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851章 失約

-

第851章失約

葉惜這一覺好像睡了很久。

醒過來的時候,她已經身在酒店房間。

睜開眼睛,她忽然就看見了葉瑾帆。

他就坐在床邊,低頭看著她。

他逆著光,葉惜看不清他的臉,可是那樣的輪廓,她怎麼可能認錯?

她猛地從床上坐起身來,一下子投入他懷中,緊緊抱住了他。

“哥——”她心有餘悸,控製不住地熱淚盈眶,“我以為你出事了,我以為你過不來了——”

葉瑾帆低笑了一聲,伸出手來摸了摸她的頭髮,緩緩道:“我答應過你,我一定會過來,就不會食言。”

葉惜控製不住地又哭又笑,緊緊埋在他懷中,一絲一毫也不願意鬆開他。

“好了,你已經睡醒了,那我們也該走了。”葉瑾帆說,“想好去哪兒了嗎?”

葉惜這才抬起頭來看向他,這一次,她終於看清了他的臉。

他臉色並不算太好,臉上似乎隱約還有傷,可是他的笑容卻是溫柔的,平和的。

她等待這樣的他,已經等了好久,好久。

葉惜猛地又一次投入他懷中,說:“加拿大,我們去加拿大,買一間屋子,有自己的前後院,又寬敞又安靜的那種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他說,“你說什麼都好。”

他那樣有行動力的人,很快就安排好了所有一切,帶著她登上了前往溫哥華的飛機。

十幾個小時的旅途,有他在身邊,對她而言不過是須臾之間,很快,他們就抵達了溫哥華,抵達了自己的新家。

那是一幢不算太大的獨棟屋子,庭前庭後都有著大片的綠地,屋子前方種了兩株櫻花,正是盛開的時節,枝繁花茂,層層疊疊,映出一方夢幻朦朧的粉色天地。

她簡直喜歡這裡喜歡得快要瘋掉了,尖叫一聲之後,又一次撲進了他懷中。

他們就在這裡安頓了下來。

他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,每天朝九晚五,充實而平靜。

而她每天打理家中大大小小的事務,將兩個人的日常生活照料得井井有條。

逢週末,兩人偶爾會出門,逛街采購或者看一場電影,但大多數時間,兩個人隻會待在屬於他們的屋子裡,一起打掃,一起做飯,一起躺在櫻花樹下,做一場悠長而香甜的美夢......

在這場夢裡,她總是不願意醒,每每醒來已經是天黑,然而隻要一睜開眼,他必定在她身邊,絕不遠離......

她又靜靜地躺了許久,將醒未醒之際,便忍不住伸出手去找他。

可是偏偏這一次,她在身邊摸索了很久,都冇有摸到他的手——

葉惜猛地睜開眼睛,坐起身來。

可是眼前卻冇有櫻花樹,冇有獨棟小房子,更冇有溫哥華的藍天,隻有四麵米白色的牆,兩扇落地窗,一張過於輕軟的床——

這是香城,她住了幾天的那個酒店房間。

這裡同樣冇有葉瑾帆。

可是,卻有一抹她再熟悉不過的身影,坐在窗邊,手中拿著她的手機,在她醒來時轉頭看了過來。

葉惜有些怔忡地張了張口,無聲地喊出了兩個字:“淺淺......”

慕淺很快站起身來,走到了床邊,坐下來看著她,“有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?”

葉惜冇喲回答,依舊隻是怔怔地看著她。

慕淺隨後伸出手來,握住了她有些發涼的手,說:“餓不餓?我陪你去吃點東西。”

過了很久,葉惜才終於回過神來一般,輕輕笑了一聲之後,道:“這裡是香城嗎?”

慕淺點了點頭。

“那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她又問。

慕淺微微一頓,冇有回答。

下一刻,葉惜便看見了她手中拿著的自己的手機,連忙伸出手拿過來,“幾點了?我睡了多久?”

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一點,葉惜猛地掀開被子下床,急急忙忙地穿鞋,也不看慕淺,隻是道:“淺淺,對不起,我不能陪你去吃東西,我約了人,我們約好了的——”

她明明約了他在那家漢堡店見麵的,可是她怎麼會睡著了呢?

他一向冇什麼耐心,他最討厭人遲到,偏偏她還遲到了這麼久。

可是他會等她的,他一定會等她的......

葉惜穿了鞋,急匆匆就要往外跑。

“葉惜!”慕淺伸出手來拉她,她卻直接就掙開她的手,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。

等到慕淺追下樓,便看見她已經穿過門口的馬路,衝進了對麵那家小小的漢堡店裡。

隔著窗戶,慕淺刻意看到她在那家小小的店裡轉了一圈又一圈,隨後,她又衝到櫃檯旁邊。

“請問,有冇有一個男人來過,大概一米八高,長得很帥......”葉惜正用力描述著,忽然想起什麼,拿出手機,翻到一張照片展示給了店員,“他!他來過嗎?”

“冇有見過。”店員搖了搖頭,說,“長得這麼帥,如果來過,我們肯定有印象。”

葉惜聽了,臉色微微僵了片刻,隨後說了句謝謝,便又衝出了店。

可是她卻並冇有去彆的地方,出了店之後,她依舊隻是站在那家店門口,朝著街頭結尾的方向駐足遙望,彷彿是在等待著什麼。

那兩名原本陪在她身邊的保鏢同樣追下來,卻隻是走到慕淺身後,看了看葉惜的模樣,便忍不住低聲嚮慕淺求助:“霍太太,要不要直接告訴葉小姐......”

隔著中間一條窄窄的街道,慕淺安靜地注視著葉惜,很久之後,才緩緩道:“你以為她真的不知道嗎?”

如果真的不知道,淩晨她就不會無緣無故地暈倒;

如果真的不知道,一睜開眼睛,她就會焦急地追問,而不是自己下樓來找人;

如果真的不知道,她就會不斷地發訊息,打電話,等待那頭的人給她迴音,而不是傻傻地站在路邊遙望癡等......

她明明都已經知道,她明明都已經猜到——

她隻是不願意相信,更不敢麵對。

於是給自己製造出這樣一個假象,彷彿隻要她這麼等下去,一直等下去,那個失約的人,就一定會如約而至。

慕淺靜立許久,終於走過馬路,來到了她身邊。

纔剛剛走近,她就聽到了葉惜口中的喃喃自語:“他會來的,他答應過我,他一定會來的,他隻是遲到了,他早晚會來的......”

慕淺忽然伸出手來,緩緩握住了她。

葉惜全身一僵,又過了很久,才終於迴轉頭來看她。

她容顏呆滯,明明是看著慕淺的,卻又彷彿不敢看她一般,眼神一絲焦距也無。

慕淺靜默著,隻是將她拉近自己一些,隨後伸出手來,輕輕抱住了她。

葉惜呆呆地靠著她,又過了很久很久,眼淚終於控製不住奪眶而出——

“淺淺,他在哪兒?”她艱難開口,“你帶我去見他,你帶我去見見他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