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88章 衣冠禽獸

-

第88章衣冠禽獸

樓下客廳,正是當初蔣藍遇害的地方。

如果林夙在這幾個地方安了監控,那肯定能拍到蔣藍遇害當晚的畫麵!

慕淺一麵問,一麵滿含期待地看向姚奇。

“暫時冇有。”姚奇說,“隻有一些日常畫麵。”

慕淺聽了,仍舊是仔仔細細地看著監控。

的確,能看到的監控全部都是日常畫麵,蔣藍在家裡的日常生活和工作,冇有任何異常。

“這些都是經過剪輯的。”姚奇說,“不然不會隻有蔣藍一個人的畫麵。林夙也在這棟房子裡生活,多多少少也會留下些影像。”

慕淺盯著電腦螢幕,目光不自覺地移向了那張被損毀嚴重的晶片。

姚奇察覺到她的視線,開口道:“彆想了,燒得這麼嚴重,不可能修複的。”

慕淺拾起那張晶片放在指尖,“總不能會這麼巧,真的就是這張吧?”

姚奇歎息了一聲,起身走進衛生間去清理自己,剩下慕淺一個人坐在電腦前,安安靜靜地看著兩台電腦上播放的畫麵。

監控的確都是經過剪輯的,然而每一段的畫麵裡,都有蔣藍打電話的身影。有的電話她講得笑容滿臉,嘴角寒春,而有的電話則神情平淡,敷衍短暫。

慕淺默默地將所有每張晶片內容都快速看了一遍,終究還是冇有看到自己想要的畫麵。

她緩緩閉上眼睛,按住了額頭。

難道走到這一步,還是隻能眼睜睜看著所有事情功虧一簣?

“算了,也許這就是命。”姚奇說,“冇辦法證明他跟蔣藍遇害的事情有關。林夙城府那麼深,你走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,算了吧……”

話音落,慕淺忽然猛地睜開了眼睛。

隨後,她飛快地拿過電腦,將晶片一一重啟分析。

姚奇在旁邊看著,很快意識到她在做什麼,旋即上前幫忙。

從拿到晶片起,他們就隻關注了裡麵的監控視頻,可是如果晶片裡還有隱藏內容呢?

“找到了!”姚奇忽然喊了一聲。

慕淺驀地轉頭看向他那台電腦。

螢幕上正播放著一段全新的監控——畫麵裡,蔣藍正坐在客廳裡翻著一個小冊子,一麵翻一麵準備打電話,然而在她的身後,正有一個全副武裝的黑色身影緩緩靠進!

監控畫麵是無聲的,然而也許正是因為如此,裡麵的畫麵更加讓人膽寒心驚。

黑色身影一刀刀地刺入蔣藍的身體,蔣藍起初還拚命反抗,而後漸漸地失去力氣,雙目圓睜地躺倒在沙發上,血流一地,死不瞑目。

確認了她的死亡後,凶手才丟開了手中的刀,靜靜站在原地。

畫麵戛然而止。

“這不是林夙。”姚奇說。

“是葉明明。”慕淺回答。

“也就是林夙可能真的冇有參與這場謀殺,他隻是在事後……為葉明明掩蓋了真相。”姚奇看嚮慕淺。

聽到這句話,慕淺忽然笑出了聲。

“怎麼?”姚奇看她。

慕淺看著他,“你真的是太久冇有用心查一個案子了,所以纔會這麼天真。”

話音剛落,慕淺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她本以為是林夙打來的,接起電話,卻發現是自己住著的房子的物管處打來的。

“慕小姐,這邊有個孩子,大概五六的樣子,問他什麼都不說,隻是寫了你的電話給我們。您認識嗎?”

慕淺一聽,忍不住就按住了額頭——這個時候,怎麼偏偏霍祁然還跑來搗亂?

她想了想,回答道:“你們先幫我看著他,我很快叫人來接他……”

話音未落,慕淺腦子裡忽然閃過什麼東西,一下子站起身來,說:“我很快過來接他,麻煩你們了。”

“你乾什麼去?”姚奇問她。

慕淺頭也不回地往門口走去,“你繼續看片子,有什麼發現就告訴我,我去找個人。”

慕淺直奔自己住的小區,到了物管辦公室,果然看見了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的霍祁然。

“你又一個人跑到這裡來?”慕淺一見他,也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心疼,“你忘了上次你爸怎麼教訓你的?”

霍祁然不說話,隻是眼巴巴地看著她。

慕淺這纔想起來,自己原本答應了他一件事——幫他問他媽媽是誰。

“我忘記了,怎麼辦?”慕淺浮誇地捂住自己的嘴,隨後又道,“沒關係,我現在就去找你爸,馬上問他!”

說完她便牽起霍祁然的手,一大一小直奔霍氏。

此時已經接近下班時間,然而走進霍氏大廈時,慕淺感知到的依舊是有條不紊的忙碌氣息。

慕淺走到前台,先是報出了自己的名字,隨後指名要齊遠下來接。

前台的工作人員不敢怠慢,一個電話打到了總裁辦,冇幾分鐘,就看見齊遠匆匆忙忙地跑了過來。

齊遠正忙得焦頭爛額,一看見慕淺頓時更加頭痛,卻隻能強笑著,“慕小姐,有什麼事嗎?”

“我要見霍靳西,關於這個小傢夥的事。”慕淺指了指自己腳邊的霍祁然。

“霍先生馬上要開一個重要會議,這會兒實在抽不開身。”齊遠說,“祁然又去打擾您了嗎?您把他交給我,我帶他上去就行。”

慕淺推開他的手,“不行。我一定要見到霍靳西,你讓不讓?不讓我可就喊了啊!回頭招來記者什麼的,你可彆怨我。”

齊遠一聽,隻能咬咬牙帶她和霍祁然上樓。

到了26樓,齊遠一把抱起霍祁然,低聲道:“你爸這會兒正忙,你就彆進去了,讓她自己去觸黴頭……”

慕淺聽到這話,不由得笑了一聲。

忙?忙得正好!

她也不再管霍祁然,直接走到霍靳西辦公室門口,敲了兩下門,也不待迴應,直接就推門走了進去。

齊遠抱著霍祁然站在不遠處看著,不由得打了個寒噤。

這女人,到底是不知死活,還是福大命大?

慕淺第一次進霍靳西的辦公室,入目是一間極致奢華的辦公室,毫不低調地彰顯著主人的身份與地位,卻偏偏充斥著清冷肅殺的意味。

而且,也冇有見到霍靳西的人。

她正想著,旁邊休息室的門打開,霍靳西穿了一身深藍色的西裝從走麵走出來,看見她之後,停住了腳步。

光可鑒人的地麵映出男人修長挺拔的身材,深藍色的西裝又格外貼合霍靳西高冷的氣質,那一刻慕淺想,這男人衣冠楚楚的模樣,還真是賞心悅目,足以掩蓋某些本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