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07章 嚮往

-

第907章嚮往

算算日子,這個人已經又好幾個月冇出現在千星麵前了,因此她瞬間愣在當場。

雖然她跑過來找霍靳西,就已經是對宋清源的一種低頭,可是她始終也隻是想麵對霍靳西而已,卻冇有想到會這樣直接地跟宋清源麵對麵。

宋清源見到她,麵容卻是一如既往地平靜,也並冇有說什麼。

反倒是霍老爺子先開了口,道:“清源,正好有事要你幫忙呢。”

千星僵立在旁邊,一動不動,一言不發。

宋清源在霍老爺子身旁坐了下來,纔開口道:“什麼事?”

“我孫子小北,你也見過。”霍老爺子說,“可能無意中招惹了什麼不好惹的人,現下在濱城有些麻煩,想麻煩你說句話。”

“一句話而已,算得上什麼麻煩。”宋清源說,“算得上什麼麻煩。”

霍老爺子聞言微笑道:“那就好。”

說完,他才又看向千星,“丫頭,你把具體情況說說,也好讓你爸爸知道這話該跟誰說去——”

千星聽到這句話,像是突然被針紮到一般,猛地抬起頭來看了麵前的人一眼,頓了許久,才終於開口道:“所有的原委,您這位親孫子和孫媳婦兒都知道,要想知道什麼,您問他們就是了!”

說完這句,千星猛地轉頭朝門外走去。

宋清源抬眸看著她的背影,冇有說什麼。

反倒是霍老爺子對慕淺道:“淺淺,你去看看。”

“還是算了吧。”慕淺聳了聳肩,看著宋清源道,“畢竟她剛剛做了一件自己一萬個不願意做的事,一時間當然難以麵對自己,誰出現在她麵前都會讓讓她覺得難堪的,還不如讓她一個人靜一靜呢。”

霍靳西聽了,伸出手來握住了她的手,顯然是認同她的意見。

宋清源眼色微微有些暗沉,隨後才又看向霍靳西,道:“那她說的那件事是什麼情況?”

“您放心。”霍靳西說,“事情已經解決了,隻是她不知道而已。”

宋清源聞言,不由得擰了擰眉。

慕淺解釋道:“也就是說,你不需要出什麼力,就能平白在千星麵前領一份功勞,便宜你了。”

宋清源聽她這麼說,自然有所不悅,霍老爺子也忍不住瞥了她一眼,“淺淺。”

“事實嘛。”慕淺說,“除非,你不想承這個情,不想讓千星對你有那麼一絲絲好感......”

宋清源臉色頓時又沉了幾分,霍老爺子不由得道:“這樣,也隻能多‘那麼一絲絲’好感嗎?”

“是的。”慕淺毫不猶豫地給出了答案,“頂多一絲絲而已,起不了太大作用,所以,不要抱太大希望哦!”

宋清源微微閉上眼睛,深吸了口氣之後,才又開口道:“靳北去濱城做什麼?”

“交流培訓。”霍老爺子回答道,“大概得有一段時間。”

“那他們倆這是......”宋清源轉頭看嚮慕淺,“什麼情況?”

慕淺攤了攤手道:“彆看我啊,我可不知道他們到底發展到哪一步。不過我知道,你家女兒這是控製不住地往我家小北哥哥那頭跨進了一大步呢!”

......

與此同時,剛剛跨出一大步的千星,已經駕車飛快地駛離了霍家。

隻是車子開出去冇多久,她就減速靠邊,熄火之後,便直接趴在了方向盤上,不知是睡是醒。

千星在那裡一坐就是半天,再抬起頭來時,天色已經暗了下來。

而她之所以抬頭,是因為手機在響。

她起身,有些迷茫地呆坐了片刻,才緩慢而僵硬地拿出自己的手機,卻在看見上麵顯示的電話號碼時,瞬間清醒。

這個號碼她冇有存在手機裡,卻爛熟於心,幾個小時前她還打過。

是霍靳北的電話。

這會兒他用自己的手機給她打電話,也就是說,他之前之所以關機,很可能隻是在忙,而他現在應該是忙完了,所以給她回撥了電話。

可是千星看著這個來電,手指努力嘗試動了動,卻彷彿始終冇有力氣按下接聽鍵。

她知道,這個時候霍靳北應該安全了,再冇有危險了。

雖然她剛纔隻是在霍家說了幾句話,甚至連一句話都冇有跟宋清源說過,可是她知道,宋清源一定會保住霍靳北的。

因為宋清源覺得虧欠她,所以她的要求,宋清源應該都會做到。

她為這件事擔驚受怕好些日子,至此明明應該開心,明明應該鬆一口氣,可是她卻做不到。

冇辦法開心。

冇辦法放鬆。

不想麵對宋清源。

更不想麵對霍靳北。

千星手指終於動了動,卻是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電話斷掉,螢幕暗下來,再冇有一絲動靜。

霍靳北似乎並不打算糾纏,她既然掛了電話,他就不再追著打。

這明明是她想要的結果,這會兒她看著手機漆黑的螢幕,卻忽然又生出一種很奇怪的情緒。

無端端地,她忽然覺得有些冷。

就那樣僵坐在車裡許久,她才伸出手來,重新啟動了車子。

車子裡很快重新暖和起來,她盯著前方的道路看了許久,正在用力思索自己應該把這輛車開到哪裡去時,她的手機忽然又一次響了起來。

千星立刻低頭看向被自己扔在一邊的手機,卻看見了阮茵的來電。

片刻的遲疑之後,千星接起了電話。

“千星?”阮茵在電話那頭笑著喊她,“你忙完了嗎?我燒了魚,煲了湯,你要不要過來一起吃晚飯啊?”

聽到阮茵這樣溫柔的邀請,千星幾乎習慣性地就要拒絕,可是那個“不”字衝到嘴邊,卻怎麼也吐不出來。

因為那一瞬間,她想起阮茵溫柔的笑靨,想起那間溫暖如春的屋子,想起滿室的飯菜香氣......

她從來冇有什麼嚮往,可是那一刻,她突然清晰意識到,自己有多嚮往那個地方。

“好。”千星終於開口,卻隻是說出了這一個字。

......

二十分鐘後,千星熟門熟路地進了那個家門。

阮茵儼然已經將她當成了自己人,從廚房裡探出半個身子來,看著她道:“我再炒個青菜就能吃飯啦,你過來幫我把碗筷擺上。”

千星走過去,從櫥櫃裡取出碗筷,擺到了外麵的餐桌上。

熱氣騰騰的飯菜很快上桌,阮茵一邊解圍裙一邊道:“今天的魚和菜都很新鮮,你一定要好好嚐嚐。”

千星並不客氣,端起碗來就開始扒飯。

阮茵特意準備了三四人的飯菜量,而千星不負所望,將湯汁都吃了個乾乾淨淨。

一頓飯她都冇怎麼說過話,隻是埋頭苦吃。

而阮茵也一直等到她吃完,才終於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:“怎麼了嗎?”

千星擦著嘴,抬起頭來看向她,“嗯?”

“你今天從我這裡走的時候,可不是這個模樣。”阮茵說,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千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麼問。

她明明一直是這個樣子,粗鄙、貪吃、冇禮貌,她不知道阮茵是從哪裡看出來她的變化。

“冇事啊。”千星懶懶地應了一聲,“能發生什麼事?”

“我問你,你又反過來問我。”阮茵說,“不想說就算了,但是一定要開開心心的。如果實在是不開心,那就跟我說說,嗯?”

阮茵一邊說著,一邊伸出手來握住了她擱在桌上的那隻手。

千星看著她那隻手,眼波驟然凝住。

那隻手,溫暖柔軟得不可思議。

而她素來冷酷堅硬的內心,被攻陷得一塌糊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