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l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826章 回來就好

-

第826章回來就好

“順其自然”這四個字,說出來容易,要做到卻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至少,在知道葉瑾帆出事之後,葉惜再冇有睡過一個安穩覺。

在她的輾轉反側之中,葉瑾帆始終被處於拘留的狀態,等待最終調查結果。

至此,葉惜才清楚地瞭解到,這次的事情,對葉瑾帆而言,也許真的是一道坎。

雖然葉瑾帆一直極力否認自己對簽署的那些檔案的知情,但是因為孫彬的口供太過詳細,他甚至可以說出每一份檔案簽署的日期時間和當時的情形,在認證物證俱在的情形下,葉瑾帆即便再矢口否認,調查組依舊選擇了接納孫彬的口供。

葉瑾帆知道這一結果之後,似乎並冇有任何反應,平靜地接受了。

那些天,除了網絡上人們茶餘飯後的討論,葉惜再冇有任何葉瑾帆的相關訊息。

葉瑾帆被拘留的第五天,葉惜第一次離開住著的這個小區,出了門。

在這之前,葉瑾帆費了那麼多的時間和力氣都冇有找到她,到這時候,他應該無暇顧及她了。

葉惜走出小區,有些茫然地四下看了看。

她好像太久冇出過門了,以至於這個城市的街道,看起來都陌生得可怕。

她有些恍惚地在路邊站了片刻,直至一輛空出租車行駛到她跟前,司機探頭問了句:“小姐,要車嗎?”

葉惜這纔回過神來,伸出手準備拉開車門的瞬間,卻又猶豫了一下,停住了。

司機見此情形,似乎是不耐煩了,一腳油門開走了車。

葉惜眼睜睜看著那輛車子開走,又在路邊呆呆地站了許久。

直至一輛黑色的商務車悄無聲息地在她身邊停下。

葉惜驀然一轉頭,整個人瞬間清醒,隻是腦子似乎還有些轉不過來。她看著車裡的人,許久之後,才終於低低喊了一聲:“淺淺。”

慕淺也安靜看了她片刻,才道:“去哪兒?可以順路送你。”

“我......”葉惜張了張口,卻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該去哪裡。

可是這樣一個和慕淺見麵的機會,她並不願意錯過。

因此她還是拉開門上了車,坐到了慕淺身邊。

“去哪裡都行。”她說,“在你方便的地方放下我就行。”

慕淺聽了,冇有再多說什麼。

車子很快平穩啟動,駛向未知的方向。

很久之後,葉惜才又開口道:“你最近還好嗎?孩子們都還好嗎?”

“很好。”慕淺說,“隻是你看起來,似乎不太好。”

葉惜驀地一頓,抿了抿唇,終於又道:“我哥的事情,我都知道了......”

“所以呢?”慕淺平靜地注視著前方的道路,緩緩道,“你還在等他回頭嗎?”

葉惜垂下眼來,又過了許久,才道:“我不知道這一次他是不是會清醒,可是我依然會希望,能夠等到他清醒的那一天......”

慕淺聽了,一時冇有再說話。

葉惜又低聲道:“你要是不喜歡談這個,我們可以不聊。”

“有什麼不可以聊的?”慕淺說,“眼下這樣的狀況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。葉瑾帆他做了這麼多事,樁樁件件都是針對霍家的,到今時今日,霍靳西終於展開全麵的報複,我知道他有多生氣,也知道他有多認真。這一次,葉瑾帆彆想輕而易舉地脫身。他做了那麼多傷害我身邊人的事,有這樣的下場,我真是開心極了。”

葉惜聽完她說的話,不由得轉頭看向她。

慕淺卻冇有看她,仍舊看著前方的道路。

可是她太瞭解慕淺了,正如慕淺瞭解她一樣——她知道,慕淺今天突然出現在她麵前,不會是巧遇,但她也絕不會專程來她麵前說這樣一番話落井下石。

她是有彆的意思的。

可是還冇等葉惜揣摩出慕淺的意思,慕淺已經示意司機靠邊停車,隨後纔看向她,道:“我還要去拜訪一位畫家,不方便再送你了。”

“淺淺——”葉惜忍不住又喊了她一聲。

慕淺卻隻是道:“再見。”

葉惜還想說什麼,司機已經為她打開了門,“葉小姐,請。”

葉惜又看了慕淺一眼,慕淺卻已經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機,葉惜到底冇有再說什麼,低頭下了車。

她站到路邊,看著慕淺的車子緩緩駛離,逐漸彙入車流,直至徹底消失在她眼中的那一刻,葉惜腦海裡忽然又一次響起慕淺說的那句話——

“......霍靳西終於展開全麵的報複,我知道他有多生氣,也知道他有多認真。這一次,葉瑾帆彆想輕而易舉地脫身......”

葉惜控製不住地張了張嘴,卻冇有發出任何聲音。

慕淺,這是在提醒她嗎?

是,她是在提醒她。

她是在告訴她,如果真的想要葉瑾帆回頭,這次,可能是最好和最後的機會。

可是,她真的能抓住這樣的機會嗎?

......

半個小時後,葉惜乘坐一輛出租車,抵達了葉家彆墅。

車子在大門口停下,鐵質的大門緊鎖,昔日裡總是站著認真儘責的保鏢的地方空空如也,再也不見一個多餘的人。

也是,以葉瑾帆眼下的境遇,哪裡還會顧得上這些,即便他顧得上,手底下的人也不會如從前一般儘心儘力。

好在這樣的冷清,她很熟悉,也很習慣,因為這才該是葉家本來的模樣。

葉惜付了車資,下車走到門口,打開電鎖,推門走了進去。

院子裡很安靜,卻也有些荒蕪。

照理葉瑾帆應該是常回來這邊的,可是院子裡竟然還會顯得荒蕪,難道這就是所謂的......家不成家?

葉惜在庭院裡停留許久,才終於又走向屋子的方向。

當她輸入熟悉的密碼,打開大門正準備走進去的瞬間,卻忽然聞到一陣濃烈刺鼻的煙味。

就像是裡麵聚集了好些個男人,在不見天日的屋子裡抽了很久的煙——

葉惜腦子裡彈出這個想法的瞬間,那些男人就已經出現在了她的眼前。

竟然都是從前守在這個彆墅和跟在她身邊的那些保鏢!

一瞬間,這群人就已經將她圍了起來,為首的人開口道:“葉小姐,你終於回來了,葉先生等了你很久。”

葉惜驀地一滯,再想離開,卻已經是不可能了。

“您回來了就好。”為首的保鏢道,“葉先生也會很快回來的。”-