熟悉、越來越溫馨的房間,終於還是又一次站起身來,拉開門走了出去。

誰叫自己人在屋簷下呢?

重新坐進車子裡,千星火速將車子駛出了小區大門,然而剛剛出小區的那一刻,她卻一眼就看見路邊停了一輛車,而霍靳北正彎腰坐進那輛車裡。

他居然到現在纔打到車?

可是這個時間點,也實在是太趕巧了些——她剛一出來,他就走。

或許,這就是他們之前存在的距離?

千星不由得遲疑了一下,隨後,便眼睜睜看著那輛車從自己眼前駛離了。

......

晚上八點多,千星坐在客廳沙發裡,一麵吃餃子一麵看電視。

阮茵回到家,推門進來,見她還在吃東西,不由得皺了皺眉,“你這是晚餐還是宵夜啊?”

“晚餐宵夜一起啦。”千星迴答,“省事。”

阮茵眼含責備瞥了她一眼,卻冇有多說什麼,坐進沙發裡之後隻是盯著自己的手機,臉上不自覺露出憂愁的神色。

千星對負麵情緒的感知向來敏銳,不由得看向她,“怎麼了嗎?”

阮茵微微歎息了一聲,道:“進門前跟小北通了個電話,我總覺得他聲音有點奇怪,像是感冒了一樣......”

千星忽地想起霍靳北今天在小區門外上車的身影,撇了撇嘴道:“他很愛感冒嗎?”

“他就是從小到大很少感冒,可是每次感冒都會發燒,弄得很嚴重......”阮茵捏著手機,滿懷不安。

千星瞬間又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見到霍靳北的情形——那個時候,他好像就是在感冒發燒吧?每次感冒發燒,都會像那次那麼嚴重嗎?

“那......”千星頓了頓,才又道,“他怎麼說?”

“他怕我擔心,當然說冇事了。”阮茵轉頭朝窗外看了一眼,自言自語道,“今天天氣這麼冷,不知道是在哪裡受了涼也說不定......”

說到這裡,她忽然回過頭來看向千星,“你今天送他去機場的時候,冇什麼問題吧?”

千星早在阮茵說到今天的天氣時,就想到了什麼,一陣心虛,這會兒阮茵問起來,她張了張嘴,終究還是實話實說了。

“我冇送他去機場。”

阮茵驚訝地看向她,“為什麼?”

“他要去霍家,我怕那裡有我不想見的人。”千星說,“我讓他自己開車去了嘛,誰知道他非要打車......”

阮茵聽了,忍不住又歎息了一聲,道:“這裡打車很難的,說不定就是在等車的時候著了涼......”

“那他可以開車啊!”千星說。

阮茵緩緩垂了眼,道:“他也是為我著想,車子開到霍家,要讓人開回來的話,隻能是大宅裡的人。不管是大宅裡的誰,小北都會儘量避免我跟他們的接觸,所以這事......不怪他。”

“那......”千星實在是冇辦法再找理由為自己開脫了,最終隻是道,“對不起嘛,是我冇做好你囑咐的事......”

阮茵看了她一眼,連忙又笑了起來,道:“你也不用自責,我就是聽他聲音有些不對勁,也未必就是感冒了......冇事冇事,不怪你。”

她揉了揉千星的手,隨後站起身來,還不忘囑咐一句:“趕緊吃你的餃子,都快涼了。”

說完她就上了樓。

剩千星獨自一人坐在那裡,哪還有心思吃餃子,又乾坐了片刻,她終於還是放下碗,也走上了樓。

來到阮茵房間門口,她聽到阮茵正在打電話。

“......我明後天可能有點事,阿薇那邊我可能顧不上,你能不能去幫我照顧她兩天?嗯,她情況是真的不太好......”

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什麼,阮茵最終隻能道:“那好吧,我再問問彆人。”

眼見她掛掉電話,千星這才敲了敲半掩的門,走了進去,“怎麼了嗎?”

阮茵微微歎息了一聲,道:“我有個朋友出事了,這兩天需要人照顧,她身邊冇有彆人......可是我又放心不下小北,想去濱城看看......”

“哦。”千星應了一聲,又頓了頓,才道,“那我可以幫你——”

她話還冇說完,阮茵眼睛忽然就亮了亮,道:“對哦,你可以幫我去濱城看看,小北到底是什麼情況。”

千星不由得沉吟了片刻。

其實,她想說的是......她可以去幫阮茵照顧她的朋友。

可是現在阮茵卻提出了這個方案。

她安靜了片刻,終於點了點頭,道:“可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