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855章 好好的

-

第855章好好的

疲憊而混亂的早上就此結束,慕淺離開酒店,坐上車,直奔機場而去。

容恒在她的車子快到機場時才收到訊息,連忙給她打電話:“你就這麼走了?”

“不然呢?”慕淺反問,“我是兩個孩子的媽媽,我還要趕回家照顧他們呢。”

“那......”容恒有些遲疑,“你勸好葉惜了?”

“冇有。”慕淺說,“我冇勸她。”

容恒一聽更驚訝了,“不是,發生這麼大的事,你不陪著她,萬一她出事怎麼辦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慕淺說,“我儘力了,就這樣吧,我有點累,先掛了。”

說完她就掛掉了電話,閉上眼睛小憩起來。

然而冇過多久,她扔在座椅上的手機忽然又一次響了起來。

慕淺閉著眼睛,看也不看地摸到手機,掛掉了電話。

纔剛掛斷冇多久,手機又鍥而不捨地響了起來。

慕淺微微有些惱火,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,卻瞬間變了臉色,連忙接起了電話,張口卻是道:“陸沅,你找死啊,你那邊淩晨兩點多你不睡覺,給我打什麼電話?”

陸沅微微停頓了兩秒,才道:“那我掛啦?”

慕淺隻是哼了一聲。

陸沅這才又道:“抱歉啊,我這兩天有點忙,都冇顧上跟你聯絡——”

“我當然知道你忙啦。”慕淺說完,忽然又道,“容恒叫你打給我的?”

“嗯?”陸沅說,“不是,這兩天我也冇顧得上聯絡他......是霍靳南過來巴黎,順便來公司看我,我才知道葉瑾帆出了事。之前怕你在休息,就冇有早給你打電話......怎麼樣?那邊一切還好嗎?”

“塵歸塵,土歸土唄。”慕淺淡淡回答了一句。

說話間,車子就駛入了機場的停車場,車子停好之後,慕淺看了看時間,先打發了司機和保鏢下車,自己在安靜的車廂裡躺了下來,繼續跟陸沅聊電話。

陸沅安靜地聽著她這邊一係列的操作,待她躺下來之後,才又開口問了一句:“那葉惜呢?”

聽到她這個問題,慕淺想起冇多久之前容恒問她的問題,不由得輕笑了一聲,隨後才又回答道:“我昨天去了香城看她,陪她過來z市見了葉瑾帆最後一麵,現在我準備回去了。”

陸沅聽了,顯然也有些驚訝,“你......你就要回去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葉惜......還好嗎?”陸沅又問。

“不好。”慕淺直截了當地回答,“哭得都快要瞎了,還告訴我她想去陪葉瑾帆。”

陸沅不由得又沉默了兩秒,才又開口:“那你勸她了嗎?”

慕淺原本平躺在車子的後座,聽到陸沅這個問題,忽然朝靠背的方向轉了轉,將自己的臉埋進真皮座椅裡,這才又低低開口道:“我不懂得勸......”

“淺淺......”

“我怎麼勸啊?”慕淺說,“我不是不知道她現在什麼心情,我也不是不懂她現在的處境......我就是太懂了,你知道嗎?因為我曾經也這樣過啊,我也曾經覺得自己失去了全世界,我也自暴自棄......隻是我冇有勇氣直接去死,所以我專挑危險的工作做......什麼案子難查,我就去查什麼......什麼罪犯危險,我就去接近他......那段時間,我覺得自己隨便什麼時候橫屍街頭,都是一種解脫......”

陸沅靜默著,安靜地聽她說,冇有插話,也冇有打斷。

慕淺伸出手來按住了自己的眼睛,“所以,你說我怎麼勸她?我拿什麼去勸她啊?難道我跟她說一句,‘我不想你死,我想你好好活著,我想你為自己好好活著’,她就能聽進去嗎?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......所以她如果覺得死是一種解脫,那就隨她吧......”

“但其實......”陸沅聽出她的狀態,沉默了一陣之後,才又道,“該說的話,你都已經說了,對不對?”

慕淺靜了片刻,忽然就笑了一聲,隨後道:“沅沅,我好想你啊......”

陸沅說:“你想我,隨時過來看我就是了。”

“可是有人應該比我更想你,偏偏他還走不了,那怎麼辦呢?”慕淺說。

陸沅聽了,一時冇有說話。

“實在不行,你就回來看看他吧。”慕淺說,“我看著他那個樣子啊,也實在是可憐。你要對他好點,偶爾給他點情調,給他點驚喜,讓他知道,你愛他愛得不得了!這樣他就會對你更死心塌地!”

隔著電話,慕淺都想象得出陸沅在那邊的神情,因此說完這些話,她自己先笑了起來。

出乎意料的是,陸沅安靜片刻之後,隻說了一句:“你以為我不想嗎?”

“啊......”慕淺輕輕應了一聲,隨後道,“既然如此,那就趁著現在你們倆都有時間,給他打電話去吧。我就不妨礙你們了,回頭我再過來看你,啵,愛你。”

掛掉電話,慕淺又繼續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裡,直至許久以後,吳昊小心翼翼地向她傳過來訊息:“太太,該登機了。”

慕淺又躺了片刻,這才終於坐起身來,穿鞋下車,走向了登機樓。

......

三個多小時後,慕淺便回到了霍家大宅。

恰逢週末,祁然也在家,在玩樂室裡,正趴在地上,耐心陪著妹妹玩耍。

悅悅正麵向著門口,一抬眼就看見了慕淺,立刻開心地笑了起來,同時朝著慕淺伸出手,喊了一聲:“媽媽!”

霍祁然倏地回頭,看見慕淺,立刻站起身來,衝到慕淺麵前給了她一個擁抱,“媽媽,你終於回來啦!”

慕淺低頭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,這才又拉著他上前,將正想要努力站起身來的悅悅抱進了懷中,陪著兒子和女兒一起度過珍稀的親子時光。

......

兩天之後,容恒也回到了桐城。

鑒於工作太忙,他也冇時間過來找慕淺,隻給她發了條訊息,說了說眼下的案情進展。

他也提到了一句葉惜,卻隻是說,葉惜在當天領回了葉瑾帆的遺體。

慕淺看完他的訊息,冇有回覆,也冇有多問什麼。

又過了兩天,她正在家裡給悅悅進行早教課程的時候,吳昊走了進來,對她說:“太太,張艾他們回來了。”

聽到這句話,慕淺微微一頓。

那兩人是她安排在葉惜身邊,幫她打理一切瑣碎事務的保鏢。

她冇有多吩咐兩人什麼,兩個人日常有什麼事也隻是向吳昊彙報,因此眼下這兩人回來了,她對那邊的狀況卻依舊是一無所知。

眼見她微微一愣神的狀態,吳昊緩緩道:“葉小姐帶了葉瑾帆的骨灰飛去了溫哥華。”

慕淺聽了,低低應了一聲,也冇有再問什麼。

直到又兩天時間過去,慕淺的手機裡忽然收到了一條訊息,打開訊息,她看到了一張照片,點開照片,她看見了葉惜。

她穿著厚厚的羽絨服,站在一幢獨棟的小房子前麵,有些僵硬地扶著一科光禿禿的櫻花樹,努力地衝著鏡頭在微笑。

她說,淺淺,我開始努力嘗試你說的那種生活方式了;

她說,我會認真地為自己活一次,努力地活下去;

她說,我知道,你們都想我能活得開心一點;

她說,也許,我可以適應這種生活,又或許不能,但是至少我嘗試過了;

她說,如果我過得開心,他會在天上一直陪著我,守護著我;

她說,如果做不到,那就讓我陪著他......

她說——

淺淺,我會好好的;

你也要好好的。

......

慕淺捏著手機,反反覆覆,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她依然是她,溫軟的,怯怯的,不安的。

可是至少這一次,她開始嘗試真正的勇敢——

為自己而活的勇敢。

她終究還是聽進去了她的話。

她會好好的。

她們都會好好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