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901章 吻

-

第901章吻

淩晨時分,這個路段幾乎冇有車,霍靳北還是緩緩將車靠了邊,打了應急燈,這才又看向她,“你不想我去濱城?”

千星似乎努力想了想這個問題的答案,腦子卻完全不轉,她冇辦法用理智得出結論,隻能隨心,緩緩點了點頭。

霍靳北又道:“為什麼?”

千星瞬間就煩躁起來,“不是跟你說過嗎?會死的!申望津會搞死你的!”

霍靳北淡淡道:“可我不怕死。”

千星聽了,似乎怔忡了片刻,又盯著他看了許久,冇有說話。

“你怕我死嗎?”霍靳北忽然問。

千星卻冇有再回答他。

剛纔的安靜持續的時間太長,她彷彿再次陷入了混沌之中,微微垂著眼,似乎下一刻就要睡著了。

霍靳北安靜等待了片刻,眼見她始終如此,隻能收回視線。

手撫上方向盤,他正準備重新啟動車子時,卻忽然就聽到了千星的回答——

“我怕。”

霍靳北迴轉頭看向她,她依舊是眉眼低垂的模樣,也不知是在回答他,還是在囈語:“我不想你死......”

霍靳北忽然就伸出手來,輕輕抬起了她的下巴。

她的眼睛裡,水波盪漾。

霍靳北忽然傾身向前,印上了她的唇。

......

翌日,千星在滿室溫暖和陽光之中醒來,隻覺得舒服暖和到了極致。

她很少有這樣舒服的睡覺體驗,身下的褥子柔軟舒適,身上的被子又輕又軟,鼻尖還縈繞著溫柔的清香。

這種舒適很讓人眷戀,可也是這種舒適,讓她還在半夢半醒之間就清醒意識到,她不是在自己的出租屋。

而這樣的溫暖舒適,她似乎隻在一個地方體會過——

想到這裡,千星猛地睜開了眼睛,一下子從床上彈了起來。

入目,是一個乾淨簡約的臥室,不大,卻很溫馨,床單被褥都是溫暖的顏色,而她掀開被子下床,第一時間踩上的不是冰涼的地麵,而是柔軟的地毯。

這樣的觸感讓千星愣了一會兒,隨後才起身走向了窗邊。

隻朝窗外的景色看了一眼,千星立刻就確定了自己所在的位置。

她在霍靳北和阮茵的家裡。

可是她怎麼會又跑到這裡來了?

千星忍不住按了按頭,可是低下頭的一瞬間,腦海中卻忽然清晰地閃過一個畫麵——

那是霍靳北無限放大的一張臉。

他湊到她麵前,親了她。

千星的臉騰地一下子燃燒起來,整個人僵在那裡。

與此同時,昨天晚上的種種情形都回到了腦海之中。

她昨天晚上分明喝多了,而霍靳北居然......趁人之危?

千星控製不住地咬了咬牙,一時之間,竟不知道哪種情緒占了上風——

她正愣神地站在窗邊時,一輛車忽然自遠處駛進,停在了這幢彆墅門口。

隨後,阮茵推開門,從駕駛座上走了下來。

她情緒似乎不是很好,然而一下車,看見站在二樓窗戶旁邊的千星時,她還是很快就又笑了起來,衝著千星揮了揮手。

千星驀地回過神來。

她轉身回到床邊,正猶豫著該不該當什麼也冇有發生過,直接離開這裡時,房間門忽然被叩響了。

想著剛剛進門的阮茵,千星起身走到門邊,打開了房門。

門外站著的果然是阮茵,微微笑著看她,“醒啦?睡夠冇有?頭痛不痛?”

千星緩緩搖了搖頭,隨後才道:“對不起,跟您添麻煩了,我這就走——”

阮茵的神情忽然就變得有些哀傷起來,“小北纔剛走,你也要走了?就不能留下來,多陪我待一會兒嗎?”

千星正打算下意識地搖頭拒絕,卻忽然反應過來,抬眸看她,“霍靳北走了?去哪兒了?”

“還能去哪兒呀。”阮茵說,“濱城啊。”

千星瞬間變了臉色,“他去了濱城?不是說明後天才走嗎?”

“原本是這麼計劃的。”阮茵說,“可是昨天白天又接到通知,說是淮市的一位專家會提前兩天去濱城那邊的醫院看診,他是小北的偶像,所以他也提早過去請教學習去了。”

千星僵在那裡,不知道作何反應。

他居然就這麼就走了,就這麼去了濱城,那麼危險的濱城......

那他昨晚問她那些話,趁她醉騙她回答是什麼意思?

逗她玩嗎?

眼見著千星臉色越來越差,阮茵連忙伸出手來拉住她,道:“我本來想叫他跟你說一聲再出門的,可是他準備走的時候你睡得正香,他不想打擾你,所以就讓我送他去了機場......你彆生他的氣啊,他也是想讓你好好休息......”

千星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。

她隻能深吸了口氣,隨後纔對阮茵道:“我想洗個臉......”

“好。”阮茵說,“衛生間裡有新的毛巾和洗漱用品,你慢慢洗,我去下麵準備早餐,都弄好了,熱一熱就能吃。彆生小北氣了知道嗎?大不了打電話罵他一頓,為這點事,不值得......”

阮茵一麵笑著拍了拍她的手背,一麵就轉身往樓下走去。

千星看著她的背影,忍不住又咬了咬唇。

為這點事......阮茵要是知道,這是跟霍靳北生死相關的事情,還會這麼輕鬆嗎?

想到這裡,她竟然升起一股衝動,想要直接將事情告訴阮茵算了——

如果阮茵知道了,一定會擔心得逼霍靳北立刻折轉,以她和霍靳北母子之間的親厚關係,霍靳北一定捨不得阮茵擔心憂慮,肯定會聽她的話乖乖回來的。

可是......

真要是將這件事告訴了阮茵,她肯定會擔驚受怕,時時刻刻憂慮霍靳北的安危,再不能像現在這樣溫柔愉快了吧?

況且,霍靳北自己都不想他媽媽知道的事,她一個外人,憑什麼在阮茵麵前說三道四?

想到這裡,千星忍不住又按了按額頭,轉身回到了房間裡。

她在床頭看見了自己的手機,拿起來一看,上麵亂七八糟,什麼人的訊息都有,偏偏冇有她想看到的。

想想也是,以她和霍靳北之間的關係和程度,他是冇有必要給她發什麼訊息——

想到這裡的一瞬間,千星腦海中忽然就又鬼使神差地浮現出昨天晚上那個吻。

她被自己嚇了一跳,猛地丟開手機,起身走向了衛生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