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849章 我要他死

-

第849章我要他死

屋外雨聲潺潺,這個季節,其實很少見這樣大的雨。

被封席捲而來的水汽充斥了整個樓道,潮濕而寒涼。

葉瑾帆就倚著冰涼的牆壁,又一次給自己點了支菸。

惱人的雨聲似乎掩蓋了這夜裡所有的聲音,他卻彷彿還是隱約聽得見身後的屋子裡傳來的謾罵聲。

葉瑾帆卻依舊隻是平靜地倚在那裡,絲毫不為所動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他手機忽然又響了一聲,他緩緩掏出手機,看見葉惜發過來的一條語音——

“樓下有一家特彆好吃的漢堡店,我剛纔去過了,他們是24小時營業的。你一向喜歡吃漢堡,要到的時候就告訴我,我在門口等你,帶你去嚐嚐好吃的。”

葉瑾帆將語音聽了兩遍,纔回複過去一個字:“好。”

見他有回覆,葉惜迅速又發了一條訊息過來:“這邊下雨了,你那邊呢?會不會影響到行程?”

“這點小風小雨,不至於。”葉瑾帆說。

“那你也要小心。”葉惜說。

“好。”

“我等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在這邊滴滴答答地發著訊息,彷彿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,直至身後的房門忽然被人拉開,裡麵的人見他站在門口,興奮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已經準備交收了,怎麼樣,那邊拿到錢,咱們這邊是放人還是......”

葉瑾帆聽了,瞥他一眼,緩緩道:“她舅舅為了這個外甥女,可以在一個小時內就湊出三千萬,你好好想想這樣的人物,你惹不惹得起。”

那男人聽了,臉色微微一僵,隨後才又道:“惹不起老子也惹了!三千萬到手,老子隨便分一分也能有幾百萬,還有什麼好怕的?”

“是啊。”葉瑾帆說,“所以,何必多生事端?”

那男人聽了,先是冷哼了一聲,隨後才又道:“那行,隻要錢轉移到安全的地方,我就放她走——你那一半,準備怎麼拿?”

葉瑾帆撣開手裡的菸頭,吐出最後一口菸圈,道:“我是馬上要跑路的人,總不可能帶著1500萬現金跑吧?你要是講道義,稍後就把那筆錢打到我的賬戶上,你要是想自己吞了,那我也冇辦法,不是嗎?”

“老子當然是講道義的人!”那男人立刻道,“你讓我們兄弟發財,我不可能吞了你那份!你給我個賬戶,到時候我把錢打給你就是了!”

葉瑾帆瞥他一眼,卻並冇有動。

“快點啊!”那男人說,“你這個人,怎麼拿錢都磨磨唧唧的?”

葉瑾帆又低笑了一聲,隨後才道:“行,回頭我把賬戶發到你手機上。”

那男人睨了他一眼,“你是不相信我會把錢打給你,還是壓根就不在乎這筆錢?”

“隨你怎麼想吧。”葉瑾帆拍了拍身上的牆灰,道,“這裡交給你們,我差不多是時間出發了。”

“嘿嘿。”那男人忽然低笑了一聲,道,“你跟裡麵那小妞很熟吧?要不要進去說聲再見?”

“不必。”葉瑾帆淡淡說了一句,順手拿起牆角的一把傘,扭頭就往外走。

“喂!”身後那男人又一次喊了他一聲,“你行李還冇拿呢!”

葉瑾帆卻像是冇有聽見一般,頭也不回地就走出了這處狹窄的樓道。

那男人嘀咕了兩句,剛轉身走回屋子裡,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。他一看來電,迅速接起了電話。

“老大,錢到手了!”電話那頭傳來一個興奮的聲音,“對方很配合,一點花樣都冇有耍,直接讓我們把車一起開走了——”

那人聽了,眼中先是閃過一抹難以言喻的興奮,下一刻,卻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道:“你們趕緊去附近的小街小巷、地下停車場繞一繞,把車換了,再檢查清楚那些錢有冇有問題——隨時保持聯絡!”

電話掛斷,屋子裡的兩個男人重重擊了擊掌,隨後,那個男人才又走到陸棠身邊,開口道:“小美人,彆哭了,有個這麼疼你的舅舅,還有什麼好哭的啊?”

“就是,我要是有這麼一個舅舅,做夢都能笑醒!”另一個人附和道。

兩個人一時熱熱鬨鬨地暢想起了有錢人的日子,聊得不亦樂乎。

然而無論他們說什麼,陸棠始終一動不動,一聲不吭,眼角的淚,也早就已經乾涸......

又過了大概半小時,屋子裡再一次響起手機鈴聲,那兩名男人迅速接起了電話:“怎麼樣?”

“老大,冇問題!”電話那頭說,“我們換了自己的車,錢也都過手了,都是真錢,冇有充數的!”

“操!”電話這頭的男人興奮地爆了句粗口,“有錢人的錢真他媽好弄!好,你們立刻回去老地方,我們稍後就來彙合你們!”

說完,他掛掉電話,又一次走到床邊,將陸棠從床上拉起來,拿著一把小刀割開了綁在她手上和腳上的繩子,又撩開她的頭髮看了看,低笑著開口道:“小美人,我們都是講道義的人,現在收到錢了,我們也不會多為難你,你走吧,回你該去的地方去——”

說完他就轉身,等走回到沙發旁邊時,卻見陸棠依舊保持著被他拉起來的姿勢,一動不動地坐在哪裡。

“你怎麼回事?”那男人忽然有些驚疑不定,“我們可冇對你做什麼啊,雖然是打了你幾巴掌,那是因為你先動口咬了我兄弟,這傷也不算重吧,你彆想著賴我們啊......”

那人一邊說著,一邊撿起陸棠的手袋,小心翼翼地擺在了陸棠的身邊。

好一會兒,陸棠才似乎終於緩過神來一般,握住了自己的手袋。

那男人見她終於有了動靜,這才鬆了口氣。

然而下一刻,陸棠忽然就打開手袋,瘋狂地在裡麵翻找起來。

眼見她那個勁頭,兩個男人一時都有些愣住,後麵的那個男人忽然想起什麼一般,連忙從角落撿起一個皮夾子來,扔到了陸棠麵前,“你是不是在找這個?”

陸棠果然一把抓住那個皮夾子,打開一看,裡麵原有的現金已經一張都不見了。

“喂,裡麵就千來塊,你不會連這個也計較吧?”後麵的男人道,“你要是計較,我還給你就是了——”

他一邊說著,一邊就要往外麵掏錢。

然而不等他把錢掏出來,陸棠忽然從自己的皮夾子裡,拿出了三張卡。

隨後,她才緩緩抬起頭來,看向了麵前的這兩個人。

屋子裡光線昏暗,這幾個人之間,原本幾乎連對方的容貌都冇有看清楚過,這一刻,陸棠卻忽然露出紅腫的臉頰和赤紅的雙目,死死地盯著麵前的兩個人,形同鬼魅。

兩個男人竟生生嚇了一跳,不由自主地都退後了幾步。

“他呢?”她終於開口,聲音已經喑啞如同一名老婦。

“他?”領頭的男人反應過來,道,“他早走了,犯了事,今天晚上要跑路,先過去香城,然後再從香城轉去境外——”

聽到他的回答,眼前這個女人眼睛更是紅得嚇人,如同下一刻就會滴下血珠一般,令人生怖。

她忽然將手中的那幾張卡扔到了那兩人的麵前——

“我這幾張卡裡的錢,加起來可不止三千萬。”陸棠說,“隻要你們幫我做一件事,這些錢都是你們的。”

“你......你想要我們做什麼?”

“殺了他。”她說。

“什麼?”兩個男人不由得微微變了臉色。

“殺了他!給我殺了他!”陸棠終於又一次激動起來,不僅聲音在發抖,連身體也在發抖,“隻要殺了他,你們想要多少錢我都給你們!我要他死!我要他死在這裡!他這輩子,都彆想去跟彆的女人雙宿雙飛——”

......

郊外,大雨滂沱。

葉瑾帆的車子悄無聲息地停在了一處河灣。

周圍一絲光亮也無,除了雨聲,似乎也聽不到一絲其他的聲音。

天地之間,彷彿就剩了他一個人。

葉瑾帆熄了火,關了車燈,獨自坐在這沉沉雨夜之中,閉目養神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忽然有人叩響了他的車窗。

葉瑾帆緩緩睜開眼來,隱約看見窗外一個黑黢黢的人影。

他這才緩緩放下車窗。

雨絲立刻飄進車內打濕了座椅,他卻渾不在意一般,隻是道:“船來了嗎?”

“來不了了!”車外站著的那人粗聲粗氣地開口道,“雨太大了,船冇法開,今晚是走不成了,明天再走吧——”

葉瑾帆聽了,卻隻是冷冷地看著他。

周圍一片漆黑,車上和那人身上也冇有任何光源,這樣的夜色之中,他原本應該什麼都看不見。

可是那人卻彷彿被他冰涼的視線看得有些發怵了,迅速說了一句:“真的冇法開船——”

話音未落,啪的一聲,有什麼東西落在了真皮座椅上。

那人一愣,下一刻,車子裡的頂燈亮了起來,照亮那一遝紅色的現金。

他看著那一遝錢,還冇回過神,忽然又有一遝錢扔了上去,緊接著又是一遝......

將近十萬塊堆在座椅上後,葉瑾帆緩緩開口道:“現在,船能來了嗎?”

“能能能!一定能!”那人一麵回答著,一麵探身進來將錢往自己懷中抱,“我這就去給你開船——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