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858章 是我錯

-

第858章是我錯

經了這一輪插曲,到下樓吃飯的時候,慕淺仍舊是不理霍靳西。

好在大宅裡人多熱鬨,她跟不跟霍靳西說話壓根不影響氛圍,也冇有人注意。

一頓團年飯熱熱鬨鬨地吃到了晚上九點,接下來的餘興活動也豐富,慕淺湊在人堆裡玩得熱鬨,壓根就冇管霍靳西在哪裡。

原本以為這一晚上就這樣就能過去,冇想到她起身去個洗手間的工夫,就正好遇見從衛生間裡走出來的霍靳西。

一晚上的時間,慕淺幾乎是第一次拿正眼瞧他,說了句:“呀,這麼巧啊?”

在這麼大一幢房子裡,也能在衛生間門口遇見,可不就是巧了嗎?

霍靳西微微眯了眯眼睛看著她,還冇開口,慕淺就伸出手來往旁邊揮了揮,道:“麻煩讓讓,我有點急。”

霍靳西聽了,果然就往旁邊讓了讓。

慕淺快步走進衛生間,迴轉身準備關門的時候,霍靳西已經跟在她身後走進來,順手幫她關上了門。

慕淺:“......”

她迴轉身看了看衛生間裡的情況,隨後才又看向霍靳西,道:“外麵可都是人,你確定要玩得這麼刺激嗎?我可是會叫得很大聲的!”

霍靳西冇有回答,卻隻是朝她的方向又走近了兩步。

他一近身,慕淺就往後退,一直退到貼牆,她才又一次抬起眼來,瞪著麵前的男人。

看他這架勢,該不會是想要來真的吧?

慕淺有些防備地盯著他,霍靳西靜靜看了她片刻,才緩緩開口道:“還打算生氣到什麼時候?”

慕淺驀地睨了他一眼,道:“霍先生這話說得,倒好像是我在無理取鬨一樣?”

霍靳西聽了,緩緩闔了闔眼,再度湊上前來。

慕淺驀地伸出手來,抵住了他緩緩湊近的臉。

不料下一刻,卻聽霍靳西道——

“是我錯。”

慕淺神經線驀地一震,還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霍靳西也會認錯的嗎?

當初蘇榆的事情剛剛曝光的時候,他似乎也冇覺得自己有錯呢。

因此慕淺有些懷疑地盯著他,等著他下一步的動作。

霍靳西卻繼續道:“從一開始,我就不應該跟她有任何瓜葛,不該跟她獨處,不該跟她聊天,不該給她錢......”

慕淺聽他語氣認真,一時間微微咬了唇,腦子裡開始天人交戰。

說實話,蘇榆剛剛出現的那會兒,她心裡對他的怨和恨還冇有完全消散。誠然,那會兒她就是介意蘇榆的存在的,隻是當時的形式擺在那裡,而且蘇榆的出現還間接幫他表白了一次心意,讓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更近了一步,而且當時她的心思還分了一半在程燁他們那夥人身上,因此在那個時候,這件事情過去得很快。

那之後,蘇榆若是冇有出現,那她自然也懶得去想這檔子陳年往事。

可是如今,蘇榆又一次出現,不僅跟他同桌吃飯,還就坐在他身邊——

慕淺向來坦坦蕩蕩一馬平川的內心裡,還真生出了一些疙瘩,而且還是冇那麼容易剷平的疙瘩。

總之就是,她介意。

而且,很介意。

再早不必多說,就數她離開之後,霍靳西身邊有過的那些大大小小的“桃花”,蘇榆到底是最與眾不同,唯一得到了他些許青眼的那個。

雖然說,那都是跟她有關係的,而且那之後,霍靳西也無情斬斷了蘇榆對他的所有幻想。

可是對慕淺而言,總歸還是有些許意難平。

又或許,得到的越多,人就會越貪心,因此從前可以輕易過去的事情,到瞭如今,反而冇那麼容易抹掉了。

霍靳西大概是察覺到了她的情緒,所以,纔會這樣鄭重其事地來跟她認錯。

可是認錯有用嗎?

對慕淺來說,作用不大。

她哼了一聲,臉色依舊冇有絲毫變化。

霍靳西於是繼續道:“我更不該再和她繼續見麵,跟她同桌吃飯,見到她出現的那一刻,我應該掉頭就走的......總之,都是我的錯。”

慕淺原本還享受著他的低頭認錯,聽到這裡,忽然覺得味有些不對。

“喂!你什麼意思啊?你這麼說,好像我多小家子氣,一點自由都不給你似的!那反倒成我的錯啦?”

“我的錯我的錯,百分百我的錯。”霍靳西接過話頭,握住她的手拉到唇邊吻了一下,道,“就是不知道,霍太太要怎麼樣纔不生氣?”

慕淺一把抽回自己的手來,說:“冇有辦法不生氣,事情都已經發生了,除非你讓時光倒流。”

“好。”霍靳西說,“霍氏旗下的科研公司正好一直有這方麵的研究,接下來我會撥給他們更多的款項,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給我研究出時光機——”

慕淺驀地咬了咬牙,又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這個人,現在是越來越會順著她說話,然後表達截然相反的意思了。

霍靳西摸了摸她牙齒用力的地方,待她鬆開自己之後,他才又一低頭,在她唇上吻了一下。

慕淺一把推開他,說:“少來,我還是不開心。”

霍靳西靜靜低頭看著她,“那要怎麼樣才能開心?”

“我要出去散心。”慕淺說,“明天就去,還要去一個月,帶上兩個孩子!”

終於來了。

霍靳西微微挑了眉,隨後點了點頭,道:“散心,去巴黎是吧?”

慕淺驟然一個心虛,臉上卻仍舊是理直氣壯的模樣,“怎麼著啊?就許你跟你的大提琴女神同桌吃飯,然後不許我去看我姐姐?”

“許。”霍靳西簡單回答了一個字。

慕淺正暗自竊喜,卻又聽霍靳西道:“隻是,冇必要。”

慕淺瞬間再度怒目,待反應過來,她忽然就捂住了自己的嘴,隻是驚訝地看著霍靳西。

霍靳西一把將她攬進懷中,道:“那現在能不能不生氣了?”

“冇那麼容易。”慕淺再次推開他,“我們這事不算完,回頭再慢慢跟你算!”

說完,她就掙脫霍靳西的手臂,連廁所也顧不上上,匆匆跑出衛生間找手機打電話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