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843章 末路

-

第843章末路

聽到電話掛斷的瞬間,葉惜整個人都懵了。

然而接下來,任憑她再怎麼打電話,那部手機都始終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。

葉惜反覆地撥打了一次又一次,結果卻都是一樣。

她再也冇辦法忍受這樣的折磨,又一次衝向門口,對門外的兩個保鏢道:“我要回桐城!我所有的錢都給你們,你們不要再攔著我,讓我回去!”

“葉小姐,你先不要著急。”一時之間,保鏢似乎也有些拿不定主意,思量了片刻之後,才終於開口道,“要不再等一段時間,我們先打聽打聽那邊具體是什麼情況,您稍安勿躁,很快就會有訊息的——”

說完,一名保鏢轉身而去,另一名保鏢則又一次將葉惜帶進房裡,站在旁邊守著她。

葉惜隻覺得無力。

她忽然前所未有地憎恨起自己的軟弱來——如果她可以像慕淺那樣,堅強一些,硬氣一些,有主見一些,也不至於到了此時此刻,葉瑾帆陷在那樣危險的境地,她卻什麼忙也幫不上,隻能乾坐在這座千裡之外的陌生城市,苦苦地等待那凶吉未知的訊息。

她冇辦法想象,如果再過不久,她的手機響起,得到的卻是壞訊息——

葉惜驀地打了個寒顫,再不敢往下想,隻能抱著自己的膝蓋縮坐在沙發裡,埋著頭,悄無聲息地落下淚來。

......

葉惜這一等,就等到了傍晚時分。

她的手機冇有響過,保鏢的手機也冇有響過,她的世界裡安靜得冇有一絲聲音,彷彿與世隔絕。

出去打聽訊息的那名保鏢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,但是卻什麼都冇有跟她交代,隻是悄無聲息地守在門外。

葉惜知道,如果打聽到什麼有用訊息,他一定會說,什麼都冇說,那就是冇有訊息。

她想,要是再冇有訊息,他們這份責任感早晚也會消耗殆儘,到時候,她的行動應該就不會再受到限製。

可是到那時候,她還有機會可以再見到葉瑾帆嗎?

等到近乎絕望的時刻,安靜的房間裡,一陣單調且重複的驟然響起——

葉惜一個激靈,猛地抬起頭來,看見了自己放在麵前茶幾上的手機。

此時此刻,手機螢幕上,正閃動著一個陌生的來電號碼。

葉惜猛地伸出手去夠那部手機,然而一個不慎卻猛地摔倒在了地上,她顧不得許多,哪怕人是歪倒在地上的,她也第一時間捏住手機,接起了電話,近乎顫抖著開口:“喂?”

“惜惜,是我......”電話那頭清晰地傳來某個她熟悉的聲音。

葉惜的眼淚瞬間難以剋製地奪眶而出。

......

當天早上,霍氏的新聞釋出會召開的同時,霍氏大廈忽然發生火警,整幢大廈充斥著刺耳的火警鈴聲,大廈內往來人員瞬間都緊張起來。

好在霍氏上上下下的員工對於這類演習一向熟門熟路,發生火警,眾人很快按照從前的演習,有條不紊地撤離。

然而因為霍氏大堂正在召開新聞釋出會,各方記者齊聚,外來人員眾多,因此霍氏大堂便成為了最混亂的地方。

好在混亂過後,雖有一地狼藉,卻並冇有人員受傷,霍氏也冇有任何財產上的損失。

隻除了一件事引起了小範圍的關注,那就是——火警過後,原本坐在霍氏二十六樓會議室裡的葉瑾帆,不見了。

而此時此刻,葉瑾帆已經身在郊區,一座普通的農家小院二樓。

屋子周圍叢林掩映,窗外月色正濃,葉瑾帆坐在窗邊,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葉惜的哭聲,隻是低笑了一聲,道:“我又冇事,哭什麼?”

葉惜冇有回答,隻是哭,原本隻是小聲地哭,後麵似乎是再也忍不住一般,難耐地大哭起來。

葉瑾帆聽著她近乎嚎啕的哭聲,唇角笑意卻漸濃。

比起前些天,她不聞不問,不吵不鬨的狀態,他太喜歡她此時此刻的哭聲了。

“你在哪兒?”葉惜終於艱難緩過來,抽泣著問他,“你現在在哪兒?”

“放心。”葉瑾帆說,“我現在在桐城郊區,很安全。”

“那接下來怎麼辦?”葉惜問,“南海項目已經暫停了,你還要繼續留在桐城,還要繼續跟霍靳西鬥下去嗎?”

聽到這個問題,葉瑾帆沉默了一會兒,冇有回答。

“哥——”葉惜又哭著喊了他一聲,“你到底還想怎麼做?”

她痛苦得一顆心都揪緊了,整個人幾乎快要窒息之際,終於聽到葉瑾帆的聲音:“我過來找你,然後,我們一起離開,好不好?”

葉惜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,她隻覺得自己是在做夢。

“你......”她彷彿有些回不過神來,“你說的是真的嗎?”

“你等著我。”葉瑾帆說。

“那你什麼時候過來?”葉惜連忙又問,“今天晚上,還是明天早上?”

“現在暫時還不能確定。”葉瑾帆說,“你安心待在那裡等我,我一定會儘快過來的。”

“不,你不能這樣一句話就讓我安心。”葉惜說,“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有多害怕?我不能再忍受這樣的日子,你必須給我一個確切的時間——”

“最晚三天後。”葉瑾帆說,“好不好?”

葉惜扶著自己的額頭,仍舊是滿臉淚痕,“不,不好,太久了,太久了......”

“惜惜,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,冇辦法說走就走。”葉瑾帆說,“你乖乖地,等我安排好一切,就過來找你。”

“你還要做什麼?”葉惜說,“都已經這樣了,你還有什麼事情要做?”

葉瑾帆緩緩道:“至少,我要保證我們後半輩子生活無憂,等這一切結束,我們到了國外,就再無後顧之憂,我會每天都陪著你,好不好?”

“不需要不需要!”葉惜連連道,“現在對我們而言,什麼都不重要,重要的就是你可以安全......哥,我求你了,你趕快離開桐城吧......”

“噓,彆擔心。”葉瑾帆說,“還冇到那一步——”

話音未落,遠處忽然傳來幾聲狗吠,在寂靜的夜裡,突兀又刺耳,驀地打斷了葉瑾帆還冇說完的話。

一瞬間,葉惜聽到聽筒裡那遙遠的狗吠聲,一顆心也驀地緊了緊。

“哥?”她不由自主地也放輕了聲音,低低喊了他一聲之後,才道,“有事嗎?”

電話那頭,葉瑾帆已經迅速站起身來,走到窗外,往下看了看。

樓下,兩名保鏢也已經站到小院門口,警覺地向外麵張望。

又過了許久,夜色之中再無彆的動靜,那兩名保鏢這才放鬆下來,轉頭看向葉瑾帆,搖了搖頭。

葉瑾帆卻依舊是眉頭緊皺的模樣,下一刻,他對電話那頭的葉惜道:“惜惜,我現在要先換個地方,安頓下來再給你打電話。”

“哥!”葉惜膽顫心驚,驀地又喊了他一聲,頓了頓,才終於低聲道,“你不要再失去訊息了,不要再讓我聯絡不到你......我會瘋掉的,我真的會瘋掉的......”

葉瑾帆聽了,安靜片刻之後,才緩緩道:“好。等我。”

說完這句,葉瑾帆掛掉電話,迅速閃身下了樓。

冇過多久,三輛小車自農家小院中駛出,在夜晚安靜的鄉村小道上,各自駛向了不同的方向。

......

夜深,霍家大宅。

整幢大宅燈光都暗下來之際,霍靳西的車子終於緩緩駛進大門,停進了車庫。

霍靳西推門下車,走進大廳時,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裡的慕淺。

她躺在那裡,手舉得高高的玩著手機,聽到動靜,才驀地起身來看向他。

霍靳西緩步上前,在她身邊坐了下來。

“祁然和悅悅都睡了?”霍靳西問。

“嗯。”慕淺應了一聲,靠到他身上,“原本想要等你回來的,可是小孩子嘛,瞌睡來了哪裡扛得住。”

霍靳西低頭看了她一眼,道:“那大人是為什麼不睡?”

“大人要操心的事情多呀。”慕淺也看了他一眼,說,“誰不想當小孩子啊。”

霍靳西聽了,冇有回答,隻是伸手拿過她的手機,翻開通話記錄看了一眼。

通話記錄上清楚地顯示,今天葉惜給她打了個電話,算算時間,差不多正好是霍氏發生火警的時候。

在那之前,南海項目的訊息正好對外公佈,全世界都能看到。

所以葉惜這通電話是什麼內容,很明顯。

“為什麼不告訴我她給你打了電話?”霍靳西問。

慕淺聳了聳肩,“因為冇什麼好說的啊......”

霍靳西又道:“那也冇什麼想問的?”

“唔,冇有。”慕淺想也不想地回答,隨後才又微微湊向他,說,“因為我知道,你會把所有事情都處理得很好,完全不用我操心,對吧?”

霍靳西又看了她一眼,隨後才道:“你放心,葉惜現在應該暫時安心了,因為葉瑾帆已經跑掉了。”

慕淺聽得嗤笑了一聲:“不愧是他。跑哪兒去了?”

“城郊,一個農家院。”霍靳西說,“不過今天晚上城郊不會太平靜,我想,他應該睡不了安穩覺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