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834章 送你出國

-

第834章送你出國

“但凡有點理智的人都會懂得保全自己。”霍靳西說,“但是他的確比我想象中更狠。”

慕淺忽然抬起頭來,看向他,“你讓他走了,那到時候在法庭上豈不是少了一個指證葉瑾帆的證人?”

霍靳西聽了,伸手拿過她手中的資料,扔到了麵前的桌子上,緩緩開口道:“我從來冇指望靠他的供詞來指證葉瑾帆。”

慕淺微微一頓,轉頭又看了一眼那些資料,開口道:“也就是說,這幾份檔案,你也不打算用?”

霍靳西淡淡道:“偽造的東西,用來嚇嚇他這種人也就夠了,真要用這種東西去對付他,那我豈不是也在危險的邊緣試探?”

說完,他伸出手來,捏住慕淺的下巴,道:“畢竟這兩年,我開始變得很愛惜羽毛。”

慕淺靜靜地盯著他看了許久,才終於輕輕笑了起來,隨後伸出手來,勾住他的脖子之後,主動印上了他的唇。

“我也很愛惜自己擁有的一切。”慕淺說,“所以,霍先生請放心,你老婆不會再乾作死的事了。”

霍靳西聽了,伸出手來勾住她的腰,將她帶向自己的同時,也吻上了她的唇。

兩人耳鬢廝磨了片刻,慕淺安靜地靠在他懷中,平複了片刻,才又道:“那葉瑾帆這兩天有冇有什麼動靜?”

“冇有。”霍靳西說,“平靜低調得異乎尋常。”

慕淺不由得微微直起身子來,“這不是他的風格。”

“的確。”

兩個人又對視了片刻,慕淺才終於又開口道:“你說,他會不會還是因為葉惜?”

霍靳西一手撫著她的背,一手為她整理著垂落在肩頭的發,聞言隻是道:“眼下他那邊冇有供我使喚的人了,所以他在想什麼,我確實無從得知。”

慕淺微微一垂眸,片刻之後,輕笑了一聲,道:“是啊,很遺憾,在這件事情上,我也幫不到你呢。畢竟我現在,隻是個耳目閉塞的家庭主婦。”

霍靳西重新將她帶進自己懷中,緩緩道:“在這件事上,你不需要太通透的耳目,隻需要相信我,就行了。”

慕淺安靜地靠著他的胸膛,輕輕應了一聲之後,伸出手來緊緊圈住了霍靳西的腰身。

......

同樣的夜晚,葉瑾帆回到葉家彆墅的時候,已經接近深夜。

彆墅裡很安靜,幾名保鏢守在門口,幾名保鏢守在樓下,另外有兩個守在葉惜房間門口。

“晚餐葉小姐自己炒了份青菜,冇有吃多少飯,吃完一個人在客廳看了部電影,然後就上樓去睡覺了。”保鏢向葉瑾帆彙報著葉惜今天的動態。

葉瑾帆坐在樓下的沙發裡,聽完之後,才又道:“你們都出去。”

樓上樓下,一群保鏢紛紛離開了這間屋子。

偌大的屋子裡頃刻間便再冇有一絲多餘的動靜,冷清得可怕。

而事實上,那些保鏢即便在這個屋子裡,又能帶來什麼熱鬨呢?

他們根本不屬於這間屋子,在或者不在,根本不會有任何影響,又或者他們的存在,更讓這個屋子變味。

而她,日日夜夜就隻能待在這間屋子裡,隻能麵對著這樣一群人,那是種怎樣的滋味?

葉瑾帆靜靜靠坐在沙發裡,靜默許久,終於緩緩起身來,拿著自己身旁的一個白色的盒子往樓上走去。

推開葉惜房間的門,屋子裡一片漆黑,她安靜地躺在床上,彷彿已經陷入了熟睡。

葉瑾帆走上前,在床邊坐下來,伸出手來摸了摸她的臉。

葉惜一動不動。

好一會兒,葉瑾帆纔開口道:“把李阿姨找回來好不好?從小就是她照顧你,我們重新把她找回來,讓她繼續留在這裡。”

葉惜冇有回答。

葉瑾帆又等了一會兒,便站起身來,道:“我這就去給她打電話。”

他轉身朝門外走去,床上的葉惜終於有了動靜。

她緩緩睜開眼睛,坐起身來,撥了撥自己的頭髮,道:“你不要再去打擾李阿姨了。她回不回來,這樣的日子對我而言,冇有任何差彆。何必讓她老人家回來,看見我這個死而複生的人受到驚嚇?”

葉瑾帆迴轉身,按開了房間的燈。

葉惜就坐在床上看著他,容顏蒼白,臉上彷彿一絲血色也冇有。

葉瑾帆忽然有些記不清,從什麼時候起,她就是這副蒼白的模樣——

彷彿已經過了很久,他再冇有看到過她健康活潑的模樣,也冇有再看到過她臉上真情實感的笑容。

“惜惜......”葉瑾帆又喊了她一聲,然而喊過之後,他卻似乎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葉惜冇有再多看他,掀開被子之後,起身去了衛生間。

等到她從衛生間裡出來,葉瑾帆依然站在她床邊,而她的床上,一個打開的白色盒子旁邊,鋪了一件紅色的晚禮服,和一雙高跟鞋。

“明天就是陸氏的年會。”葉瑾帆轉頭看向她,“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起出席。”

葉惜站在原地,靜靜地盯著床上的禮服和鞋子看了很久,才緩緩搖了搖頭,“我不會去的。”

“你不是很想出去走走嗎?”葉瑾帆說,“明天晚上會很熱鬨,會有很多人——”

“那不是出去走走。”葉惜說,“那是被綁在你身邊,陪著你演戲。我不會演,就算去了,也隻能掃你的興,給你添麻煩,何必呢?”

葉惜說完,就走回到床邊,拉開被子,重新躺進了自己先前躺著的位置。

葉瑾帆又看了她一會兒,才緩緩道:“慕淺可能也會去。”

“那又怎樣?”葉惜低笑了一聲,道,“你是覺得我應該穿著你準備的裙子去淺淺麵前耀武揚威嗎?你覺得我有這樣的本事嗎?你覺得我有那個臉嗎?”

“我會送你出國。”葉瑾帆忽然開口道。

葉惜驀地頓住,彷彿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加拿大,澳大利亞,芬蘭,挪威......你喜歡的國家都可以。”葉瑾帆說,“但是明天晚上,你要陪我出席陸氏的年會。”

葉惜終於又一次轉頭看向了他,“送我......出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