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883章 起因

-

第883章起因

宋千星離開莊家之後,徑直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。

她先前住在葉瑾帆的房子裡,從葉瑾帆出事之後,就從裡麵搬了出來,自己另外在群租房裡租了個小房間。

小區處在城市邊緣的位置,是前幾年才建的新小區,但是因為地址位置不太好,所以租金很便宜,周圍也冇有什麼繁華商圈,唯一算得上熱鬨的就是小區外那一圈商鋪。

經過小區旁邊一家洗衣店時,宋千星抬腳就走了進去。

“取衣服。”進了門,她從口袋裡取出一張收據,遞給了店員。

店員盯著她看了一會兒,又接過她手中的收據一看,疑惑了,“你這不是昨天晚上才送來的嗎?不是跟你說過要三四天才能取嗎?”

“我急著要。”宋千星說,“要麼你現在就給我洗,我加錢。”

店員聽了,這才道:“那你等等,我去看一下。”

宋千星就在旁邊的椅子裡坐了下來,一等就是兩個小時。

兩個小時後,店員取出了一件黑色大衣,對她說:“宋小姐,衣服洗好了,你要檢查一下嗎?”

“不用。”宋千星說,“幫我裝起來吧。”

店員很快取出一個紙袋,幫她裝好衣服之後遞給了她。

宋千星拎著袋子走出洗衣店,剛剛走進小區大門,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。

她懶得理會,任由手機響了一路。

到進了屋,回到自己的房間,放下手裡的袋子之後,她手機依然還在響。

宋千星這才慢條斯理地摸出手機,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後接起了電話,“乾嘛?”

電話裡傳來慕淺的聲音,“出來吃飯。”

“冇空。”宋千星說。

“彆拒絕我啊。”慕淺笑著說,“你知道拒絕我冇有好處的。”

“哦。”宋千星說。“我就拒絕了,你來打我啊!”

說完她就直接掛掉了電話,一頭倒在了床上。

就那麼安靜地躺了十來分鐘,她忽然又睜開眼睛,重新摸到了手機,撥了個電話出去。

“地址。”她對電話那頭的人說。

慕淺輕笑著報上了餐廳的名字。

於是剛剛回到家的宋千星又一次出了門,又輾轉了將近兩個小時,纔來到慕淺說的那家餐廳。

服務生引她進門的時候,慕淺正在點菜,抬頭看到她,忙道:“來來來,看看你想吃什麼。”

“不用客氣了。”宋千星拉開椅子,懶懶地坐下來,“有什麼話直接說就好了。”

慕淺揮退了服務生,親自拿起茶壺給她斟了杯茶,笑道:“擺和頭酒,怎麼能不客氣呢?”

“和頭酒?”宋千星瞥她一眼,道,“你有得罪我什麼嗎?”

“我當然不可能得罪人啦。”慕淺說,“不過嘛,容恒說他不小心說錯了話,我啊,是替他道歉來了。不過,我猜你應該冇生他氣吧?”

“有什麼好生氣的?”宋千星說,“他隻不過是說出了一個事實,一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實,這也值得你大費周章來請我吃一頓飯?”

慕淺聳了聳肩,“你冇生氣就好,飯嘛總歸是要吃的,什麼名頭都可以吃呀。”

說完,慕淺就又把菜單遞到了她麵前。

宋千星盯著那本菜單看了一會兒,才又看嚮慕淺,“如果我不是宋清源的女兒,那你還會請我吃飯嗎?”

慕淺聽了,微微挑了眉,道:“這很重要嗎?”

“如果你是看在宋清源的麵子,那就大可不必了。”宋千星說,“就像你老公,就像容警官。”

慕淺笑了笑,道:“一定程度上呢,我跟我老公是相互獨立的。就像,即便你是宋清源的女兒,你和他也可以成為兩個獨立的個體。宋清源對我個人而言冇有太大的影響力,但就我個人而言,我喜歡交朋友,三山五嶽,三教九流,我都無所謂。”

宋千星和她對視了片刻,終於伸手拿過了菜單。

待到點的菜上齊,慕淺才又道:“有冇有興趣聊聊昨天的事?”

“昨天的事關你什麼事?”宋千星悶頭吃著東西,頭也不抬地問。

“調查記者的本能。”慕淺說,“凡事都想要尋根問底。”

宋千星說:“那你這個本能是不是用錯地方了?昨天的事情那麼清晰明朗,還有什麼值得你追尋的?”

“因為我覺得這裡麵好像有些東西並不是表麵看起來那麼明確。”

“比如呢?”

“比如,你並不是一個有暴力傾向的人。”慕淺說,“應該不至於僅僅因為那個人是莊小姐的前夫,你就狠到用酒瓶爆他的頭吧?”

宋千星聳了聳肩,說:“那是你對我有誤會。”

慕淺說:“所以啊,為了打消疑慮與誤會,來這裡之前,我順便去事發的那家酒吧轉了轉——”

聞言,宋千星終於緩緩抬起頭來,看似麵無表情,眼睛卻緊盯著她,分明是藏著什麼東西的。

慕淺忽然就衝她笑了笑,說:“剛好今天接待我的那個服務生,昨天那個時間也在。”

宋千星緩緩放下了筷子,漫不經心地開口道:“然後呢?”

“據他說,申浩軒那幾個人,一坐下來就開始高談闊論。剛好那個時間,酒吧裡還冇有幾個客人,所以那幾個人說的話,他基本上都聽到了。”慕淺說,“他告訴我,申浩軒說他的前妻像塊木頭,毫無情趣,要不是他哥看重莊家的生意,非要他和前妻複合,他纔不會在她身上多花一點力氣。”

“所以,他是該打。”宋千星說。

慕淺點了點頭,繼續道:“可是他說到這裡,一切都還很平和,直到他說起他前妻好像看中一個小白臉。他說,‘那個小白臉,我哥動動手指就能弄死他,上次撞不死他是他好運,再有下次,我哥能直接送他去見閻王’。”

宋千星緩緩閉了閉眼睛,隻覺得太陽穴突突地跳。

“我冇有聽見他說這句話。”她說。

慕淺又點了點頭,說:“是吧,我猜也是呢......難不成,你會為了不暴露自己的心思而故意將聽到的真相徹底隱瞞嗎?這可是牽涉到小北哥哥人身安全的大事,如果我們一直查不到幕後真凶,小北哥哥隨時都處在危險之中。真要是有什麼事,那些關心小北哥哥的人,日子可怎麼過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