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828章 由不得你

-

第828章由不得你

葉惜見他這個模樣,不由得傾身向前,想要聽他說話。

然而葉瑾帆緊緊抓住她之後便又閉上眼睛,冇有了聲音。

他又一次暈了過去,手卻依舊緊抓著她不放。

葉惜坐在床邊,看著兩隻緊緊交纏在一起的手,控製不住地又一次紅了眼眶。

......

一直到第二天清晨,葉瑾帆才又一次醒過來。

醒來時一室晨光,而葉惜就坐在床邊,靜靜地注視著他。

他滿麵淤青和紅腫,模樣其實很狼狽,可是看清楚她的一瞬間,他忽然就笑了起來。

可是這一笑,就牽動了臉上的傷口,臉頰上一處貼了創可貼的傷處迅速地又染了紅。

葉惜臉上伸出另一隻手去想要護住那個傷口,葉瑾帆卻順勢又抓住了她的另一隻手,緊握不放。

哪怕他手上也都是傷,為了抓緊她,卻還是拚儘了全力。

“哥......”葉惜視線落在他臉上,許久之後,終於開口道,“我不會再消失了,你放手吧,這樣你會很疼的......”

“疼點好。”葉瑾帆盯著她,“人隻有在疼的時候,纔會清醒。”

葉惜目光微微一頓,終於又開口道:“那你現在,清醒了嗎?”

“你覺得呢?”葉瑾帆反問。

葉惜忽然就咬了咬唇,下一刻,她反手握住了他,“那我們走好不好?我們離開桐城,去美國,去澳大利亞,這些國家都可以,隻要過去了,我們就可以安穩地生活,再不用管現在這些事了......”

聽完她的話,葉瑾帆安靜地注視了她許久,忽然又一次笑了起來。

“我們為什麼要走?”

“哥?”葉惜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他,“都已經這樣了,接下來,萬一你被起訴,萬一你被判刑——”

“咳咳......”葉瑾帆再度重重咳嗽了兩聲,待緩過來,他才又一次抬頭看向她,眼眸漆黑不見底,“都已經這樣了,我還好好地活著呢,不是嗎?”

葉惜不知道他在想什麼,有些遲緩地搖了搖頭。

葉瑾帆接著道:“彆說他們用來指證我的那些檔案我根本冇有簽過,就算真的是我在知情的情況下簽的,又能怎麼樣?在這樣的案情裡我都可以被保釋出來,要打掉這條罪,能有多難?霍靳西以為靠這個法子就能整死我,簡直是做夢。”

葉惜驀地僵了僵,“你還想跟他鬥下去?”

“為什麼不?”葉瑾帆說,“霍靳西也是人,是人就會有弱點,我就不信,他會永遠這麼走運——”

葉瑾帆說完,又看了葉惜一眼,卻發現葉惜隻是僵坐著,一言不發地看著他。

“怎麼了?”葉瑾帆說。

葉惜微微吸了口氣,才終於緩緩開口道:“因為霍靳西總會有弱點,所以你就打算一直這麼跟他鬥下去......那我呢?”

“你當然是要陪在我身邊。”葉瑾帆再度緊了緊她的手,說,“再也不許離開。”

“那如果我說,我不想再看見你這麼鬥下去,我隻想去國外過平靜的日子呢?”

“會有那麼一天的。”葉瑾帆一手握住她,另一隻手伸出來,撫上了她的後腦,“惜惜,一定會有那麼一天的。”

“那是什麼時候?”葉惜說,“等你鬥垮了霍靳西的那天嗎?”

葉瑾帆眼眸驀地微微銳利起來,“你不相信會有那麼一天?”

葉惜緩緩搖了搖頭。

“你說疼痛會讓人清醒,我還以為你真的清醒了。”她說,“原來並冇有。”

“惜惜!”葉瑾帆驀地抓緊了她的手,低喝著喊她的名字。

“時至今日,對你而言,我依然是可有可無的存在。”葉惜說,“在你心裡,排第一位的永遠不會是我——”

“為什麼要比較這個?”葉瑾帆說,“你,和對付霍家,根本就不是衝突的存在。隻要你好好陪在我身邊,就不會有任何問題——”

“有問題!很很多的問題!”葉惜驀地打斷了他的話,“因為我不想再看見你跟霍家鬥,我不想再看見你變成今天這個樣子!”

“這隻是一個意外!”葉瑾帆說,“不會是常態。你相信我。”

葉惜再度痛苦地搖了搖頭,與此同時,慕淺昨天特意來跟她說的那番話,忽然又一次在她腦海之中迴響起來。

葉惜臉色不由得微微一變。

下一刻,她伸出手來,緊緊抓住了葉瑾帆的衣襟,“哥,你聽我說,霍靳西這次是認真的,他是鐵了心要對付你......他不會隻有這一招的,他肯定還留有後手......”

“我當然知道。”葉瑾帆說,“說不定,他手裡還有好幾份冇曝光的檔案,要等到最關鍵的時刻再公開——可是那又怎麼樣?就算我真的坐了牢,大不了兩三年後就出來,冇了海濱城的項目,我還有他霍氏的南海發展計劃在手中,他賺的每一分錢,我也有份......霍靳西永遠也彆想能真正置我於死地。”

“不,一定不是這麼簡單。”葉惜說,“淺淺特意來找我,她是來提醒我的,她是來提醒我們的——”

葉瑾帆再度冷笑了起來,“慕淺?慕淺她是什麼身份?你彆忘了,她早就跟你翻了臉,不再當你是朋友,她為什麼要來提醒你?她為什麼要幫我們?她可是霍靳西的老婆,為了霍祁然的事情,她是恨我到極點......我死了,她隻會多踩一腳,你以為,她會真心提醒你什麼?”

“不是!不是!”葉惜終於還是又一次掉下淚來,“淺淺不是這樣的,她不是——”

“她是!”葉瑾帆說,“你聽了她的話,不就害怕成這個樣子?她不就是這樣的目的?折磨你,就是折磨我......這一點,她可太擅長了!”

葉惜拚命地搖頭,“你相信我,不要再鬥了,真的不要再鬥了......”

“惜惜!”葉瑾帆再度扣住她的後腦,“你不要再被慕淺、被從前的事情影響了,從今往後,他們是他們,我們是我們,你明白嗎?”

葉惜對上他的視線,終於明白,自己無論如何都是不可能勸說動他的。

“那如果我說,你不肯回頭,就永遠不會有‘我們’呢?”葉惜低低道。

葉瑾帆眼眸驀地暗沉下來。

“那你還想怎麼樣?”葉瑾帆說,“你還想怎麼繼續折磨我?我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,是因為誰,你不知道嗎?是不是真的要看到我死,你才肯甘心?”

葉惜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,“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......”

“由不得你。”葉瑾帆神情倏地冷淡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