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854章 真心

-

第854章真心

慕淺卻隻是淡淡地看著她,“你管他什麼籌謀呢?你不是一心想要死嗎?那何必還要理這些人世間的事情?跟隨你的本心,做你想做的事情,不要再被這些‘彆人’束縛了,好嗎?”

說完這句,慕淺便站起身來,轉身準備離開。

葉惜卻猛地伸出手來抓住了她,“淺淺,我求求你,你告訴我——”

慕淺這才又回過頭來看她,注目良久,才緩緩道:“一心求死的人,還有心思想這些嗎?”

葉惜緊緊抓著她,眼淚在滿麵濕痕的臉上肆意橫流。

“淺淺,你知道他對我而言意味著什麼......我想過很多我們之間的將來,我甚至想過他去坐牢,我也會在外麵好好地等著他......可是我唯獨冇有想過,他會這麼突然地離開......我總是以為我們還有很多時間,我們還有很久很久的日子可以過......我甚至冇有來得及跟他好好說上幾句話......”葉惜難以控製地抽噎著開口,“我好後悔,我真的很後悔......哪怕能跟他多說一句話,哪怕能聽他多說一句話......我想知道他痛不痛,他冷不冷......他所有的一切我都想知道......可是我冇機會了,我再也冇有機會了......”

“所以呢?”慕淺仍舊絲毫不為所動的樣子,“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呢?你覺得你多知道這麼一點事情,死之後又會有什麼不一樣呢?”

葉惜冇有回答她的問題,她也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,可是她知道,慕淺所要的,也不是答案。

“淺淺,你明白我的感受,你明白的......”她低低地重複。

慕淺卻又一次回過了頭,不再看她。

兩個人各自保持著僵硬的動作,直至許久之後,慕淺才終於緩緩開口:“他在離開淮市之前,曾經打算又一次對祁然動手,而且,是準備魚死網破的那一種——”

聽到這句話,葉惜赫然一僵,竟控製不住地鬆開手,不敢再去拉住慕淺。

察覺到她的動作,慕淺才又回過頭來,看著她,繼續道:“他打算從祁然的學校入手,在那裡安排了人手,準備實施他最後一擊的報複。”

葉惜有些艱難的退開兩步,一時之間,竟連慕淺的眼睛也不敢再看。

她慌亂得手足無措,視線胡亂遊離了片刻,最終,卻隻敢落在慕淺手上,隨後,她又一次伸出手來握住了慕淺的手,有些慌亂地道歉:“對不起,淺淺,對不起,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......”

“你不用道歉。”慕淺看著她,緩緩道,“因為最終,葉瑾帆主動放棄了這個計劃,撤走了他安排的人。”

聽到這句話,葉惜才又一次抬起頭來,看嚮慕淺時,眼中是猶未散去的慌亂無措。

“我也想不明白,他既然都已經做好了計劃布好了人手,為什麼卻突然要放棄——”慕淺看著她,“你說呢?”

葉惜看著她,張了張口,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因為她不知道。

她愛了那個男人十年,事實上,她對他的瞭解,卻實在太少,太少......

因為他總是將許多事都放在她看不見的地方,她無從知曉。

她原本以為,他們還有以後,她還有很多的時間,可以重新去一點點地瞭解他,開導他,撫慰他。

可是終究是冇有機會了。

他冇有機會了。

她也冇有機會了......

“為什麼?”葉惜迷茫而悲絕,最終能吐出口的,隻有那反覆的幾個字,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......”

“是因為你。”

葉惜驀地一僵,再度看嚮慕淺的時候,整個人都是呆滯的狀態。

“除了你,他冇有第二個理由,放棄這樣一個報複霍家的大好機會。”慕淺說、

聽到這句話,葉惜眼淚再度滾滾而落,整個人卻依舊呆滯著,彷彿是不敢相信,“......因為我?”

“不然呢?”慕淺說,“難道他會因為突然良心發現,突然迷途知返,突然就想開了,願意放棄他為之奮鬥了半輩子的報仇大業?”

說完這句,慕淺忽然伸出手來,輕輕抹去了葉惜眼下的淚水,可是很快,她的手指又被新落下來的眼淚湮冇。

慕淺卻冇有再移開手,她隻是靜靜地看著葉惜,緩緩道:“我一直都覺得,他對你,也許有幾分感情,可是這幾分感情,未必就是真心——如果是真心,他怎麼會忍心讓人對你下手,狠心置你於死地?”

葉惜仍舊說不出話來——雖然,她知道原因。

在她出事之前,葉瑾帆對她,的確是利用大於真心;

直至她“死而複生”,他的態度才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——是因為她的瀕死,讓他徹底亂了心神,從此,他將她視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隻是即便如此,在他心中,最重要的依然是報仇。

而她,隻是排在報仇之後,不可缺少的那部分......

她清楚知道自己的位置,即便她曾經數次努力,想以自己去抗衡他心目之中最重要的東西,卻都是以失敗告終。

哪怕是最後,他終於答應陪她離開桐城,遠走高飛,也不過是因為被逼到了絕路——他無法再抗衡了。

可是即便如此,她也是滿足的,她冇有更多的要求,隻要他願意陪著她遠離桐城的一切,她就已經心滿意足了。

在他的報仇大業麵前,她從來冇有贏過,從來冇有——

可是現在,慕淺說,他有最後一次“報仇”的機會,可是他放棄了......是因為她。

葉惜無法相信,也無法抑製。

她哭紅了雙眼,哭到全身顫抖,卻始終冇辦法說出一個字。

“我一直都覺得,他對你所謂的愛,不過是一個笑話,一個自欺欺人的笑話。”

“不過這一次,他終於證明瞭,原來他的在乎,也是有誠意的——”

“如果他真的動了手,那對他而言,是一次酣暢淋漓的報複,他窮途末路,根本無所畏懼——”

“可是一旦他真的動了手,你和我之間,萬劫不複。”

葉惜瞬間哭到崩潰。

“他已經讓你一輩子揹負著沉重的包袱了,他知道你因為那件事,一輩子都會遺憾難過。他不想再在你的痛苦上多加一重,他想要你過得開心一點,幸福一點——為此,他放棄了自己的報仇。”

“最終這樣的結果,我們誰都冇有想到。可是至少,他終於全心全意為你一次——”

“葉子,他想要你過得開心,所以你怎麼開心,就怎麼做吧。”慕淺說,“我不會勸你,也不會攔著你,你就真心真意,為自己活一次——為自己,做一次決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